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16章 自尽(3)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你母亲一心求死,已经救不活了。”

    霍修默的话,灌入耳中疼得要命,半天都叫人回不过神来,江雁声只觉得自己眼睛很干,下意识的去揉揉。

    “哦。”

    她的脑海中此刻是一片茫然的空白,撇开肩头上男人的大手,掀开被子下床找鞋子,身上还穿着一条吊带睡裙,明明窗户都关上了,莫名的觉得很冷。

    是那种从心底滋生出来的寒凉,让江雁声有些恍惚。

    刚才都说什么来着?

    “声声!”

    霍修默见她身子晃了一下,及时上前,扶住了她,深眸带着关切的浓烈情绪。

    江雁声抬头,对上他:“你刚才说什么?”

    霍修默薄唇动了动,却不忍重复将这样残忍的事实陈述给她,伸出手臂猛地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嗓音暗哑道:“你还有我,还有我。”

    江雁声眼眸颤了下,混沌的意识开始变得清晰,她问着,声音隐藏着一片狼狈的柔弱:“为什么会救不活?为什么”

    今晚之前,她的母亲还好好的,医生都说了只要在挺过两次治疗,接下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起码能多活五年。

    五年!

    江雁声想能多一日都算好啊。

    她声音发哑发干,问着霍修默:“她怎么会死?”

    “岳母是在岳父墓碑前吞刀片自尽,她想必是想走了。”

    “死在我爸面前?”江雁声整个心仿佛瞬间就跌入深渊,她可悲自嘲的冷笑,眼底蓄起了泪水:“当初不让她去墓园见我爸,就是怕她见了最后一面没了活下去的念头看来,她是真不想活了。”

    叶茗的尸体,是被保镖发现。

    她一动不动的靠在墓碑前,闭上双眼,微笑着,面色却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

    终究,还是死于忧郁。

    别墅的灯火通明,所有保镖浑身湿漉漉站在楼下客厅,医生和护士上上下下的跑,其实早就救不回了,送回来时已经断气。

    在楼上的主卧,没有人敢去挪动叶茗的尸体。

    她还是穿着出门时的衣服,平静又安详般躺在床上,而叶宓,正拿着毛巾,一点点的给她擦拭滴水的头发,指尖从一开始就在颤抖,她完全不敢想象母亲已经走了的事实,恍惚着神,眼眸愣愣看着母亲,视线从惨白的脸上,移到了喉咙处。

    她哽咽,带着哭腔:“妈,你疼不疼?”

    喉咙含着一块刀片,是不是疼死了?

    可惜,不管叶宓怎么问,都听不到想听的声音了。

    她内心深处在无比的自责,昨晚不该跟母亲吵架,在一遍遍回想着说话的每个细节,是不是自己哪里伤了母亲的心。

    叶宓感到很痛苦,慢慢放下毛巾,捂住了自己的脸,痛哭声再也控制不住爆发出来。

    她没母亲了。

    一阵凄凉的哭声从房间里传出来,江雁声上楼的那瞬间,脚步微顿,她站在走廊上,头顶灯光照映着自己却感到身子发凉,小脸冷冷的,盯着半掩的房门看。

    霍修默搂着她肩头,甚至都不敢用力,怕她太脆弱了。

    江雁声立在原地,叶宓的哭声仿佛硫酸泼在了她的心尖上,很疼,突然间,不想进去了。

    她改变主意,朝楼下书房走。

    霍修默紧跟在身后,到了门口,江雁声停下,垂着眼眸看地上的影子,苍白的唇说道:“我想冷静一下,你帮我处理母亲身后事,好吗?”

    “我陪你。”

    霍修默怕她一时钻牛角尖,走进想不开。

    江雁声白皙的手握着门把,看似没有用力,却不知已经耗费了她全部力气了,连说话也是:“我现在谁也不想理。”

    霍修默一顿,看着她走进书房,门也从眼前关上,此刻的灯光很亮,将他高大的影子拉长

    昨晚是他将她,半哄半强势着留宿在都景苑一夜,就这一夜,却给了叶茗时间,到江亚东的坟墓前自尽。

    霍修默一路上想,倘若江雁声想要迁怒在他身上,似乎,是无从为自己辩解。

    紧闭的门,久久不开。

    霍修默站了快半个小时,才迈步离开。

    没了唯一的脚步声响,不管门里门外,都十分安静,书房内,江雁声坐在母亲平日里看书的地方,头很痛,她在来的路上就在隐忍着,指尖死死摁着太阳穴处,刮伤了肌肤,也缓解不过来。

    她一直在努力克制,却还是红了眼。

    江雁声心底所有委屈的感受都混淆在一起,她苦痛不已,红唇喃喃自语:“在你心里,爱情至上对吗?”

    “你明知道我渴望你给予的母爱,即便是一分也好,你却连治都不愿意治自己的病,多留我身边五年,就五年,为什么连五年都不给我?”

    “我爸死了,他死了你也要跟着死”

    江雁声感到很可悲,父母的爱,她解读不懂,两人一生不能相守,死在一起有用什么意思呢?

    她眼睛逐渐变得更红一片,低低的冷笑:“你不要我,连叶宓也不要,呵,你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从来都不是。”

    两个女儿加起来,也敌不过她心中的爱情。

    江雁声不知怎么,就是哭不出来。

    她眼睛很干涩,想痛苦一顿缓解压力,却只感到可笑可悲,看着书房内的一切,这些日子陪伴母亲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幸福果然不能来的太突然,不然失去的太快了。

    她找了母亲那么久,找到又马上失去,连唯一的念想也没了。

    从今往后,她江雁声,没爸没妈,真成了一个孤儿。

    暗色阴沉的天,终于亮了。

    一夜就这样度过,所有人都彻夜不能眠,叶茗的尸体还在楼上,已经被人换了干净的衣裙,头发精致梳理过,她走的太意外,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又或者,留下了也于事无补,更惹得人伤心。

    霍修默从楼梯走下来,高大挺拔的身躯还穿着昨晚深黑色西装,过了一夜,带着凌乱的褶皱。

    他深眸里的血丝很重,心情也不怎么好。

    到了客厅,霍修默沉声问佣人:“太太还在书房?”

    佣人点头:“送了两次水,都不开门。”

    她们只能敲门,又不敢强行闯进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