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695章:等你伤好了,我才有心情跟他谈。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

    “出去。”

    江雁声将护士推开,十分抗拒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注射,眼底慢慢的涌上了猩红之色。

    护士不敢留在病房,战战栗栗的往外跑。

    霍修默看到护士神色异样,眸色紧眯,还以为是江雁声出了什么事,大步走过去将病房的门推开。

    映入眼目的,是苍白的女人坐在床沿,漆黑的眼冰冷望过来。

    两人对视上。

    霍修默动作很缓慢,将门关上,高大冷峻的身形立在原地,定定的注视了她数十秒,察觉出了江雁声此刻的一丝不对劲。

    “你出来了。”

    他语气很笃定,不是疑问句。

    江雁声将头发挽到了左肩,即便那张洁白的脸蛋有擦伤,表情冷艳得高高在上一般,撩唇冷笑:“焦娇那个贱人在哪里?”

    “我手上。”

    霍修默这次不会轻易还给焦显,他见女人要下穿,大步走过去,手掌摁着她肩头,语调里带着不容女人抗拒之意:“你有轻微的脑震荡,躺下。”

    江雁声依旧是厌恶被男人触碰,眉眼拧着将他的大手挥开,语气很是责怪:“你就是这样照顾她?一而再三的让别人嚣张欺负到她头上?”

    身体里的主人格想些什么,她很清楚。

    什么时候窝囊到了被人扇一巴掌,还得为了局势而忍着,这不是她能受下的气。

    焦娇那贱人敢派保镖轮她,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而这一切的罪都归于霍修默没有保护好江雁声,让这个女人平白无故遭受了这么多罪。

    面对着眼前女人愤怒的指责,霍修默抿紧了薄唇,那张英俊发沉的脸庞上,额际,隐约有根根青筋从肌肤表层浮现出。

    江雁声看到他的反应,并没有报复后的快意,冷着脸靠在床头,闭了闭眼睛。

    她是虚弱的。

    脑海中还有一阵的晕眩感,偶尔传来。

    “休息会,等你有力气下床,想怎么收拾焦娇都可以。”霍修默不想跟她语言上有任何冲突,低沉的语气温和。

    就仿佛是做错了事,任劳任怨被她骂。

    江雁声指尖抵着眉心,没有闭眼睛睡去,问他:“这事,你就打算这样了?”

    “不会。”

    霍修默低首,没有跟她距离太近,两人强大的气场相融,又营造出了一种密不可分的男女亲昵感,长指拂开她额头的发丝,嗓音低低,混合着薄烫的呼吸声轻洒下来:“这是最后一次了。”

    江雁声眼中有些冷,声音慵懒:“你爸对霍修城很看重,你这样忤逆他的安排,不怕他也废了你?”

    霍修默阴沉的眸底微暗,将女人纤瘦的手指握在手掌心,语调很缓慢:“我先前就说过,他投错了胎,有些东西注定没有资格得到。”

    江雁声敏感的心思,一下子就察觉出了这句话的深意,漆黑的眼眸眯起,问道:“没有资格?”

    霍修默与她四目相对,英俊的脸庞依旧神色如常。

    门外,突然被李秘书敲响:“霍总,焦显想跟你谈一谈。”

    霍修默侧目,嗓音倏然发冷:“让他滚。”

    话落,他转头重新看向江雁声,薄唇扯出的语调,又恢复的淡漠,跟她说:“等你伤好了,我才有心情跟他谈。”

    江雁声也只不过是一些皮外伤,她也不挑破男人对焦显的报复。

    ……

    ……

    同一家医院里,比起江雁声的伤势,叶宓就遭罪了,她肩膀取出了子弹,小腿又骨折,从手术台上下来已经天黑了,一个人躺在安静冰冷的病房里。

    李秘书派人专门的看护过来,见她苍白着脸闭眼躺在床上,以为是睡着了,便关了灯出去。

    叶宓很疼,身体一半都麻木得动弹不得。

    今天对于她平凡的二十几年来说,无疑是最凶险的时候,她眼眸含着泪意,侧头,视线落在了跟她旧衣服一起搁放在沙发处的男人黑色大衣。

    比起她染了血的针织衫,这件黑色的大衣,凌厉的剪裁款式仿佛彰显着男性矜持沉敛的气势,叶宓似乎记起了,是霍总今天身上穿的那件。

    没想到被她身上的血弄脏了。

    叶宓睁着眸,发白的唇齿间轻轻一叹。

    她受伤在医院住了一夜,江雁声没有在出现过,而隔天下午,尤媛来看访倒是让人有点意外。

    说辞,又似乎很有理由。

    “我在医院复查,刚好听说你出事住院了,路过来看看,身体还好吗?”尤媛今天没有穿职业套装,应该没去公司,一袭蕾丝的黑色长裙裹着毛呢大衣坐在病床沿前的椅子上。

    叶宓起色看上去还有点虚弱,毕竟失了不少的血,面容微微一笑:“谢谢关心,已经没事了。”

    尤媛笑着,眼尖发现了病房里有一件男士大衣,用过了奢侈品牌,一眼就看出来价值不菲,她微顿,有意无意般说道:“这个牌子的大衣很难洗,干洗店也容易洗坏。”

    叶宓随着她目光看过去,听了愣怔。

    她昨晚还想着等伤养好了出院,亲自送干洗店去,然后好干净还给江雁声。

    尤媛姿势慵懒地靠在椅子上,艳红的指尖勾着衣服上的流苏,漫不经心将叶宓的反应看在眼里。

    她心里冷笑。

    这件大衣虽然没有写着谁的名字,却也知道,就凭着叶宓这种小秘书身份的女人,也不可能是跟她有正常男女关系的男人的。

    明知这样,尤媛还要故意说:“你男朋友的大衣,染了这么多血,也算报废了。”

    叶宓眼中有着坦荡,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她与其遮遮掩掩让自己尴尬,不如问心无愧说出来:“是我家太太借我的。”

    尤媛歉意的笑道:“我还以为是你男人的。”

    “不是,尤小姐误会了。”

    叶宓苍白的面容上挂着无可挑剔的微笑,她句句都念着江雁声的好,在外人面前,不会愚蠢到拆自己老板娘的台。

    尤媛坐了会,跟聪明人讲话一向不用太费力,懂了叶宓的意思,便也没有在多留片刻。

    临走前,她有意提起道:“对了,江雁声也在这家医院,昨晚霍总不放心让她也住了一晚,我去看看她。”

    “尤小姐慢走。”

    叶宓点头,门关上,笑容却淡了。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