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24章 三天两头往别人家跑,去玩别人的孩子。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雁声,你这是在说笑吗?”

    裴潆被她这句话吓一跳,心乱了,手上动作就不受控制,不小心将手机的来电给摁断了。

    她美眸努力睁大,倒吸两口气。

    江雁声看她复杂的表情,轻轻笑道:“就这样说吧,你越害怕,他就越能拿捏住你,现在这样挂了电话,不是很好么?”

    裴潆一手握紧手机,愁苦了脸。

    真的好吗?

    她已经能预料到回家见到斯穆森时,他一张冷冰冰的脸色了。

    “雁声,你不小心挂了修默电话,会怎么做?”

    江雁声挑起眉尖,问了句:“等他来哄。”

    “”

    裴潆心累的。

    她还是不问了,琢磨着要不要给斯穆森主动打一个过去。

    以他大男子主义的脾性看,被女人挂电话是件丢面子的事,裴潆从不期待他会打第二个,不知为何,胸口有一丝闷闷的情绪。

    江雁声将她送到家,车子熄火,转头说道:“我就不送你进去了。”

    裴潆低着头,慢慢解开安全带,又推下车。

    动作很磨蹭,柔声说了句谢谢。

    江雁声看她这可怜样,指尖揉了揉眉骨,到底是好心教一招:“在他没生气前主动撒娇,腻在他怀里。”

    撒娇?

    裴潆会示弱,却没有跟斯穆森撒娇过几次。

    她没少被男人讽刺不知情趣,性格软,身子却像一条死鱼。

    江雁声驱车走了。

    裴潆站在原地了会,调整好情绪,提着包,优雅朝自己的别墅走去。

    一进家门。

    果不其然,就看到了端坐在客厅的冷漠男人。

    斯穆森在看报纸,已经换下了西装,穿着深灰色居家服,身姿修长,手里还夹着点燃的香烟,青白的烟雾上升散开来。

    她尖细的高跟鞋声,在大理石地板发出了动静,厨房的佣人出来,看到她,恭敬唤了声:“太太。”

    裴潆娇柔一笑,将手提包递给佣人。

    斯穆森听到声音了,却没有抬起头,依旧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冷峻的脸色是沉的。

    裴潆心里打了一个机灵,紧张了会,见佣人身影离开客厅,她又反复琢磨了下江雁声的话,最终,鼓起勇气走过去。

    “穆森?”

    她嗓音软软的,异常好听。

    斯穆森终于看过来了,沉沉的视线在她身上一扫,似乎在无声指责作为妻子,却天天晚归。

    裴潆最受不了他阴恻恻盯着自己,当下心就颤了颤,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快靠近时,她在斯穆森没有任何预料时,坐在了他大腿上。

    这举动,超过了她骨子里的矜持。

    裴潆是一个很优秀的初学者,她摸索出门路,学着江雁声所教的,去靠撒娇示弱熄灭男人的怒火,主动伸出细柔的手,把玩着他的领口,声音动听:“慢慢明天就要把孩子送走了。”

    她还知道,要借事转移注意力了。

    斯穆森果然,没有跟她提挂电话的事,皱起眉头道:“慕庭就快出来了,她还作什么妖?”

    裴潆咬唇,用温凉柔软的手指轻揉着他喉结,声音一再放低:“到时让慕庭去把孩子领回来吧。”

    她这样动手动脚的,惹得斯穆森没法专心跟她继续交谈,心思早就歪到了另一边去了,修长大手在她软软的屁股揉着,这触感,比她胸要好。

    裴潆脸微红,下意识挣扎:“别。”

    家里都是佣人,只要一走出来就可以看到她和她在客厅亲热。

    斯穆森看着她变扭的模样,薄唇斜勾,手上力道更坏,已经不是隔着层衣服就能满足了,他低首,削薄的唇咬着她耳朵说:“你往男人腿上坐的时候,就没想过会被做?”

    裴潆白白的耳朵被他要得微疼,手心抵着那强壮的胸膛,又怎么都死劲推不开,感觉自己丝袜被他长指撕开了一个口子,顿时怕极了,马上求饶:“我错了。”

    斯穆森冷笑,残忍告诉她:“完了。”

    这一个月来天天晚归,还不给他做饭吃,连碰几下都喊着累倦了,总是找借口去徐慢慢那,为了别人委屈自己丈夫,亏她还是一个妻子。

    他男人骨子里那点恶劣的细胞又活跃了,禁锢着女人纤细的腰肢,不允许她下来。

    “斯穆森”

    裴潆声音破音,这事情发展的完全不是她预料的那样,本来以为温柔小意一番,就和他和好了。

    谁想到,会来这种激烈的。

    裴潆挣脱不过,丝袜被褪到膝盖,柔质光滑的裙摆下,一双细白的美腿在躲着他。

    斯穆森用力一分。

    他修长大手伸到裤袋掏出了套,随着皮带解开声,气氛越发紧张起来。

    裴潆满脸绯红,又不敢发出叫声。

    她看着四周佣人的动静,又要应付着他,眼泪快溢出来,不顾什么了,声音柔弱道:“雁声说叫我跟你撒个娇就好了,她平时和霍修默就是这样我不是故意坐你腿上的。”

    斯穆森冷眸眯起,嗤笑了声。

    他有力的长指扣住她下巴,凑到薄唇咬,嗓音含着邪恶:“她犯错跟霍修默撒娇时,任由男人上,当然能躲过男人怒气。”

    裴潆被他下流的话惹得脸红耳赤,双拳不停捶打着他。

    然而,却抵不过他的力气。

    裴潆被斯穆森得逞了。

    在偌大豪华的客厅,偶尔,还有佣人在走动的脚步声,她死死咬着牙不敢发出一丝声音,让他在沙发上,尽兴。

    等事后。

    裴潆从他腿上下来时,自己细细的双腿都是软的。

    她美丽的脸红得快滴血,又臊又羞恼的整理好凌乱的裙子,不敢回头看慵懒靠在沙发上抽烟的男人。

    等自己稍微不怎么狼狈了,裴潆要跑上楼。

    身后,斯穆森低哑浓磁的嗓音,突然传来:“你真这么喜欢徐慢慢的儿子?”

    裴潆披头散发站定,脸上表情看不清,她静了许久,低低道:“嗯。”

    斯穆森抽了口烟,白色烟雾染着他眸子真实神色,线条抿紧的削薄嘴唇冷不了说:“我给你一个,省得你三天两头往别人家跑,去玩别人的孩子。”

    裴潆诧异回头,脑子里像被灌进了浆糊,一时没法思考,脱口而出:“不要!”

    斯穆森被她拒绝的,瞬间脸色黑沉下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