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716章:害了焦娇的命,就被用自己腹中一条小生命来还!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

    ……

    董事会上,霍修默拿出股份要夺下董事长位置,气氛前所未有地剑拔弩张,他坐在椅子上,手指骨节敲击着桌面,等待,数位股东投票。

    安潇远没有插手进来,而是看着这对父子俩起内讧,他见到霍光晟黑沉着脸色很难看,心底止不住的冷笑。

    霍修默私生子的身份,就算上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却又架不住手上有老爷子留下的股份,让股份等人颇为为难一番。

    大家面面相觑了许久,直到门外敲门声打破诡异气氛。

    “姐夫!”

    紧闭的会议室门被推开,一抹高挑俊俏的身影出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来,年轻的脸上有些紧张。

    霍修默深色的眸子一眯,看着江锦乔突然来到霍氏,薄唇冷冽轻扯:“你来做什么。”

    江锦乔之前接到江雁声的电话就从学校飙车过来,他看了一眼在场的长辈,低低说:“姐夫,我代表江氏来支持你。”

    还有一个江氏,安潇远这是脸色也跟着变了。

    江亚东车祸身亡后,江氏的声望也不存以前,在外人眼里,就像个傀儡般被霍修默捏在手上,没有什么存在感却不代表没一点作用。

    江锦乔走到了霍修默的身后,口袋内的大手捏紧手机。

    安潇远这时必须站出来阻止,提起另一个德高望重的人物,也间接提醒在场这些跟过老爷子的股东:“这件事,我看还是先请示老太太,再来举行股东大会。”

    “对对,不能瞒着老太太啊。”

    一干人等都纷纷迎合安潇远的话,霍家最重视家族纯统的血脉,倘若霍修默是正室所出,又有老爷子的威严担保,股东们一半都会毫不犹豫站他的阵营。

    可是,到底是名不正了,倘若一站错队,面临的就是被逐出霍氏的灭顶之灾。

    安潇远见这招可行,回首看向脸色阴沉的霍光晟,当场把话放在这:“霍家的一切,本该就由正统的长孙继承,你欠下安澜和她孩子的一切,我安家会如数讨回。”

    霍光晟大手暗暗捏紧,突然从位子上站起身,不等他下定决心开口,紧闭的会议室门又被人推开。

    这次,来的是李秘书。

    “霍总。”

    霍修默深眸的瞳孔密集紧缩,脸庞上的冷漠神色在他的话里,下一秒,完全崩裂的彻底。

    “焦家派人去追杀把夫人和太太……”

    这句话,还没落地……霍修默神色冷峻倏然起身,抛下一群股东,在权势和母亲妻子之间,没有犹豫选择了后者,大步的走出去。

    李秘书在后面追:“霍总。”

    霍修默一离开,留下的人各怀心思。

    特别是站霍修默这边的股东,不是大变脸色,就是怒到甩了文件离开会议室,因为谁都清楚这次霍修默就这样离席走了,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逼迫霍光晟退位。

    一个私生子的身份不趁机逼位,等老太太被请回霍家,以她德高望重的权力,霍修默只有被赶出霍氏的份。

    ……

    ……

    江锦乔也追了出来,董事会上只有霍光晟坐镇没有出来,就连安潇远也一样变了脸色大步离开公司,他跑去到霍修默的身边说:“姐夫,我姐之前还跟我打电话……怎么会。”

    霍修默大手紧攥手机,坐上车,不停给江雁声打电话。

    那边,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李秘书:“霍总,夫人去医院找了焦显的老婆,应该是去问……”他在这里微顿住,一时想不到话来称呼柳漾。

    毕竟,这位才是霍总的亲母。

    霍修默眼底翻滚着很重沉戾,低冷嗓音溢出喉结:“去将柳漾的一切调查清楚。”

    李秘书内心相当焦急,看来霍总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真相。倘若太太出了什么事,就怕霍总会被逼得魔怔了。

    “姐夫,我姐……”江锦乔不管霍家的事,他只担心自己的姐姐会不会被人杀害,少年眼底溢出血丝,划过一道狠辣:“她要受伤,我绝对也饶不了焦氏。”

    抛去他和江雁声之间的隔阂,江锦乔没了父亲,母亲入狱……他只有江雁声这一位亲人了。

    倘若她出事了,他守着偌大的江家就真成孤家寡人。

    “她不会有事。”霍修默眼底,一寸寸阴寒下,开腔坚定道:“不会。”

    ……

    车行驶到半路,霍修默的手机终于想起,他看到是陌生的号码,长指一顿,下秒就用力接通。

    在没听见那边传来柔软的女音时,他胸腔内的心跳声几乎快窒息,脸庞的轮廓紧绷厉害。

    “修默……”江雁声的声音有点轻,气息也弱:“窦嫣如派人追杀我们,妈受了点皮外伤。”

    霍修默心脏狠狠的被攥住,剧烈的疼痛让他嗓音都发哑:“你呢,你还好不好?”

    江雁声静了一秒,声音似在轻笑的传来:“很好,别担心我啊。”

    “好,你保护好自己,我马上赶来。”霍修默哑着声,语调却异常的温柔,怕惊坏了女人般:“别怕。”

    “嗯……”江雁声说话声很弱,将电话挂断后,手也垂了下来。

    这场雪还没有停,天空阴沉沉的仿佛压着人喘不过气来,她单薄的身子站在被撞得变形车旁,清丽面容透着苍白之色,眼眶,有透明的液体一点点溢出。

    她低垂下头,双眸颤抖看着裙摆处一片鲜红的血。

    几乎不敢去掀开看,像失了力气。

    “孩子……”江雁声咬得血肉模糊的唇溢出喃喃声,压抑着一丝难言的苦痛。

    倘若说第一次流产她茫然懵懂,也感觉不到半分疼,这次,让她腹部坠痛得几乎快站不住,清晰地感觉到了肚子里的孩子离开自己。

    什么时候怀上的,江雁声茫然不知。

    她像上次那般没有半点怀孕反应,直到流产了,才知道……又一次,没有保住和霍修默的孩子。

    江雁声很冷,身子僵硬地站在雪里,那股刺骨的冷是从脚底开始蔓延到了她的心尖上。

    她恍惚的想,看来做恶事真会遭到报应。

    害了焦娇的命,如今就被她母亲设局用自己腹中一条小生命来还。

    一命还一命,老天爷从不会偏袒谁。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