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772章:发现自己被绑在手术台上,生了一个又一个的儿子。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

    沈素光下药了。

    她急迫想要一个斯家的孩子来改变自己宛如噩梦的婚后生活,而这个机会在虞依屡次送到自己面前后,终于,忍不住出手抓住了。

    可惜她心机深又怎样?

    算了一切却算不到男人的心。

    斯家大公子爱慕虞依数十年没有生变二心,也不会因为睡了一个女人,放弃了这段婚姻感情。

    他跟沈素光发生了身体上的关系,对虞依的愧疚前所未有的加深,而就算他想做点什么来挽回她,得到的——只是虞依的排斥和痛心。

    一个是自己深爱的丈夫,一个是感情深厚的姐妹,这样的双重背叛让虞依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抑郁当中,甚至得知沈素光就那一次,便怀上了斯家骨肉后,生了自尽的念头。

    她差点杀了自己的孩子……

    当时的斯穆森很小,却也到了记事的年纪。

    虞依疯了,她想,那时的自己是真疯了,才会给斯穆森灌下安眠药,自己也服用了大量,想着她活着很累不如就这样算了。

    等被人救回后。

    虞依看着病床上躲她这个亲生母亲,宛如躲一个恶毒女人的孩子,身子僵硬地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她突然间害怕看见斯穆森会对她露出恐惧的眼神。

    甚至,无法面对任何一个人的责备,包括她丈夫的。

    所以虞依在所有人都一心挂念着斯穆森的时候,她走了,背上她的画板买了火车票,离开这座令人伤心绝望的城市。

    虞依没想到,她这一走,几乎将自己送入了更可怕的噩梦中。

    被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婚后又有丈夫温柔呵护,在外早就没了生存的本能,虞依在火车上认识一个样貌和善的中年女人,听她讲述了自己家乡的美景后,便动了心想去写生。

    谁知,这一去就被当成羔羊般卖给了一个恶臭贫穷的男子。

    虞依将她这一生的遭遇都归在了沈素光身上,甚至,以为自己余下的生命都会被当成一个生育的工具,几年后,她的家人找来了。

    彼时的虞依并不知是丈夫为了保留她一丝颜面,委托了她父母将自己带回家,然后假装成不知情的模样,主动上门,重新以追求者的身份跟她耐心接触。

    虞依的脾气早就在大山上被人磨光,她无法对丈夫倾诉这些年的苦楚,却不代表会忘了沈素光这个女人。

    恨了她一辈子,也找了她一辈子。

    虞依知道沈素光怀孕后就消失了,深怕被斯家抓回去强行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便离开了宛城改名换姓,任由谁也找不到她。

    而她,被接回宛城后,斯穆森已经从一个懂事贴心的孩子长成了白齿青眉的少年,对于她,眼神中……是带着一种陌生冷漠。

    虞依错失了他的童年,亲眼看着这个少年又变成了如今头角峥嵘的好男儿,也深知,再也无法走近斯穆森的内心深处。

    丈夫患了癌症去世后,虞依也开始心灰意冷了,她活着,就是想有一天能跟沈素光有个了断,也没忘了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都过去近三十年了,不出意外,也生下了。

    ……

    虞依压下胸口浓烈的恨意,冷声平静对斯穆森说:“你媳妇上个月被绑架,是她的手笔?”

    斯穆森眼底的戾气变得重几分,薄唇扯动:“嗯。”

    虞依听了,一阵冷笑:“这个女人,早晚我不会放过她。”

    消失了快三十年又突然出现,还绑架她的儿媳妇,示威么?

    此时的虞依早就不是三十年那个愚蠢的虞依,她一天不死,沈素光就别想带着那个见不得光的野种,回到斯家跟她儿子抢东西。

    ……

    ……

    裴潆这一觉睡的很久,其实也就是一会。

    她醒来时,视线还看不清东西,只是隐约看到一个高大身影的轮廓坐在床沿,就宛如医院那晚般却又有不相似的地方。

    究竟是哪里不像,裴潆说不上来。

    她躺在被窝里出了汗,乌黑青丝黏在了白皙的额头上,有些热,被子盖在胸口处,随着呼吸也在微微起伏。

    直到了一双修长的大手帮她把被子掀开点,又靠近,携带着很强烈的男性气息,在耳畔低声说话:“醒了?”

    裴潆一双美眸半睁,似醒未醒的,认得这里是她的卧室,却又觉得眼前长得像自己丈夫的男人,很陌生。

    因为……

    斯穆森对她,没这么温柔的。

    近在咫尺的冷峻斯文男人,又靠过来了一点,气息更清晰了,裴潆慢慢闭上眼,轻嗅着裹着他胸膛的黑色衬衣,便将白皙的手伸出去了,语气难得比平日娇到了数百倍:“抱……”

    斯穆森瞳孔很重的缩起,一时架不住她这样粘人劲。

    突然间,他又觉得让裴潆多相处也可以,学几分江雁声的娇气回来,比平时温柔小意的模样要更惹男人宠。

    斯穆森很受用的将裴潆抱在了怀里,他高大的身躯慵懒地靠在床头沿,格外沉静地看着酒气未醒的女人继续闭眼睛睡过去。

    此刻,裤袋里手机响起,斯穆森见会吵醒裴潆就没接,很快,霍修默的短信就马上发来了。

    “你去接裴潆了?我老婆呢?”

    霍修默一来问,斯穆森才记起了被扔在包间里,也喝的醉醺醺的江雁声,他却毫无心理负担,直接发了个地址过去,让霍修默自己去找。

    ……

    裴潆这边做了一场美梦,而江雁声却做了一场噩梦。

    她许久没醉过了,也没喝成这样。

    在梦里,江雁声恐惧的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手术台,手脚被禁锢着,围绕上来了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而不远处,霍老太太就坐在座椅上,表情阴冷的看着她。

    肚子很疼,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

    江雁声痛苦地闭紧了眼,一脸虚弱苍白,感觉自己腹部下,像要裂开一样疼痛。

    然后……耳畔,就听见了护士惊喜声:“生了,生了一个儿子。”

    江雁声恍然地睁开发红的眼眸,不知自己在生孩子。

    很快,又一阵剧痛袭来。

    护士再次惊喜:“又生了。”

    就这样接连的,江雁声发现自己被绑在手术台上,生了一个又一个的儿子。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