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859章 你母亲,有过遗传病史?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还能什么?

    一个普通人跑到宛城去不就是在底层玩玩,有什么好去的,乔麓只是坐在车里娇笑,跟助理对视了一眼。

    “你若有空去宛城,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江雁声平静睁开眼眸,语气暖和,回答了戴小恩的好奇。

    车内气氛瞬间一静,准确来说是后座。

    乔麓脸色变了变,不在笑了。

    戴小恩开着车,不忘点头:“好啊好啊,江小姐,一言为定!”

    江雁声下一秒,继续合上眼休息。

    ……

    此刻宛城,叶宓走到茶水间泡了一杯热茶,正出神,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一看,是医院护士长的号码,莫名的,心顿时发沉。

    “喂?”

    “叶小姐,叶茗女士病情复发正在做手术,你有空的话,最好是亲自过来一次。”

    护士长的声音很温和,可叶宓听入耳却冰冷一片,脑海中陷入了混沌,不断的重复着母亲病情复发这几个字。

    “叶小姐?”

    护士长怕她没听清,又说了一遍。

    叶宓回过神,颤着声说:“好,好,我,马上回来。”

    她慌张得连茶杯都没拿稳,滚烫的热水淋了一手,皮肤表层变得通红,却仿佛察觉不到痛意,高跟鞋下,踉跄着跑出茶水间。

    “咦,叶秘书你怎么了?”

    李秘书看叶宓脸色发白跑回办公位,上前关心了句。

    “我妈妈……”叶宓声音隐匿着哭腔,疼得难受得无法自制:“她出事了在医院动手术,我要马上回去一趟,李秘书,麻烦你帮我向霍总请假。”

    她来不及了,随便收拾了下手提包便走。

    “唉,叶秘书……”

    李秘书想叫住她,却没叫住。

    他站在原地,伸手摸了摸鼻子,本来想问要不要开车送她去机场一程。

    叶宓跑到路边,拦了一辆车就走。

    母亲住院以来,也不是只病发了一次,可是每次都让她感到心脏在发痛,就好似要失去什么了。

    叶宓张了张嘴要哭,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干掉眼泪。

    “姑娘,人生总有一些不如意的事,关键在于熬,熬着熬着,就成功了。”司机看坐在后座的女人压抑着哭声,很痛苦的样子,好心劝了句。

    叶宓尴尬低着头,哽咽了许久,才声音发涩道:“就怕把人给熬没了。”

    她出生丧母年幼丧父,就这么一个养母了,倘若也没了,叶宓也不知道她这世上还能有什么亲人陪伴自己。

    ……

    鹭城这座海上花园到春天时,总会有不少旅客来度假,叶宓从飞机场赶到市中心,无暇顾及司机的介绍,连行李都没有带,一个人急匆匆的往医院赶。

    她一口气坐电梯直达了三楼,正好撞见医生和护士长来查房。

    “叶小姐。”

    医生跟护士长停止了交谈,朝她走来:“你母亲已经手术结束了,身体还很虚弱,还有一点。”

    叶宓听着。

    “你母亲在手术时身体突发了一些精神上的病症,你们家属之前有留意过吗?”

    医生问的话,显然,叶宓是不知道的。

    她红着眼,愣愣重复了一句:“精神上病症?”

    医生:“比如遗传病史?”

    叶宓脸色几分白,摇摇头:“我,我从小跟妈妈生活在一起,从来没见过她有精神这方面的病。”

    叶茗无时无刻都是温和良善的,十几年了跟邻居的交情也甚好,从来没有发生过脸红吵架的事,曾经还担任过几年小学教师,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后来离职,还有不少家长联名去校长室请她回来教学。

    这样的一个母亲,叶宓想象不出来她会精神上有问题。

    医生说道:“可能是潜在的,没有被激发出来家属和病人本身也不一定知道,去看看你母亲吧,等她身体康复些,建议你带她去精神科检查一下。”

    叶宓只能点头,低声道谢。

    她不在鹭城,多亏了这些医生和护士们看照母亲,不然,自己必须辞掉宛城的工作回来,工资收入还会大大打折,昂贵的医药费会成为她甩不掉的负担。

    ……

    叶茗居住的是双人病房,不过隔壁病床没人住,偌大的空间就只有她一个人憔悴苍白的躺在这儿,阳光才窗户透入进来,洒在被子上,有了些暖意。

    病房门被缓缓推开,一抹白色身影走了进来。

    叶茗没醒来,瘦骨伶仃地躺在被子下,呼吸像是只进不出了般,很轻。

    叶宓走近,动作温柔给她掖好被子,发现母亲双手都绑着绷带,牢牢的系在了床沿两侧,她眼一酸,差点落下眼泪。

    “女儿……”

    叶茗微微转醒来,虚弱地睁开眼便模糊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她干燥的唇轻动,连说话都仿佛没了力气。

    “妈,我在这。”叶宓忍着不哭,母亲能抢救回来,就算一次重生,是好事,不该让眼泪出现。

    叶茗想动,却发现手腕被什么禁锢住了,久违的感觉,让她整个人一愣。

    “这是……”

    叶宓连忙擦去眼角的泪花,见母亲已经清醒过来,完全不像是医生说的那样癫狂,赶紧把绑带解开,声音隐藏着很重的哭腔:“医生说您在动手术时发生了一些挣扎……你还有记忆吗?”

    叶茗原本消瘦的面颊很是苍白,听到这句话后,变得更毫无血色了,久良,才恍惚地说:“是吗?”

    “妈,医生怀疑你精神上……是不是真的?”叶宓不蠢,相反极为的聪明,自从无意间得知了母亲曾经嫁过豪门,又能一身淡然隐于小镇间平静度日,就已经猜到……

    她的养母叶茗,身上藏着太多秘密了。

    叶茗苍白的面容很是平静,又有一丝苦涩在,她转头看向窗外,像是在沉思回忆着什么过去,阳光很很明亮,刺得她眼睛有些疼,干干的,又掉不下来泪水。

    “宓儿。”

    叶宓跪在床沿,低低哽咽:“妈,我在。”

    叶茗伸出手,上面肌肤白的以及看得见细微的血管,清晰无比,轻抖着抚摸女儿的头发,无力的叹息道:“这次你回来一趟也好,别治了,帮我办理手续回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