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09章 有妇之夫,不可以。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隔天中午。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江雁声从梦中睡醒来,身边已经无一人,显而易见,霍修默已经走了,房间安静没有半分男人气息,空荡荡的。

    他很忙。

    两人又不住在都景苑,每天这样来回跑到郊外相聚,这让霍修默和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说话,几乎,他都是深夜来,天亮走。

    江雁声躺在床上闭了闭眼睛,恢复了一些力气就起床洗漱,没有继续在躺下去,不过即便她不说,接连两天这样晚起,霍修默又深夜过来,在别墅里大家都心照不宣。

    江雁声下楼吃了午饭,想找斯越办点事,却找不到人。

    还是叶宓走来说了:“妈请斯越回鹭城,给她拿点东西。”

    “哦,这样。”江雁声点点头,喝了口茶清喉咙。

    如今宛城天气回暖,在外都穿着一件薄毛衣就好,江雁声身上这件宝蓝色领口不是很大,却依稀看得清她锁骨,露出的一小片白皙肌肤上,带着密密麻麻的吻痕。

    叶宓几乎第一眼就捕捉到了,她身侧的手无声捏了起来,嫉妒的情绪滋生在了心底,迅速地蔓延上来又去极力压下。

    “昨晚,霍总来了?”

    她轻轻地问。

    江雁声放下茶杯,点头道:“是啊,对了……萧君彦这人,你真不喜欢?”

    正好她提起此事,叶宓也直说了:“雁声,我暂时不想找男朋友。”

    江雁声漆黑眼睛,微微眯起打量她,似乎是在分辨这话,是真是假的一般。

    片刻后,她轻笑:“我们都没催你嫁人的意思,你还年轻又漂亮,可以多给自己点选择。”

    叶宓藏着自己不可告人的心思,不敢有一丝表露,她说:“我知道母亲是真心为我终身大事操心,可是,如今我又哪有心情跟别人去谈情说爱呢?”

    江雁声不勉强她,因为这世上最不能勉强的就是感情了。

    她对叶宓说:“竟然你对萧君彦无感,我便去跟霍修默说,将来你要遇上自己真命天子,尽管找我说。”

    叶宓听到这番话,唇角略勾起,轻声问:“谁都可以吗?”

    江雁声抬眸,与她对视,半真半假说:“有妇之夫,不可以。”

    这句话仿佛一个玩笑话,惹得叶宓捧场轻笑几声,三言两语便揭过了。

    “妈妈那边还望你也帮忙应付着,等她病被治好了,我会努力快点给她找个女婿回来。”

    “当然。”江雁声跟她在这点上,是相同的。

    两人都不想看到叶茗为事情忧愁,她定了定神说:“你的意思我和霍修默都明白,不过,你也要先在母亲面前装一装,别让她伤心。”

    “我会的。”叶宓点头。

    她心底,早已经有了人选了。

    ……

    斯越一去一回,天黑前就回来了。

    他抱着木箱子,走到了叶茗的主卧献上:“夫人,这是从您床底下找到的东西。”

    “这里装着什么?”

    江雁声和叶宓都在,两人有几分好奇,对视了一眼,都围着这个木箱子打量,看起来已经超过了三十年的历史了,样式老派,深红色外观,长方形,棱角尖尖的有些破旧。

    江雁声认出了是樟木箱,这种木材最能保存东西,香味还经久不衰,她仰头,看向母亲问:“妈妈,这是您嫁妆吗?”

    叶茗看着静静放在眼前的樟木箱,勾起了她对儿时的回忆,见女儿们好奇,便说起:“当年我父亲出事后,他的画,早就被一些人摧毁,留下的,只有几幅年轻时为你们外婆创作的画,一直留在老家,被我收集了起来。”

    “声声。”

    她叫了一声,吩咐道:“把箱子打开。”

    江雁声点头蹲下,她伸手,看到箱子的锁是半自动的,指尖按了一下,便开锁了。

    这个箱子不大不小,正常行李箱的尺寸,里面摆放着不仅是几幅画,都没有生霉的现象,被保存的很完整。

    叶茗说:“其中有三幅是宓儿父亲所画,是用蓝色带子系上的,我将它留了下来,没有拿出去卖。”

    叶宓没想到还有自己父亲的,一时感到很震惊。

    当年家境贫困到已经对外借钱的地步了,除了房子,别的身外之物都被卖出去换钱度日,她没想到母亲还留有父亲的旧物。

    叶茗将这些字画都分了,三幅原本就是叶宓父亲的,就给了她,而剩下是自己父亲的,自然是留给了江雁声。

    物以稀为贵,这些放在市上已经是绝版了,不管值多少钱,至少,在江雁声心目中是价值不菲的。

    她将外公的画抱在怀中,很珍惜。

    叶茗对她们说:“这些画,都是一代人的回忆,你们要好好珍藏。”

    江雁声点头:“妈,我会的。”

    虽然她对外公没什么印象,却知道母亲是极为珍惜的,这是将来叶家祖传下来的唯一东西。

    而叶宓不用说,更是珍惜自己父亲的字画。

    江雁声先离开,和斯越一起出去,叶宓留了下来陪伴叶茗说说贴心话。

    主卧门被关上,叶茗将女儿招到身边来,为她擦拭去眼角的泪:“当年是我没用,没把你父亲的东西全部留住。”

    叶宓的泪水滑落下来,哽咽的摇摇头:“当时情况特殊,妈,您已经做得很好了。”

    “别哭了,好孩子。”

    叶茗抱抱她,分了这些字画,又算了结了一桩心事。

    叶宓努力止住了哭声,扬起了一抹牵强的笑容,她也正好和母亲说件事:“妈,您觉得斯越怎么样?”

    “斯越?”

    叶茗仔细回想了一下,在她印象中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相貌端正,倒是个稳重细心的。

    她心里隐约有了猜测,口头上问:“怎么了?”

    叶宓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丝红晕,眼神有些闪躲。

    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叶茗不难看出她的心思,当下就有了答案,问出声:“你喜欢斯越?”

    叶宓咬咬唇,在母亲的询问下沉默了。

    这样几乎是表态,叶茗没想到女儿不喜欢西装革履的绅士,而是喜欢这样充满荷尔蒙的男人。

    不过,有心仪的人她就放心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