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897章 这件事,你还跟谁说了?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叶茗认为江雁声的心思是敏感脆弱的,就算已经不是孩童了,可争宠却根本不存在年龄界限!

    所以,她没表现出非要另一个女儿留在身边不可。看书阁WwΔW.『ksnhuge『ge.La

    住哪,跟谁住……!

    在被留在宛城的那天起,就不由她了。

    江雁声果然,唇边扬起了柔柔的笑,特别满足:“您好好养病,我会一直陪着您。”

    叶茗看着她的眼里,有太多无法深究的情绪。

    而江雁声也不愿去深究这些,她不愿去相信母亲只爱别人,不爱自己。

    ……

    中午时,叶宓从外面回来了,她听佣人过来说自己要搬到隔壁去住,而原本的房间,要让出来给江雁声居住,霎时间,有点变脸色。

    “我妈在哪?”

    佣人说:“医生在楼上给叶夫人检查身体。”

    叶宓闻言就没去打扰,又问:“江雁声呢?”

    “太太也在楼上。”佣人回话的时候,有些迟疑,大概是担心又遇上两人撕逼的一幕,小心翼翼的。

    叶宓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地微笑:“好。”

    她上楼去,刚走到楼梯口就遇上了从主卧出来的女人,脚步下意识就顿住了,纤细的身影立在原地不动,愣愣看着江雁声,指尖无声捏起。

    显然,江雁声也看见她了。

    “叶宓。”

    她红唇轻启,叫了一声。

    叶宓很快回神,牵强的扬起微微笑:“太太,您有空吗?我想向您道歉。”

    上次的事,江雁声也听说了。

    叶宓遇上了分裂的她,被收拾了一顿。

    至于内情,旁人也只是说的模拟两可。

    现在叶宓主动来道歉,江雁声也不是端着架子硬脾气的主儿,点点头,跟她去别处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拐角处的阳台上。

    外面风景很好,视野能看到一大片绿色草地,江雁声凝望着远处,而旁边,叶宓酝酿了许些时间,静静出口:“上次我……妈妈的事,让我有些失控。”

    “我和她,你应该都知道了。”

    江雁声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定定望着她,表明了自己身份:“以后我会照顾好她。”

    叶宓轻咬泛白的唇,几分惆怅的情绪混合在声音里:“可是,她也是养育我成人的母亲,即便不是生母,在我心里就是给了我生命的人。”

    “我知道。”

    江雁声说:“所以,我留你下来陪她……”

    叶宓一再示弱,却唯独漏算了自己在江雁声眼里,跟独占了她母亲没有区别,怎么会亲近呢?

    她有些苦笑,自我检讨了一番。

    不该用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去对待一个神经病者。

    两人许久无话,冷风吹来将江雁声的秀发吹动,她伸手,指尖拂去脸颊的发丝,耳畔,听见叶宓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些年……母亲过的其实很不容易……先前我不知道母亲的身份,不知道她原来经历过那么的伤。”

    江雁声看着眼前微微垂首低头的女人,听着她说:“母亲从不关注网上的新闻,她几乎连手机都不用,我现在想起来……恐怕是她怕从网上知道宛城江家的事,触景伤情……”

    “她不是不爱你,反之她太爱你了就会越害怕去关注你。”

    叶宓说完,僵硬的脸色扬起微笑:“我代替不了你,即便陪伴了母亲十几年,她心心念念的……一直都是你。”

    江雁声眼眸含起了许些泪意,胸口的伤痛反复发作,很自嘲道:“可她,却不愿意认我,一直都不愿意。”

    叶宓皱着眉,问她:“你难道不知道?”

    “知道什么?”

    江雁声的表情上看,对某些事一无所知。

    叶宓突然沉默了,像是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提了不该提的,有些不自然道:“抱歉,我不能说。”

    江雁声眼眸看着她,不动。

    这样长时间对视下,叶宓率先败落下来,犹豫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才靠近许些,声音压低:“母亲有家族遗传精神病。”

    这十个字,让江雁声心里炸了雷。

    她看着叶宓,一直没说话,脑海中恍惚地不知在想什么,最后清晰倒映出来的,都是遗传二字。

    遗传?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般的噩梦存在,一辈又一辈的纠缠下去,永远都无法摆脱。

    叶宓露出关心:“太太?”

    江雁声僵硬住了,身子一阵发冷的厉害,像突然没了力气,双腿软下。

    叶宓及时扶住,很是为难说道:“这次医生说母亲是梦游跳楼的,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母亲是患有精神病,她有个潜在的忧郁人格。”

    这是她在得知母亲有精神病后,一直暗中观察出的结论,叶茗从不会像任何人谈论自己的过去,即便跟她生活多年也无人能了解她,表面上,她沉着冷静良善的假面具。一旦病情爆发了就会变得很悲观,做出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行为。

    叶宓一开始瞒着没说,她为了……

    自然是为了,到最后给江雁声致命的一击。

    她看着眼前女人害怕到颤抖,眼底尽藏着某种报复的快意,声音越发低柔几分:“我也是关心乱了分寸,得知你刺激到了母亲的病情,才会动手……”

    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洗脱得干干净净。

    江雁声脸色惨白一片,没时间去思绪她的暗示,愣愣地开口,声音很细很哑:“这件事,你还跟谁说了?”

    叶宓摇头,诚恳道:“只跟你一人。”

    “那好。”江雁声很快强迫自己恢复镇定,暗指道:“我不希望别人议论她。”

    “我懂。”叶宓说:“她也是我的母亲,我比谁都希望她能安享晚年……”

    江雁声憋回了泪意,除了眼圈有些微红以外,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她冷静朝外走,离开了阳台。

    叶宓一直站在原地,目送着女人单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

    ……

    江雁声没有离开别墅,而是一个人回到了房中,问保镖要了笔记本,坐在床上搜索了许多有关精神遗传的治疗。

    并不是她不完全相信叶宓的话,而是更倾向这不是事实。

    她指尖敲打着键盘,又突然一顿,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当初父亲得知自己的病后,却急匆匆去母亲的祖籍,这是为什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