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50章 你耳朵受伤了?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这一夜。

    江雁声被关在主卧里出不去,霍修默同时吩咐下去,不准任何人将她放出来,更不让任何人靠近她,跟她说话。

    外面的窗外天色渐渐地亮了,微弱的光线投入进来,洒在了缩坐在床脚处的女人单薄身上,秀发四散凌乱披着,将她小脸衬得没有血色。

    左脸上,被扇了一巴掌的红肿还没褪。

    江雁声眼眸轻颤,开始有动静了。

    她花了一夜的功夫仔细来回的想,是她让斯越从医院劫走了霍老太太,可到了最后,是黎昕带走了人。

    为什么

    霍老太太的死,都推到了她头上。

    江雁声更想不通斯越为什么会突然指认她。

    这件事上,最关键人物就是黎昕了,江雁声想到,当务之急应该找出黎昕,让她出面把这一切解释清楚。

    她自己从未动过杀死霍老太太的心思。

    可是又在害怕,另一个自己去吩咐了斯越去办的事,倘若真是这样,江雁声脸色渐渐越发白下,那她这个黑锅就背大了。

    她额头开始发疼,一阵阵的。

    抬起双手捂着自己脑袋,红唇不停的问:“到底是不是你干的?你到底有没有趁着我睡觉时,把人给杀了。”

    江雁声得不到答案,被折磨得很痛苦。

    她累了。

    身子的负重疲倦感很强烈影响着她,几乎,让她无法去独立思考,身子靠在床沿,眼皮越来越重。

    在眼前被一片昏暗占据时,她隐约看见了微弱的光芒,可来不及细看,便彻底晕眩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

    江雁声是被输营养液的针头扎醒的,手腕上细脉很不明显,护士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扎到,见她转醒过来,友善的微笑:“你醒了,放下没事,你只是一天没有进食,也没喝水,身体受不了,我给你输营养液,躺会儿就会好起来。”

    江雁声的头很晕,看着眼前年轻的护士,只觉得她很温柔,声音也很好听,可是她却听得不真切。

    恍惚了好一会,她吃力抬起自己的手,指了指左耳朵:“这,听不太清。”

    护士关心道:“怎么了?”

    江雁声摇摇头,她也不知道。

    她的听觉,一下子就降低了很多,白皙的手试图捂住自己另一只耳朵,发现听力更差了。

    护士明白过来什么:“你耳朵受伤了?”

    江雁声呆滞了好几秒,心尖好似蒙上了沉沉的雾霭,她闭了闭红透的眼睛,努力去平息着胸口上涌入的情绪,过了半响,依旧是怔了怔道:“我的左耳,好像失灵了。”

    护士:“我马上叫医生。”

    半个小时后。

    医生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最终摇摇头。

    江雁声的情绪异常平静,听到医生确诊后,只是闭上眼,不愿意在睁开,她左耳朵听不见任何声音,好似仿佛少了什么一般。

    旁人不敢打扰,便退了出去。

    房间又恢复了空荡荡的,只有江雁声单薄的身子躺在床上,她无法跟外界联系,也无法走出这扇门,甚至,再也见不到霍修默的身影。

    江雁声一想到这些,喉咙就感到很哽咽。

    她似乎很委屈,这一切又都是她自作自受。

    如今彻底被禁锢在了这个空间里,心底的苦痛无人能倾诉。她想见霍修默一面,急迫的想见。

    昨晚是她慌了神,才会哑口无言。

    江雁声极力的想挽救两人僵硬的关系,她动了动手指,将手腕上的钟头拔掉,吃力的起身下床,走到门口。

    她伸手握着门把,微微使力,却打不开。

    门口从外面被锁了,就算她在里面怎么崩溃,也开不了这扇冷冰冰的门。

    江雁声心底坚守的最后理智和冷静快崩塌,可无论她怎么敲门,都没有人上楼来里她。

    到了最后,江雁声也累了。

    她身子靠在门板上,眼眸半合着,一直盯着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这是她婚姻的象征,是她嫁给霍修默的象征。

    江雁声一直看着,直到了眼角发酸。

    她不知道医生将她左耳失灵的事告诉霍修默后,这个男人会是什么表情。

    会来见她一面吗?

    江雁声想见他。

    即便被他打的这巴掌,几乎是打碎了她的心。

    只要一想起来,心脏就跟扎了一根刺般,微微碰下便很疼很疼。

    江雁声满腹委屈涌上喉咙,闭着眼忍住落泪的冲动。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暗下。

    佣人端了些饭菜和水上来,她放在床头柜上,虽然不知男女主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却又见惯了两人吵架冷战时的画面。

    江雁声几个小时都没喝水了,声音细哑的厉害:“李秘书,我要见他”

    见霍修默,是不切实际了。

    江雁声想,他此刻深陷霍老太太死讯上,看到她一次,就怒一次,现在提出见他,只会碰上冷脸。

    佣人为难道:“先生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准见你。”

    整栋别墅的佣人只会听命于霍修默,每次吵架都是,江雁声已经认命了,她闭了闭眼说:“我想打一通电话,给我手机。”

    佣人没有马上去拿。

    江雁声又说了:“霍修默只说不让任何人见我,不让我出去,没有说不让我打电话吧?”

    佣人想了想,似乎是这样。

    “我只要十分钟,我不会逃走。”江雁声这时候哪儿都去不了,她深知待在霍修默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霍老太太身死一爆出来,恐怕她就成了霍家上上下下的罪人。

    有的是人,想杀了她。

    江雁声成功从佣人手上骗到了手机,她给南浔打了电话,秉着呼吸,盯着手机。

    直到嘟的一声被接通,江雁声的情绪有些崩,强忍着:“南浔救我。”

    电话那边似乎安静的异常。

    当她都要以为南浔不会回声时,江雁声却听见她说:“声声,我该怎么办,周宗儒快活不久了,我和孩子怎么办”

    江雁声全身的血液瞬间一凉,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电话那边传来南浔崩溃的哭声,压抑到了极致,不停的问。

    江雁声颤抖着嗓音问:“到底怎么了?”

    “癌症,晚期。”南浔说出这四个字,浑身仿佛没了力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