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17章 你好残忍,!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这样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书房,谁去打扰都不开门,这让霍修默皱着眉头,修长的大手伸到裤袋摸出烟盒,站在走廊处重重抽了一会烟,才面无表情地捻灭烟蒂。

    他走到书房门,屈指,叩叩敲了几下。

    “江雁声!”

    霍修默嗓音藏着股沉戾的情绪,叫她:“开门。”

    倘若她一直没有声响,他会直接破门而入。而然,紧闭的书房却被从里打开了。

    一抹纤瘦无比的身影,隐在暗色处。

    她眼睛里,干得不见一丝水意,隐隐发红,看着男人:“什么事?”

    霍修默高挺鼻梁下的薄唇抿着,视线,先是在她全身上下都扫了一边,最后看她的面色苍白得厉害,英俊的脸庞神色就更沉了,伸出大手握住她手腕,肌肤冰凉:“手怎么冷成这样?你饿不饿?”

    江雁声手冷,别处肌肤却是烫的。

    她面白眼红,可能是有点低烧了,连说话,都很轻无力:“虚不受补,给我煮点米粥吧。”

    “好。”

    只要她愿意吃东西,霍修默的脸色便缓解许多,伸手抱了抱她,都不敢太用力。

    江雁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前,呼吸着属于男人独特的气息,胸口内才有了一丝暖意,不过,很快又将他推开了。

    她听见自己声音在说:“我想上楼看看。”

    “好。”

    霍修默将她松开,不过又道:“先吃点东西。”

    他怕,她到时都没力气哭。

    外面雷雨时停了,明媚的光线也从天际倾斜下来,终于天明了,在主卧里,窗户却掩的很严实,开着灯。

    江雁声走进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不开窗?”

    叶宓站在床沿守了一夜,整个人仿佛瞬间憔悴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出现在房间里的江雁声,也不说话。

    这时,不是推托责任的时候。

    对于一心求死的人,即便你整天看着,也看不了一辈子。

    叶宓只是后悔,嗓音哑的厉害:“早知道,我就不该答应你,将母亲带来宛城,留在鹭城她还能多活几年,而在这里有她太多不想回忆的东西了,一旦踏入了,就跟杀死她没有区别。”创世仙途

    江雁声冷淡看着眼前的女人,将所有愤怒都化成嘴上的力气,句句刺心,她表现的无动于衷,声音轻启:“没有我,她癌症复发,你能给她治到什么时候?”

    叶宓穷,却极为要自尊。

    被她当面一揭破,眼下泪水都快溢出来,活生生忍下,强调道:“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不会放弃她。”

    江雁声眼眸死寂无澜,看向躺在床上已经没了声息的母亲,她感到眼内一阵刺痛,唇间自嘲般的冷笑:“谁想放弃她?是她放弃了自己。”

    叶茗紧紧的闭着双眼,身体已经冰凉没有体温了,肌肤表层呈现出一种惨白的光泽,喉咙处有一道切痕,透着血肉的艳红。

    叶宓在旁,哽咽难忍道:“妈妈喉咙含着刀片,我让医生取了出来。”

    怕她到了地底下,喉咙会疼。

    “缝上了吗?”江雁声问。

    叶宓点头:“医生手法很温柔。”

    话落,卧室便安静一片,江雁声抿着唇没在说话,只是看着母亲。

    “葬礼的事”

    叶宓过了会,又问:“妈妈在鹭城生活了十几年,也有不少亲近的朋友,我想是不是该通知那些叔叔阿姨了。”

    “葬礼?”

    江雁声低低重复,转头看向她,语气幽幽:“她什么都不管就丢下一切走了,我们该以什么名义办?”

    叶宓语哽,褪去了脸上的血色,半天才出的了声:“难道就不给妈大办葬礼了吗?”

    江雁声眼眸过于平静,言道:“我会挑一块风水宝地,让她葬回鹭城,你想办,便在自己家设灵堂。”

    “江雁声!”

    叶宓急了,不能理解她:“你明知道”

    “母亲深爱着你父亲,在他坟墓前自尽为什么不把她和你父亲葬在一起?”阴阳传之都市捉鬼记

    面对叶宓的质问,江雁声只觉得可笑,当着叶茗遗体的面,冷声反问:“她想葬我父亲身边以什么身份?前妻?”

    说来不知多讽刺,一字一字清晰告诉叶宓:“我父亲江亚东的合法妻子是王瑗,墓碑里的另一个位置,留给的不是她。”

    “她是你母亲,你怎么能这样说。”叶宓大声质问:“别人不懂母亲的苦痛,你身为女儿难道不懂吗?江雁声,母亲这辈子爱惨了你父亲,到死,难道你都不如了她的愿,你还配不配做她女儿了?”

    江雁声眸底划过一阵讽刺,冷冷的:“难道,她就配做我的母亲?”

    叶宓一下子失声,愣了半响,才追问:“你什么意思?”

    江雁声的眼神如今是冷的,不似以前温暖,她被叶茗的死,伤透了心,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疼了。

    她看着叶茗的遗体,回叶宓的质问:“不知道她死时,有没有想过自己身后事呢?”

    “你在报复!”

    叶宓想要揭露她的恶行,一字一顿,咬字极重:“就因为妈活不下去自尽了,你就要报复她是不是?你好残忍,江雁声,你好残忍你连她死了,都不让她跟心爱的男人葬在一起。”

    江雁声随她怎么尖叫指责,到底是决心已定了,隔天,便吩咐下去,将叶茗的遗体冰封了起来。

    她很忙,虽说不办葬礼,却找了风水大师过来,亲自来处理这些大小事宜。

    有权有势就有话语权,尽管叶宓的想法与她不一样,却只能用充满幽怨的眼神看着她。

    整整三天。

    江雁声都是面无表情,她让斯越带着叶宓,将遗体送回鹭城,自己却没有去。

    当天,一个又是静静的在郊外别墅待了许久。

    她似乎找不到什么人说说心里话了,对越是亲近的人,就越不想谈母亲的事。

    宛城下午时分,又开始稀稀的下雨。

    江雁声不知不觉的在房间睡了三个小时,醒来时,窗外天色昏暗,整个房间都仿佛没有一丝人气,她只觉得额头剧烈般疼痛,指尖揉着太阳穴坐起身,一旁,搁在枕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