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718章:喃喃出声,脆弱的一塌糊涂:“修默……我好疼。”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

    ……

    江雁声推门进去的那一瞬间,扑面而来是浓郁的烟酒味,让她眉心微蹙起,走进去,视线许是不适应昏暗的书房,过了几秒,她才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颓废男人。

    霍修默长指间夹着没有燃尽的香烟,一堆酒瓶摆在茶几和地上,英俊脸庞此刻阴霾可怖的隐在黑暗里,听到女人细微脚步声,他敛着很重的眼皮,直直深深的望过来。

    触到他的眼神,江雁声的心也跟着狠狠一疼。

    也只有在四下无人时,霍修默才能卸掉沾满了鲜血的盔甲躲在阴暗处舔伤口,一个高大的男人突然就这样颓废狼狈的不像话了。

    她压下想哭的冲动,关好了门走廊光线被隔绝在外,书房又恢复了一片黑暗,江雁声才慢慢走到霍修默的跟前,还没俯身,腰肢就被男人手臂搂住。

    霍修默抿紧薄唇没说一个字,只是这样,用英俊的脸庞紧贴着她腰上。

    隔着浴袍,江雁声都能感受到他身躯的紧绷,心中酸楚滋味难忍,抬手抱紧男人的脑袋。

    此刻,她很明白。

    霍修默只要一个人陪着他,而不是安慰的话。

    茶几上,手机放在上面,斯穆森等人打来的电话一个都没接,屏幕的灯光亮起又暗下,直到电量耗尽自动关机。

    江雁声站了许久,身子僵得发麻。

    她小腹隐隐坠痛一直没散去,洗澡的时候几乎疼的要站不稳,只想躺在床上缩着身子才能缓解,如今这样站久了,一阵阵的痛感已经蔓延到了全身。

    她咬唇,忍下。

    “声声。”

    霍修默察觉到了女人身体有一丝颤抖,他抬起头,深黑的眼底不见半分醉意,修长的大手将她脑袋压下,薄唇吐出清晰:“跟我在一起,后悔吗?”

    江雁声摇头,微微的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后悔呢?”

    霍修默眸色一缩,长指抚上女人柔美的笑容:“如今我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野种。”

    江雁声眼眸泛红,最不能听这样的话,启唇声音打断他的话:“谁敢这样说!”

    她纤细的手将男人抱在胸前,含着泪,亲吻着他额头的发:“你只是江雁声的丈夫……在我面前,你只是我深爱的男人,霍修默,你还有我,还有我……”

    霍修默胸腔内的心弦被她触动,隐痛的感觉顿时消散了一大半,他有力的手臂将她拉下压在沙发上,眸色敛着狠重情绪,不管不顾的吻下去。

    江雁声一声哽咽淹没在唇齿间,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薄唇的温度多灼人,就像要吞她入腹,碾压的力道毫不含糊。

    霍修默将她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手紧紧扣住了女人纤细腰肢,也只有这样亲密的时候,才能发泄出胸膛前压抑的情绪,让他感觉到……

    这个女人,还是他的。

    薄烫的吻,沿着唇瓣一路地亲下去,触感清晰。

    当霍修默扯开碍事的浴袍那刻,他要埋首下去,却被女人一双白皙的手抵在了胸膛。

    那微微用力,是她的抗拒。

    他抬起猩红的眸子,目光带着一丝疑惑般的情绪。

    江雁声发丝凌乱的躺在沙发上,双眸颤抖着泪凝望上方急需她身体来发泄的男人,细弱的声音溢出唇瓣:“今晚你累了,我们回房休息,好吗?”

    霍修默满腔的热情一瞬间就被她拒绝浇灭的彻底,寒凉的温度从他眼底一点点的溢出,薄唇扯着哑道:“你怕我私生子的身份,侮辱了你洁白的身体?”

    “不是……”

    江雁声忍着腹中痛楚,想要伸手拉住他,上方,英俊沉郁的男人霍然起身离开了沙发。

    霍修默的怒气来的突然,又压抑着什么情绪。

    他眉头皱着,长指用力扯开领口纽扣,拿起茶几上的酒瓶灌了一口酒。

    “修默。”

    江雁声看着他这样颓废抑郁的模样也不好受,倘若是平时,他想要自己这一副身体,给他发泄又何妨?

    可是,她颤抖着眼睫毛,腹部坠痛感已经要了半条命,隐约还感觉到了有一股血从腿间流下来……

    江雁声忍痛从身后,伸手抱住男人声音很哽咽:“我患有神经病的时候你会嫌弃我吗?你明知道我不会嫌弃你的……”

    霍修默喝酒的动作一顿,大手握紧酒杯,用力到手背的表面上的青筋粗暴冒起。

    江雁声抢下他的酒,苍白小脸带着倔强:“不许喝了听到没有。”

    霍修默没有发怒,情绪沉郁着盯着女人。

    江雁声将这些没喝完的酒都扔了,也把烟盒统统扔到垃圾桶里,用了力气将坐在沙发上颓废邋遢的男人拽起,带回卧室。

    他猩红的深眸盯紧江雁声,不舍得移开一秒钟般,任由她给自己脱去西装,推到大床上。

    “喝了它闭上眼睛,天大的事也给我好好睡一觉。”江雁声不避开他的视线,往水里面放了安眠药。

    倘若不这样的话,以她对霍修默脾性的了解,是不会睡的。

    霍修默不喝,眼前的女人微红的眼眸带着控诉,仿佛下一刻就会哭给他看,动作僵硬着伸出修长的大手接过。

    江雁声看着他喝,一滴都不许剩下。

    男人高大的身躯躺在床上,抬手将台灯要关去,手腕却让他突然握紧,江雁声恍然低头看,只见霍修默深浓的视线依旧盯紧自己,低低扯动薄唇,唤的嗓音轻的她心脏一疼:“声声。”

    “对不起……”

    霍修默在跟她道歉,刚才书房里,是他迁怒她了。

    江雁声眸中含泪,低头亲了亲男人薄唇:“睡吧,我在。”

    在她柔情的安抚下,霍修默也终究抵不过安眠药的作用,他大手紧紧的握紧女人的手,双目逐渐紧闭上。

    江雁声不敢坐下,此刻浴袍后面已经被一大片血染湿,她怕弄脏了床单,只能忍着腹中坠痛不适感站着,低眸含泪凝望男人熟睡去。

    身体和心上的疼痛混淆在了一起,她也只敢在霍修默服用安眠药短时间不会醒来时,才敢不再压抑自己,泪水一点点的溢出了眼眶。

    冰凉触感,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修默……”江雁声脸色苍白,喃喃出声,脆弱的一塌糊涂:“我好疼……”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