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798章:你知不知道自己还病着,又到处乱跑?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姐。”

    江锦乔吊儿郎当的靠躺在床上,对着江雁声,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提醒:“我还是个伤患。”

    “伤患都能对一个小姑娘动手动脚的?”江雁声看他不正经的样子,连起码的笑容都懒得给了。

    江锦乔俊俏的脸上很尴尬,又不愿意背负耍流氓的罪名,忍不住为自己狡辩:“我跟她在谈朋友,何况,姐,我十八岁成年了。”

    “成年了也不能乱搞男女关系,你要不是认真的,就别去招惹人家小姑娘。”江雁声看唐软清清秀秀的,性格应该也柔,这种女孩应该家庭教养不错,而她弟弟,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叛逆的小霸王。

    就算父亲去世,江锦乔被迫变得成熟,骨子里,依旧带着一些小任性。

    她是怕,两人还太年轻,付出了全部感情却走不到最后。

    江锦乔却不怎么想,他墨色的眸子隐着什么情绪,对江雁声,异常认真承若:“我会跟唐软在一起一辈子。”

    他很坚定。

    在父亲去世,母亲入狱,又跟自己亲姐姐之间有了隔阂后,江锦乔那段阴暗狼狈的时光,都是唐软在默默无闻陪伴着他走过来的。

    这个好女孩,见证的不是他最风光的时候,而是最狼狈困难的时候,江锦乔这辈子都不可能忘了她。

    别人江雁声不管,而江锦乔是她弟弟。

    所以,就不会让他始乱终弃。

    江雁声看到他身上,有种对唐软极强的占有欲,也不再劝说,不过,有一点她要叮嘱这个小霸王:“你和她,没到法定结婚年纪,就别去伤害她。”

    虽然说的很隐晦,却意味也很直白。

    江锦乔当即脸色一垮了,又迫于江雁声的镇压不敢造次,摸了摸鼻子:“姐,你说什么呢,我们都还是个孩子。”

    江雁声红唇微抿,没在说下去。

    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够了。

    ……

    江锦乔的伤确实像霍修默说的那样,不是很严重,不过,小腿骨折的缘故,整个春节都得躺在这张床上度过了。

    端鸡汤上来的不是唐软,而是佣人。

    说是,家里来了客人就先回去了,小姑娘脸皮薄,江雁声也没说什么,坐在床沿前,喂江锦乔把鸡汤喝了。

    “姐,我自己来。”

    江锦乔可不敢让她伺候,一碗接过来,灌了几口就喝光。

    他视线在江雁声身上扫了一圈,有些担忧说;“姐,霍家没为难你吧?”

    把孩子打了这种大事,他就担心姐夫护不住了。

    江雁声淡淡摇头。

    这事她本身就不愿意多提,红唇轻启;“都过去了。”

    江锦乔总感觉事情没表面上这么简单,可是问了,她也不愿意说,眉宇间有些烦躁的情绪,又压了压:“姐,你不如回家住几天吧?”

    江雁声有些意外,似乎,江锦乔和她的关系又不知不觉亲近了几分,可能是僵硬期已经过去了,她好笑道:“恐怕你姐夫不会同意。”

    霍修默没把她往霍家送已经在让步了,要是她连都景苑都不住,跑到江家来,恐怕,就真是惹了男人。

    在江家待了一会,江雁声也没久留。

    并不是怕老太太回来,而是没有什么精力去应付老太太,看到江锦乔无事后,便也安心回去。

    她就出来了一个早上,等再次回到都景苑时,原本去霍家的男人,早就回到了别墅里,满脸阴沉的坐在客厅。

    江雁声一走进去,便看见了。

    她站在原地,转头看向厨房的佣人,一个个都躲了起来,客厅的气氛也远不及先前好,有着越来越僵硬的趋势在里头。

    “你去哪了?”霍修默掀起眼皮,嗓音倏然变冷传来。

    江雁声抿唇道:“我去看锦乔了。”

    她怎么出去的,一根毛发不少的回来,并不觉得哪里不对,说完,就转身要上楼。

    霍修默眉目间深深敛了起来,对着她单薄的背影,沉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还病着,又到处乱跑?”

    江雁声身子一僵,指尖无声捏紧手心。

    她是病了。

    是却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的。

    霍修默的态度仿佛她就是一个会犯病的疯子,来质问她,为什么要乱跑出去?

    这种被禁锢的压抑感瞬间笼罩在江雁声的心头上,她脸色变了变,最终,又恢复了平静,声音传来:“我只是回娘家一趟,也没留下过夜,几个小时就回来了。”

    她甚至,就在江家待了一个小时不到。

    霍修默透着浓重的不悦的嗓音,溢出紧抿的薄唇:“我说过,会抽空陪你去江家看,你是不是从来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江雁声长翘细密的睫毛轻颤,眸底似乎划过什么,她指尖扶着手扶,缓缓转过身来,眸光落在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身上。

    霍修默西装革履,外披着褐色的大衣,领带系的整齐,看起来气质成熟且又内敛十分,应该是在霍家跟亲戚们应酬着,按照他的计划,晚上才能回来。

    大概又是听到她不在都景苑的消息,丢下霍家的人,赶回来了。

    难怪了。

    怒气这么大。

    江雁声是忍着的,情绪淡淡:“我有些累了,你脾气发够了吗?”

    霍修默眉头深皱几分,同时心中溢出一阵冷笑,就说几句又没训她什么,又怪他头上了?

    江雁声平静看着他,见冷峻的男人迟迟不出声,便转身上楼。

    ……

    她白皙的手刚推开卧室的门,便听到身后一阵稳沉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很快,就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

    头顶,霍修默的嗓音沉重又薄怒着:“江雁声。”

    “听到了。”江雁声觉得自己要是没吃药,恐怕,早就跟他吵起来了。

    她被男人推入卧室,纤细的后背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一抬头,就看到霍修默那张沉怒的脸孔,气的不行了。

    明明,她都没说什么。

    他就大手压住她的肩头,低首间,不管不顾就要吻下来。

    江雁声微微避开,手心抵着男人起伏不停的胸膛前,不愿意在他脾气粗暴的时候亲密,因为,他的动作也会跟脾气成正比。

    “霍修默……你听我说。”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