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896章 身为叶家女,一开始就是个错,是个天大的错误。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车子一直从市中心行驶到郊外,江雁声提着行李箱下车,走进别墅了,也没再接到霍修默打来的任何电话。

    她一出现,别墅里伺候叶茗的佣人都显得几分拘束,纷纷放下手头上的事情,鞠躬打招呼道:“太太。”

    江雁声待人比上回柔和不少,抬眸看了看楼上,声音也很轻:“我母亲呢?”

    佣人不明情况,如实禀报:“叶夫人在院子里看书。”

    江雁声点头,将行李箱递给她说:“我会在这住几天,你帮我在我母亲房间隔壁收拾一间屋出来。”

    佣人:“是。”

    江雁声交代完,便转身朝一楼后院走去。

    春末夏初的天气凉润而潮湿,前不久下了一场小雨的缘故,树藤上的蔷薇花落了满地,落瓣上沾着水滴在鹅卵石上,空气显得十分新鲜。

    叶茗坐在轮椅上,静静看着一处。

    她很平静,面容透着憔悴的苍白,就像似在耐心的等待着生命在每一天一点点的消耗,不悲不喜。

    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她听见脚步声靠近,无意间般回神望去,眼睛突然颤了下。

    江雁声走来,没有让人不舒服的冷艳,很是亲和。

    叶茗看到了之前她的另一面,如今又看到了她现在的模样,心也霎时间沉了下去,握着椅子手扶的手在发抖。

    “你”

    她出声,嗓音莫名的变得很细哑。

    江雁声就站定在了不远处,白色裙摆沾染上了几片蔷薇花瓣,像是添了一分艳丽颜色,她带着小心翼翼与期待的心思,笑容一直都在:“我来看看您。”

    叶茗眼中饱含着痛苦,叫人很费解。

    江雁声以为母亲还是不愿意见到自己,面露几许尴尬,又不愿意就这样转身离开,硬着头皮留下,慢慢走近,唇角腼腆的笑:“这段时间宛城是梅雨天气,偶尔会小雨不断在这儿还住的习”

    她藏着关心的话没说完,就被叶茗暴瘦的手紧紧抓住,她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仰起头,额头上还隐露了青筋。

    江雁声手腕被她捏的很痛,拧起了眉心,一声低低细微疼声溢出来,她困惑不解,茫然地看着母亲这样激烈的反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不公。”叶茗声音变得很无力又隐匿着悲伤和绝望,根本无法自抑,她死死抓住眼前的女儿,眼中有着自责和痛苦:“都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妈!”

    江雁声见母亲会认自己了,有一丝感动的同时,又看到母亲备受煎熬的一面,心底仿佛有什么崩塌了,眼眸渐渐含起了泪珠,喉咙哽咽的不像话,反握住她瘦骨如柴的手:“您不要这样说。”

    一声妈,叫的叶茗内心崩溃。

    更加无颜面对这个女儿,将她推开:“你走,别再来了。”

    江雁声就像个无助可怜的孩子般,乞求着母亲能给自己一点点母爱,她跪在地上,泪水崩溃而下:“我不走,声声不想离开您身边,妈你别不要我,你把声声要回去好不好?”

    她就算长大成人了,在自己母亲面前依旧是个孩子,想着母亲念着母亲,一直不愿再儿时的meng里走出来。

    江雁声的哭声,就像细微的刺,一下下扎着叶茗的心脏。

    “我们的母女缘分早就在多年前尽了你何必苦苦这样。”

    她看着女儿,多少年没见了?

    那个软软小小的漂亮女孩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

    江雁声摇头,泪水模糊了视线叫她看不清母亲的面容,声音带着哭腔:“我是您生的,你就算再不想认我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她的执着,让叶茗也落下泪。

    “倘若老天有眼我情愿你不是我所生。”叶茗的话,说的很沉重,一字一字的,清晰刺入江雁声耳中。

    她的手轻抖,突然觉得母亲的手好凉。

    叶茗盯着她睁大的眼睛,忍着心痛说:“身为叶家女,一开始就是个错,是个天大的错误。”

    “不是的”江雁声苍白着脸,忍不住去反驳,声音颤抖:“不是,妈,您别这样说”

    叶茗不愿意残忍告诉她真相,尽是心头剧痛的情绪影响着自己,闭了闭眼,想平复下扛不下的苦痛。

    江雁声哭泣渐停,狼狈地擦去脸颊泪痕,她扬起了僵硬的微笑,出奇的坚定道:“以后我会孝敬您的,妈你再也不要走了,我不许你离开宛城,不许你在离开我身边一步。”

    叶茗蓦地睁开眼,失神一般看着她。

    江雁声异常冷静的笑着,用手帕轻轻擦拭去母亲脸上的泪,声音越发轻柔:“以后您就跟我一起生活好吗?就算您不愿担任起做母亲的责任,我还是您的女儿,谁也别想把您从我身边抢走,谁都不许。”

    叶茗心沉的厉害,还有些怔,她意识到来宛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忍不住开口想说:“你”

    “妈妈,您能不能叫我一声小名?”

    江雁声打断母亲的话,她不想听见拒绝的话,带着期盼道:“就一声,好吗?”

    叶茗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如她的愿。

    江雁声的笑容逐渐淡去,一点点,直到僵硬住,良久,她自顾自的说了声:“也罢。”

    期待越高,失望的情绪就会让人感到窒息

    她的力气仿佛被人给撕扯散了,跪在地上站不起来,干脆就坐在鹅卵石地上,裙摆处沾得都是花瓣,指尖拿起一片,递给母亲。

    这一幕。

    让叶茗有些恍惚。

    她记得江雁声小时候一到下雨天气就很喜欢到院子外,因为雨水打下了不少花瓣,然后会去捡起来,献宝似的给她。

    那一声又一声,奶声奶气说:“给我最美丽的妈妈。”

    江雁声看母亲久久不接,失望多了就麻木了,手指收拢将花瓣捏在手心里,牵强的浅浅一笑:“这儿环境真好,妈妈,我也很喜欢这。”

    她单方面的决定,也不肯咨询叶茗的想法。

    因为知道,会被拒绝。

    “对了我把隔壁的买下来了就让叶宓搬出去住隔壁吧,有我陪您就够了。”?你了,帮你找书!当真是两不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