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53章 你一离开宛城,霍总就会公布你的死讯。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江雁声独自静静坐在漆黑的主卧里,在漫长的等待,她始终盯着那扇紧闭的门,仔细听着,有没有脚步声响起。

    奈何她左耳什么都听不见,即便开始习惯了,可是用到时,还是会觉得很麻烦。

    江雁声坐累了,缓缓朝身后躺下。

    她在偌大的床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却没有睡。

    满脑子,都是浮现着霍修默带着沉戾质问她的画面……这让她先前做了好几天的噩meng,meng里,她死了。

    可现实生活中,一睁开眼就要面对残酷的事实。

    江雁声即想见他,又害怕他对自己冷漠。

    两人之间,所有的温柔情意都不在了,随着霍老太太的死,有了无法跨越的隔阂,江雁声隐约是知道的,霍修默此刻恨她,已经恨到了最后一面都不愿意再相见。

    她眼眶红了又红,很快便是有些湿润了。

    江雁声不愿意掉泪,将自己小脸死死埋在枕头里,这张床上,被子床单被换了一次又一次,男人留下的气息早就闻不见了。

    只剩下她一个人的。

    突然间觉得很没意思,这样活着又为了什么?

    江雁声头抬起,苍白的小脸上有一丝恍神,可她即便想自杀,在这间房间里也找不出能让她解脱的东西。

    佣人收走了主卧里的一切能伤害到身体的东西,门窗都是锁死的。

    江雁声堪堪狼狈低下头,眸中闪烁着晶莹,过了片刻,她起身去浴室,单薄的身子站在浴缸前,盯了许久。

    然后伸出手,去拧开水龙头。

    哗啦啦的水,很快就注满了整个浴缸,冰凉刺骨,江雁声用手指探了探,身子趴在浴缸沿玩了一会儿水,渐渐地,便躺了进去。

    她闭上眼,像失了力气般朝水底沉。

    任由冰冷的水覆盖过自己苍白的小脸,都说人死了会有魂魄,江雁声却不想有。

    她到底是不甘,不愿看见霍修默从今往后娶妻生子……

    江雁声意难平想到这儿,突然觉得呼吸很困难,被呛到了,喉咙都一阵刺疼,她开始在浴缸水底里挣扎着,水花被溅出来了许多。

    就快了……

    当江雁声就快被黑暗完全侵袭前的一秒,她却反悔了,突然从水中直直坐了起来,秀发上尽是湿滴滴的水,紧贴着身子,小脸发白,双手捂着胸口在呛水。

    她眼睛憋得很红,一个人坐在浴缸里抱着自己,终于哭出声。

    在被关的这些时间里,江雁声的意志力被琢磨得所剩无几,她崩溃了,哭得全身都在颤抖,声音也从浴室传了出来。

    夜深人静下,歇在一楼的佣人们都听得见。

    这个细细又压抑的哭声维持了一整晚,却始终不见霍修默身影。

    ……

    从那夜起。

    江雁声就病了。

    她体温有些偏高,喉咙不舒服,就连喝水都痛,佣人将退烧药递上来,可是一闻到那个药味,便忍不住吐得头晕。

    吃不下药,低烧又退不下。

    佣人急的,只能守在江雁声床边,问她:“太太,你到底想怎样?”

    江雁声疲倦睁开眼,唇瓣没什么血色。

    她躺在被子里,被闷了一身汗,明明热的不行,掀开被子又冷得发抖,嗓音细哑着:“我累了,你退下吧。”

    佣人苦劝着也没用。

    最终没办法了,只能打电话给李秘书。

    当天下午,李秘书百忙之中就抽空过来了,这次他走进主卧,看到躺在床上缩卷着身子很脆弱的女人,有一丝于心不忍,主动倒了杯热开水给她:“太太。”

    江雁声不接,对谁都没反应。

    李秘书只好放下,说道:“太太,你感冒不治疗……这样只会惹怒霍总。”

    江雁声闭上眼。

    过了会,她虚弱的声音传来:“他会在乎吗?”

    李秘书语哽几秒,刚要说话,又被江雁声打断,自顾自的轻笑自嘲:“他奶奶死了,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我了,怎么会在乎我的生死。”

    “太太,霍总要不在乎你生死,就不会还护着你了。”

    虽然护着,却又无法跨越那一道隔阂,霍老太太的死,让霍修默再也无法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爱着这个女人。

    李秘书自私的想……

    早送走江雁声,霍总就能早点摆脱这一切,他狠下心,做了次坏人:“太太,你就算一直病着,该被送走,还是会被送走。霍总已经命我联系了国外一所封闭式精神病医院,我们会把你送到那里去治疗,等过几年霍家风波过去了。你的病也好了,霍总会安排一个新的普通身份给你,往后……”

    李秘书看着江雁声憔悴的脸色越发苍白下,顿了好几秒,还是将话说完:“你的人生,霍总就不会再管了。”

    江雁声脸色煞白,漆黑的眼眸中流淌着什么致命脆弱的情绪,她愣怔看着李秘书,去消化他所说的一个字一个字。

    李秘书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低声说:“太太,你还是吃药吧,你的身体,自己不疼惜,是盼不来男人来疼。”

    江雁声喉咙一阵细细的疼,她吃力抿了下唇,泪水从眼角滑落下。

    “至于你的耳朵,到时在国外……霍总也会请人给你治疗。”李秘书说完了这些,便要出去。

    江雁声吃力坐起身,虚弱的声音传来:“他不要我,不离婚就送我走?”

    李秘书站定,没转过身。

    他回答:“太太,到时你一离开宛城,霍总就会公布你的死讯。”

    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这是两人情意深浓时,霍修默应下的承若。

    江雁声如今听了却觉得刺耳极了,她低着头,落下的泪水被发丝掩住,强忍着心酸痛楚,出声说:“我还是那句话,想要我走,让霍修默自己来跟我说,否则!”

    江雁声双眼通红,透着血丝,盯紧李秘书的背影,字字吃力又清晰陈述:“我死也要死在他地盘上,这辈子都是他的女人。”

    李秘书僵硬了好一会,沉默退出去。

    江雁声的决心很坚定,她想要见霍修默最后一面,即便被他恨透了,也要见最后一面。

    不然,这辈子她就没机会再见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