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665章:像你这样冷硬心肠的女人,怎么会有罪恶感?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江雁声看到这个满身尽是秀气的女人,有些意外,没想到会这么有缘分。

    “是你啊。”

    叶宓对上她的视线,温柔笑容也是:“原来……你是霍总的妻子。”

    “请坐。”

    江雁声吩咐佣人给她倒杯茶,猜到了叶宓是新上任的秘书,顶替了黎昕的位置。

    叶宓来这里,跟她说明了目的。

    “太太,霍总让我过来取文件。”

    “好。”

    江雁声上楼,书房的文件拿下来给她,叶宓还有公事在身,没有在都景苑留长时间。

    不过短暂的接触,江雁声对她的印象倒是不错,属于那种面相让人看了很舒服的一类。

    ……

    ……

    中午去了外景拍摄,即便有阳光,在大冬天的,也够受罪。

    江雁声在保姆车上换了一身曼妙的黑纱礼裙出来,红唇妆容,头戴皇冠,站在护城河岸边转身的一瞬间,大秀雪白的美背,不自知的妩媚让周围都静止了一般。

    而这个简单的动作,她就已经来来回回转身了几十遍。

    “ok,下一场。”

    等摄影师拍了几百张后,才通过,旁边,化妆师马上拿起羊绒大衣给她披上。

    大寒风里,江雁声冷的手都发白,缩在椅子上握着保温杯,外景快拍完的时候,南浔才姗姗来迟。

    “拍好了?”

    她裹着羽绒服穿小脚裤,暖呼呼的。

    江雁声点头,将冰凉的手往她腰上贴:“冷不冷?”

    南浔:“……”

    什么姐妹情在寒冷的冬天都冻成了塑料,她把女人手拿出来,走远点。

    江雁声吸了吸鼻子:“要感冒了。”

    南浔又折了回来,伸手覆上她的额头问:“你穿秋裤没?”

    “……”

    江雁声真没穿,她撩起裙摆给她看,只穿了一条丝袜。

    “难怪把你冻成二狗子。”

    南浔将自己围巾扯下来给她系上,搬了条凳子坐,然后拿起手机,网购了十几条棉绒秋裤,地址,选的是都景苑。

    江雁声是拒绝的。

    “这年头真的流行穿秋裤了,我都让周宗儒穿了,你看,款式还时尚呢。”

    一阵寒风吹来,南浔稳坐不动。

    江雁声勉强接受,还是想说:“想象不出周宗儒穿秋裤的样子。”

    南浔呵呵:“能让你想象到,还得了?”

    “……”

    江雁声找纸巾擦了擦鼻子,刚转头要说话,突然,迎面被谁扔了冰冷的矿泉水过来。

    没盖子,水洒出来一大片。

    “江雁声!你怎么不去死?”

    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褚思娅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从角落冲了出来,强行的拽起江雁声的手腕,就要把她往护城河里推。

    “声声!”

    南浔吓得心跳都快出来,及时拉住,但是,她娇小的身材在褚思娅超模的身材面前,简直就是一根手指就捏得死。

    结果……

    猝不及防间,加上又推阻着,江雁声拍完杂志没有换衣服,脚上踩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踉跄了后头两步,被重力一推,腰部撞到了砖上。

    她疼得,眼角瞬间溢出泪花。

    这边,褚思娅被南浔拉扯下,一个重心失去跌倒在地,马上被保镖给控制住。

    “声声,你怎么样了?”

    南浔跑过去,扶起她。

    江雁声忍着腰疼,几分狼狈站起身,大衣被泼了水,幸好不是硫酸。

    “放开我!”

    褚思娅双眼睁大,很愤怒的尖叫。

    在场不少人都围观了过来,在南浔出声警告下,没有拿出手机拍,不过看热闹的不少。

    江雁声等缓过这口气,才冷冷出声:“褚思娅,你是不是很想进监狱?”

    先前网上乱爆料她,跟踪她……现在还攻击她,这些已经构成了犯罪。

    “该进监狱的是你。”褚思娅声音剧烈的颤抖,倘若不是被保镖控制着手脚,都恨不得上来撕了她。

    “江雁声,你以为假惺惺的病了一段时间,就能弥补自己害死亲生父亲的罪孽?我告诉你,不可能……这辈子你都无法摆脱。”

    江雁声听得莫名其妙,没有功夫跟她开玩笑:“你到底想说什么。”

    褚思娅冷笑,压抑着极深的恨:“你的命是江亚东给的,呵……结果他还被你要去了命。也是,像你这样冷硬心肠的女人,怎么会有罪恶感?”

    大庭广众下,南浔阻止她继续说下去。“闭嘴,你一个局外人懂什么?”

    “是她让江亚东去死。”

    褚思娅近乎嘶吼出来,嗓子破了。

    江雁声脸色一下子变了,不顾什么,上前抓住她:“什么叫我让他去死?”

    褚思娅肩头被她晃着,冷冷看了许久。

    突然,面无表情地说:“看来,你都忘了。”

    江雁声莫名的,心里有种很深的慌意,面对褚思娅的憎恶眼神,像是无法喘过气一般。

    “看来,你也忘了那通电话。”

    褚思娅凌乱的头发盖住了脸,看不见表情,却感受到她语气里的阴深。

    江雁声手一松,将女人推开。

    ……

    “声声你别多想,我感觉褚思娅就是气不过自己被封杀,故意胡说八道想影响你。”

    南浔在一旁宽慰,而远处,褚思娅已经被保镖压上车,准备带到警察局去。

    江雁声失神了好一会儿,恍惚道:“我忽然想起来,自从我父亲去世,我身体里另一个,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南浔微愣,很快就说:“那段时间你在都景苑重重保镖护着,霍修默又宠着你……也没出来的必要啊?何况,你又停了很久姬温纶的药。”

    “是啊,所以我一直忽略了她好久没有出现。”江雁声自从接受了父亲身亡后,就没有受到过什么刺激情绪的事,也想着就不会分裂了。

    可是,褚思娅的这一出。

    她隐约不安,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江雁声握住南浔的手腕,指尖有点凉:“她怎么会轻易妥协让我和霍修默在一起?以前她总破坏我的婚姻。”

    “声声,你一慌我也慌。”

    南浔还是坚信褚思娅是胡说八道的,她就是被封杀了想报复,一个情妇爱死了前任金主?为他疯了?别来搞笑好吗。

    要说褚思娅爱死了江亚东的钱,还能信几分。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