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15章 自尽(2)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夜色快降临,灰蒙蒙的天看起来有些阴霾压抑,凉风不断,空气里飘荡着一股湿气。

    叶茗站在一排排冰凉的墓碑前,眼眸透着绝症患者才有的灰白色,直直望着正对面的墓碑许久了,她像被扼制住了喉咙,被残的现实压垮了腰,却坚持站着。

    墓碑照片。

    男人刚毅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硬,不爱笑,眼角只有浅显的眼纹,习惯抿着嘴唇。

    叶茗在心里痛,眼眸颤抖着。

    她不舍移开一秒钟,努力想去看清他,喉咙一阵咽痛,用手帕捂着了嘴,低低咳着。

    很快,叶茗便在手帕看到了一摊血迹。

    她眼眸染了悲哀,又有一丝解脱,抬头,苦笑对着墓碑照片说道:“快二十年没见了,你还没变,我却有了岁月的痕迹。”

    一直被痛症苦苦折磨着,时间久了,人也废了。

    叶茗不再年轻,她除了肌肤惨白的没有血色外,瘦得骨头都快突出来,头发枯燥没了光泽,这张脸,迅速的老化,皱纹爬了眼角。

    女人显老,她病了更显。

    叶茗有许多话,想跟这个男人说,她嘴里喃喃的叫着:“江亚东!”

    每叫一次,她的心脏就会很疼很疼。

    疼得弯下腰,快站不稳,痛苦不已:“是我害了女儿,也是你害了女儿。”

    墓园的冷风刮不断,空荡荡虚渺渺的,气氛有些阴沉恐怖,天要黑了,这里也无一人。

    叶茗在江亚东的墓碑前,声音干哑难听的哭了很久。

    或许是人到死前,总会回忆起生前的一幕幕过去,她恨过这个愚孝的男人,又爱的恨不得豁出去性命,这辈子,饱尝了与他分开之苦,得知他再娶时的面色如灰,得知他去世时的心如交割,一件件的事,几乎都在消耗她余下的生命。

    叶茗恍惚的想

    自己何尝不是没有错?她良善的面容下过于软弱,让女儿也重蹈覆辙自己的下场

    “亚东,倘若说我们分开是一种错,那结合更是错的。”

    叶茗不停咳嗽,声音被冷风吹散,她洁白的手帕已经被染红了一片,透着淡淡血腥味。

    她终于站累了,呼吸一口气都带着急促的喘息,拖着病痛的身体走到墓碑前依偎坐下。

    这大概是快二十年中,第一次跟他这么近距离接触了,可惜,她碰到的是冷冰冰的墓碑,而不是温暖宽阔的胸膛。

    叶茗指尖发白,一点点摸着墓碑的照片,眼眸溢出泪:“当年啊,我父亲突然出事,给我打击不小后来是你,让我走出了失去至亲的阴影,却又是你的母亲给了我致命一击。”

    “亚东,我爱你,这辈子从未变过。”

    “女儿说你找了我一生,这次换我来找你了。”

    她声音,听不出一丝绝望,眼中含泪,带着笑。

    解脱

    对于被病魔苦苦折磨得她而言,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叶茗早就厌世了,她自从查出癌症复发后,就得过且过般度日,一天又一天在煎熬着,当初倘若不是为了将叶宓抚养长大,她一个人早就不知躲在什么角落头结束了自己生命。

    如今,她的声声已经有了一个好归宿,叶宓也不用她在操心了。

    叶茗想,她可以安心走了。

    天空更暗下几分,墓园的风突然停下变得寂静无声,她最后在看一眼墓碑的照片,想将他的模样深深刻在心里。

    叶茗收回视线,低头从衣服袋子里拿出拇指长短的刀片,打量了片刻,她苍白的唇扬起了一抹笑,缓缓送入自己口中

    轰隆一声巨响,天空开始连绵不断的下暴雨,天色暗得看不见外面,窗帘也让冷风刮得乱飞,在安静的卧室里

    霍修默搂着江雁声从meng中睡醒,他皱起眉头,看向窗户打开,于是动作很轻起身,没有惊醒还在睡的女人,光着脚下床,去将冷风不断灌入的窗户紧关。

    在此同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卧室里格外刺耳。

    霍修默想阻止已经来来不及了,江雁声突然被惊醒过来,直直坐起身,眼眸睁着,还带着许些朦胧之色,她左右望着,很是茫然。

    “没事,手机响了。”

    霍修默大步走过去,将搁在床头柜的手机拿起,一手搂过她,低柔哄着。

    江雁声刚睡醒,还有一丝困意又被他抱着,心身都在依赖,从被子伸出白皙的手,搂住男人的脖子。

    霍修默抱着她,接听来电。

    “什么事?”他嗓音冷沉,显然迁怒来电者将江雁声吵醒。

    窗外雷声响个不停,他嗓音又怒,江雁声拧了眉心,小声说:“你比外面雷还凶呢”

    她说完,抬眸去看霍修默。

    却发现他下颚瞬间紧绷了起来,一丝不对劲的气氛在蔓延开。

    江雁声没听见电话内容,她问:“怎么了啊?”

    霍修默挂掉电话,从他冷峻的神色来看,显然是有事,深眸翻滚着什么情绪格外让人看得复杂。

    江雁声不知为何,心里升起了一丝不祥预感。

    霍修默握着手机,忽然收紧,力道用的很大,他与其在沉默,不如说是在酝酿着怎么开这个口。

    次,江亚东去世时,也是他接到通知的电话。

    这次,又是。

    霍修默怕看到她眼睛里有恨,喉咙下滚动,过了许久,才哑着声,低低开口:“我们现在起床回郊外别墅。”

    江雁声心脏猛地一停,不安的情绪迅速牵动着她的情绪,伸手慌忙抓住男人手臂,声音轻颤:“怎么了?”

    为什么要在雷雨天,半夜记着回郊外啊?

    她想到了某种可能性,害怕道:“是不是我母亲病了?”

    霍修默用很隐晦难懂的眼神盯着她,似不忍心告诉真相,几番薄唇微动,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江雁声牵强的笑了笑,很僵硬:“没事的,我有心理准备妈妈已经是晚期了,在治疗时肯定会出现危机,只,只要”挺得过来就好。

    霍修默修长大手握住她肩头,努力去平复她情绪,嗓音刻意低缓下来:“声声,你听我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