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51章 杀人犯!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江雁声的眼中浮现出几许凄迷之色,她笑的讽刺,手指根根握紧着手机,胸口内被南浔的话狠狠的一击。

    有的人,总是这样被命运戏弄。

    她是戏中人,南浔也是。

    为什么会这样呢?

    江雁声很多时候都想不通,她的痛苦,到底是别人给的,还是自己耗尽心血酿造的?

    她一次又一次去害怕退缩时会感到很痛苦,当意图想反抗,命运又会给她重重致命的一击,就更加痛苦。

    就好比这次,她主动打破局面,是为了不想将来霍修默的敌人,再次攻击她来换取什么利益。

    更不想看到,霍修默这样尊贵高傲的男人为了她,一次次忍让。

    江雁声想,她反抗也是错。

    说到底,她更想做一个芸芸众**眼的女人,能拥有个普通温暖的家庭,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跟最爱的丈夫一起老去。

    这些,对于她而言成了奢侈。

    对南浔更是。

    电话那头,安静了许久,传来干涩而沙哑声音:“声声,公司我开不下去了。”

    “医生说他只有几个月了,我想每秒钟都陪他。”

    江雁声差点儿泪奔,她强忍着,尽量让自己声音听上去正常些:“那关了吧。”

    一句关了,说的太轻易。

    可却是南浔和她两人这几年付出了青春和努力换来的心血,才有了披星戴月的一天。

    而这些,在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都不值一提。

    南浔无声落泪,素净的小脸苍白得憔悴不堪,她绝望地哭出声:“声声,他比我大十二岁,我一直都做好心理准备,将来老了,他会比我早走十年,可我和他应该还有二三十年相伴啊,他怎么现在就要抛下我和孩子,我给他怀了一个儿子,他有儿子了。”

    江雁声纤长的眼睫被泪意染湿,声音低哽:“南浔。”

    “声声,我想见你。”

    “对不起。”江雁声得知南浔的事,再也无法将自己的事说出来,让她分神担忧,只能不停道歉:“我,我现在没办法见你。”

    南浔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大概又想到了电话接通时,江雁声那句救我,她慌张道:“你除了什么事?”

    江雁声尽量让语气轻快些:“没事,霍家那位去世了,霍修默跟我有一些矛盾,很快,很快就会解决。”

    “怎么就走了!”南浔有些意外。

    在她眼里,霍家那位一把年纪还作妖不断的,起码会长命百岁,熬死一个又一个。

    江雁声红唇轻颤,说不出口。

    她不确定是不是真被另一个自己杀害了,斯越的指认,她的哑口无言,好似已经让这一切都判了下来。

    南浔擦干泪说:“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我来看看你。”

    “我能应付。”江雁声身子无力靠着门板,手心在发热,大概是通话太久了,她说:“南浔,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会联系不上,很抱歉,这种时候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

    “声声。”南浔又想落泪了。

    “南浔,你要记住你不仅是周宗儒的妻子,还是他孩子的母亲,你要挺过去”

    江雁声怕她伤心过度,会伤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唇齿间喃喃的重复叮嘱着。

    南浔低声哽咽:“我知道。”

    她一定会为周宗儒,健健康康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

    江雁声握着手机,门外佣人在敲门,她朝后看了一眼,继而轻声道:“挂了,我有机会就来找你。”

    “好!”南浔说:“声声,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能帮一定帮你。”

    江雁声将电话挂断,空荡荡的胸口总算有了一丝暖意,她将手机还给了佣人。

    “太太,没有下次了,您可千万别告诉霍总,我给你手机。”

    佣人担心被辞退,不放心叮嘱。

    江雁声自嘲轻笑:“我能不能见到他还不一定。”

    她猜测的很准,接下来近一个月都没有在见到霍修默了。

    整个都景苑白天只有佣人和她,晚上也是,江雁声一个人在主卧里待了整整天。

    她瘦了一圈,快不见人影了。

    即使是出不了这扇门,每天被关在二楼里,江雁声也会在清晨,太阳升起的第一时间,只穿着单薄的白色长裙静静站在落地窗前,她眼眸看着外面,又像是在看从玻璃倒映出的身影。

    很白很瘦

    江雁声动了动手臂,玻璃的影子也跟着动,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一个人,就这样对着倒影玩。

    她的生活,完全被霍修默封闭了。

    连佣人也不敢多说一句话,除了每天上楼送饭送水外,连眼神都在闪躲。

    很快,江雁声就知道了是为什么了。

    她在这些普通正常的人眼里,已经沦为了一个从头彻尾的杀人犯。

    江雁声太久没有见到阳光了,她觉得自己虽然看起来美丽,却又无比的脆弱,就好似常年生活中阴影里一般,明明,才刚在黑暗里不久。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被消磨意志力下去,否则,早晚会废。

    江雁声想出门。

    她在佣人端上来早饭时,提出了想去外面草坪上走走。

    佣人一脸为难:“这。”

    江雁声端起碗,用勺子舀动着米粥,垂着眼眸,漫不经心道:“我见不到太阳,每天为了晒太阳一早就得站在玻璃窗前,你们连阳台都锁了,何必这样呢。”

    许是怕她逃走的缘故,连阳台都给封了,这让江雁声觉得可笑。

    可笑着笑着,便一阵酸涩涌入喉咙。

    她指尖用勺子继续搅拌着米粥,没了胃口。

    佣人其实也发现她这一段时间里暴瘦得都能见骨了,小脸巴掌大都怕没有,下巴尖尖俏俏的,看起来很可怜。

    她也怕再这样关下去,把人关出病来了。

    如今江雁声一提,甚至是说:“我就在草坪上坐坐,你们看着我就是了,我不会让你们为难。”

    佣人想了想,让步道:“太太,你把早饭吃了,我去布置一下。”

    江雁声红唇弯弯,低声说了句:“谢谢。”

    “你好好用餐,我先退下了。”佣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安静退出房间。

    本书来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