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888章 我掏出来很大,比你老公的尺寸还大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夜幕下。

    江雁声一身艳丽长裙被风吹得飘动,逆光而站,身材看起来显得单薄很多,浓密的长发衬得一张脸越发精致,仔细看的话

    顾白褐色眼睛眯起,发现了她左脸上有三道浅细的手指印,视线,一寸寸的打量到了她脖子处,又重新回到脸上,看了很久,嗤嗤的低笑:“被霍修默家暴了?”

    顾白又很快推翻了这个可能性,口吻笃定:“不对,像是被女人打了一巴掌。”

    “被外面女人打了?”

    他这几句话说得颇玩味,仿佛像是已经看到了一场好戏。

    江雁声凝望着男人的眼眸里,已经浮现出了层层的冷意:“把枪给我拿开。”

    谁都不会喜欢被人拿着一把枪顶着头,她也不例外。

    顾白勾起薄唇,笑的越发温柔:“好。”

    他话刚落地,修长大手从裤袋一掏,突然朝她撒了些什么粉末,江雁声一时没有防备吸收了不少进去,低低咳了几声,便感到有些头晕。

    “你”

    她突然身子软了,话也说不清楚。

    顾白将她扶住,嗓音透着几分阴冷贴在耳畔:“你可千万别给我晕,否则醒来的是主人格,上你这具身体的男人,我就换人了。”

    面对顾白的恶趣味,江雁声咬牙想杀了他:“你最好不要有落在我手上的一”

    话都没说完,江雁声便全身瘫软地倒在了他怀里。

    也不知道顾白用的是什么药,身子没了力气,意识却越发清晰,就算想晕过去替换人格,也没有办法能做到。

    江雁声的视线越发模糊,最好倒映清晰的是顾白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以及,他冰凉手指在她左脸上抚摸着已经淡去的巴掌印,触感就仿佛被冷而黏腻的软体动物碰到了般,一滑而过。

    霍修城的别墅。

    顾白将车就停在外面,抱起无力行走的江雁声便走进去,明目张胆,也不怕被人看见。

    他一进客厅,便跟黎昕遇上。

    黎昕显然是刚加班工作回来,一袭紧身职业套裙还没换下,面露许些的疲惫之状,看到顾白抱着女人进来,她头也不抬说:“这里不是你用来嫖女人的地方,带着人出去。”

    “啧啧,今天吃炸药了?”

    难得看到黎昕甩人脸色,顾白要不是要研究江雁声,还真想找个时间也研究一下这位号称是铁石心肠的女人。

    黎昕被公事弄的心烦意乱,又跟霍修城闹了些矛盾,自然是看哪个男人都不太顺眼,她抬头,刚准备说些什么,却看到了顾白怀中的女人时,脸色一变:“你是从哪里把江雁声带来的?”

    “路上捡的。”

    顾白对她笑的神秘:“看她躺在我怀里多乖。”

    黎昕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上前,一把拽过男人的手臂,正好看见江雁声在顾白的怀里冷着双眼睛,却安静得一个字也没说。

    就像是被下了药。

    黎昕心猛地一颤,不可思议看着顾白:“你疯了,偷谁不好,你偷她?”

    顾白很有意思的问:“为什么不能偷她?何况是我捡来的。”

    黎昕见他一点后怕都没有,冷声警告:“顾白,你留在宛城别给我们惹麻烦。”

    “放心,我玩玩就还回去。”

    “”

    一听他还想玩,黎昕就算念及跟江雁声的那点交情上,也做不到无动于衷,她指着门口:“人放下,你马上回顾家。”

    晚上这个点,敢把江雁声从霍修默床上给偷来,他不想活着出宛城了么?

    顾白掀起眼睛,嘴角一直带着笑:“可她已经被我下药了。”

    “你下了什么药?”

    黎昕视线朝他怀里一看,江雁声冷着脸,并无什么异样。

    谁知,顾白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春!”

    “”

    “再过半个小时就发作,没男人来解的话,就会被强烈的药性伤了子宫,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顾家新研发出来的药品,是不是很刺激?”

    “”

    黎昕冷冷看着他:“你怕是找死。”

    “你们女人就爱说这句?”顾白一副慵懒的模样,根本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未了,他低低笑着,长指轻抚着江雁声细腻的脸颊,不带一丝色气:“这药性很猛,要是霍修默赶不来接你,不如,这栋别墅也有不少身强体壮的保镖,让你享受下p?”

    江雁声被药毒得舌头麻了,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却一双漂亮的眼眸冷的想杀他。

    顾白长指停留在她下巴处,动作温柔的揉着:“你要想让我来做解药也行,我的”他故意不让黎昕听见,去贴着江雁声的耳朵说:“我掏出来很大,比你老公的尺寸还大。”

    黎昕虽然听不见,却能从江雁声眼神里看出顾白正在说混账话,她拿起手机,便拨打了霍修默的电话。

    别墅里,顾白将江雁声抱上来,黎昕也跟上去。

    生怕会发生什么似的。

    顾白将女人放在客卧的一张床上,是他平时居住的地方,黑白色调,没什么摆设,被褥透着股格外干净的气息。

    江雁声躺着不能动,就像是被定身了一般,眼眸透着森森寒气,要是能杀人,早就把顾白给碎尸万段了。

    偏偏这个男人却视若无睹,俯身,伸手要脱她衣服。

    “你做什么。”

    黎昕在一旁阻止,刚握住顾白的手腕,自己的手却一疼,麻痹到她立马松开。

    顾白侧首,对她无害微笑:“rr,忘了提醒你,我不喜欢女人主动碰我。”

    黎昕的手已经麻了,皱起纤细的眉。

    顾白继续方才被打断的动作,将江雁声身上一袭红裙缓缓褪去,就宛如是在对待珍品,当快露出黑色性感的文胸,黎昕在旁说:“我来!”

    顾白动作一顿,眼皮都没掀,只是盯着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女人,薄唇玩味的笑:“不,我来。”

    他喜欢,把选中的试验品完美的一层层剥去,其中的乐趣,怎么能让旁人享受了?

    一件红裙,就这样被顾白给脱了下来。

    江雁声胸口细微起伏,呼吸明显急促,倘若不是动不了,她会立马起来就杀了顾白这个死变态。

    黎昕扯过被子,猛地将江雁声洁白如玉的身子盖住,她提醒着还想脱女人内衣的顾白:“霍修默马上就到,你不想死,最好现在就滚!”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