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49章 霍修默力道极大的巴掌,扇到了她脸上。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江雁声没等到李秘书,一个人打车回到都景苑。

    漆黑的夜色下,她慢慢走进熟悉的别墅,直径朝楼上走,大概是已经接受了霍修默看到霍老太太后,就会得知背后操作人是她的事实,她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江雁声上了楼,昏暗的环境里没有一丝声音传来。

    她感到了许些的疲倦感,摸索到了主卧门口,握着门把推进去,四周依旧是昏暗一片,空荡荡的只剩下自己。

    江雁声没有开灯,在黑暗中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捡起搁放在床脚的睡裙,随便朝身上一套。

    她又白皙又嫩的身子,还残留着霍修默前不久留下的痕迹。

    可是,却没有力气走到浴室洗干净。

    江雁声静静抱着被子,缩卷成了一团躺在床上,眼睫毛轻抬,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

    现在对于她而言。

    这个深夜,是最煎熬的了。

    被窝暖不进江雁声的身体,冰冷得仿佛是坠进了漆黑的深渊,她想往外爬,却始终没有人来拉她一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雁声冷得想要尖叫。

    她猛地从被窝坐起,呼吸微微急促,伸手要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来,指尖还没触碰到,突然紧闭的主卧却猝不及防被人从外面

    猛地一踹开。

    江雁声还没来得及去看睡,就被强大的力气给拽下了床,手腕被拉扯的吃疼,刚抬头,便对上了霍修默隐忍到极怒的眸子。

    “你做的?”

    他的大手禁锢着她,长指渐渐绷紧,内敛稳沉的姿态消失殆尽,愤怒的逼问着她:“幕后主使是你?”

    江雁声发怔似的看着沉怒中的男人,她动了动红唇,无从为自己辩解。

    窗户外折射进来的灯光落在霍修默的英俊脸孔上,随着窗帘的浮动,投下的阴影将他五官削的越发凌厉。

    过了十几秒钟,江雁声认命的闭了闭眼,承认下:“是我吩咐斯越做的。”

    霍修默眸色重重缩了起来,他进这个门时,还在拼命压制的怒火瞬间爆发了出来,盯着她的眼神,危险得致命。

    “啪!”

    骤然间,一声力道极大又响亮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江雁声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膝盖被冰冷的地板磕碰得生疼,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死寂了。

    火辣辣的疼痛在左脸颊上,让江雁声不敢伸手去触碰,她懵了好几秒,漆黑眼眸睁大看着眼前这个怒气爆发到前所未有的男人。

    这辈子,江雁声都不敢相信霍修默会有动手打她的一天。

    她指尖带着抖,碰了碰自己麻木的耳朵。

    “我”

    她左耳内一阵耳鸣

    江雁声话没说出来,霍修默就已经大步迈向前,嗓音紧绷吓人,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大手掐住她的脖子。

    他吼她,英俊的脸庞上尽是狰狞可怖的表情:“你竟然敢下狠手杀人!江雁声是不是我太宠你了,惯得你无法无天。”

    江雁声喉咙就像被扼住了呼吸,她心脏在发疼,泪水一下子就从发红的眼眶砸掉出来,滴落到了他的手背上。

    霍修默额头上爆出的青筋,她哭,这次却再也浇灭不了他胸腔内的怒火。

    这一次。

    江雁声在一次又一次触碰他底线时,终于踩到了雷点。

    霍修默眸底尽是隐痛的暗色,掐着她脖子的力道越发加重,而江雁声却没有挣扎,她根本不敌他的力气,哭泣的眼眸渐渐只剩下空洞。

    就在她认为,自己下一秒就要被霍修默活活掐死了。

    脖子上的力道突然消失,而她也被扔到了地上,身子的骨头磕碰疼了,呼吸一凝滞,她低低咳了好几声,声音沙哑难辨:“我我杀了谁?”

    霍修默居高临下站在她的面前,薄唇吐出的字眼冰冷到了极致:“你还跟我装?”

    “我没有。”

    江雁声伸手想去扯他,而这个男人如今却裤脚都不愿意让她碰到。

    霍修默呼吸粗重而压抑,一字一字提醒她:“斯越已经招供,是你让他将老太太从医院劫走,是你亲手杀了她。”

    “我”

    江雁声想说自己没有杀霍老太太。

    怎么可能会杀了霍修默至亲的人

    可话到嘴边,又卡住了音,她脑海中又突然记起了自己昏睡在车内的事,顷刻间,江雁声脸色变得惨白,连自己都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做过。

    “无话可说?”

    霍修默此刻看她的眼神很陌生,带着很重的阴鸷:“江雁声,你怎么敢,怎么敢”

    他修长大手又将她纤细手腕攥着,重新拽到了跟前,死死盯着她慌乱无神的小脸,沉怒逼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雁声眼睛被泪水染湿,脸疼,耳朵疼,心脏更疼。

    她心中的委屈无法自制,带着哭腔摇头:“霍修默,我不知道,我没有。”

    江雁声不愿承认,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她怎么会把霍老太太杀死。

    霍修默却摆出了一件件证据,他怒不可遏的揭穿她此刻的无辜:“斯越指认你,你在别墅安排的所有医生护士,包括佣人都指认你将老太太抓去,言语上不止一次威胁要她命。”

    “我那都是吓她的。”

    江雁声害怕看到男人布满了阴霾的眼神,她想避开,却被他长指捏住了下巴,硬生生对视。

    “我没有!”

    她倔着骨头,哽咽出声。

    霍修默的眼神令人发憷,嗓音更是生寒:“你今天一整天去了哪里?”

    “江雁声,说话!”

    他怒吼着,江雁声浑身一颤。

    过了许久,她近乎崩溃的哭道:“我这几天很累很累我经常会昏睡,就像以前,我分裂时一样,今天我下午睡了很久很久,霍修默是我劫走你奶奶,我只是不想让你被她威胁,我没有杀她。”

    分裂这两个字,惹的霍修默怒气更深一层。

    房间内,长时间的死静一片。

    只有江雁声不停解释的声音,以及,霍修默阴鸷的眼神。

    他变得很冷漠很陌生,推开了眼前痛哭的女人,不顾她的苦痛,再也不想见到她,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主卧。

    江雁声一个人被关在里面,情绪完全失控,她跌在地上起不来,眼眸失神盯着紧闭的门,这一切,已经出乎了她原本的预料。

    她是那么的想抓住霍修默,却还是让他离开了自己。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