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56章 杀了我,你的痛苦就结束了。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刚才李秘书的通话,显然是被霍修城听见,当下,这样一问,李秘书倒是也沉得住气,不动声色道:“黎昕到现在还生死不明,二少不担心她安危,倒是对我家太太很上心,霍总知道了,一定谢谢你这份心意。”

    霍修城薄唇冷嗤了声,眼底似有深寒的温度溢出:“不过是一个睡了段时间的女人,没了利用价值,又算的了什么?”

    李秘书想。

    倘若黎昕要是听到这句话,似铁般冷硬的心都得碎了。

    霍修城从裤袋里掏出根烟,没有点燃,只是长指间把玩着,缓步朝办公室方向走去,嗓音带着极重的讽刺飘过:“你们霍总,这辈子就栽在了女色上。”

    李秘书忍无可忍了,转身叫住了离开的男人:“二少,男人之间的战争,你却几次三番拿女人来开刷,不会太无耻了。”

    霍修城眼底的疏冷一寸寸沉下,视线死死直视着敢怒敢言的李秘书,薄唇间溢出阴寒的冷笑:“无耻?呵,他霍修默当年对我做的那些事,我现在不过是原封不动还回去,你回去问问他,眼睁睁失去最爱女人的滋味,好受吗?”

    ……

    李秘书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看到端坐在办公桌前的霍总,这一段时间以来,霍修默周身的气息都是阴沉的,无人敢轻易靠近。

    他走上前,低声道:“霍总。”

    霍修默眼皮都没有掀起一下,翻阅着手中的文件。

    自从霍老太太出事后,霍修默就没日没夜的工作,将重心都放在了霍氏上,一天到晚只有夜深人静时会闭上双目几个小时。

    李秘书见霍修默眉目深深皱着尽是疲惫,暗暗叹了口气,将都景苑那位的情况,如实汇报。

    霍修默神色冷漠,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

    李秘书想了想,苦心劝道:“霍总,你不去见上一面,江小姐她……肯定不会死心。”

    “退下。”霍修默沉声开腔。

    他的态度显然,不想在听到江雁声任何事。

    李秘书该说的,也都说了。

    他只好闭嘴,沉默退出办公室。

    门一关,霍修默眼底暗沉的厉害,文件上半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重重合上,大手捏紧了拳头。

    ……

    都景苑。

    江雁声一直维持着贴靠在玻璃窗而坐的姿势没变,她垂下眸子,谁也不知道她满脑子在想些什么。

    佣人端上来的饭菜都凉了,一动不动摆在旁边。

    她大概是这样太久了,一整天都没进食,胃有些不舒服起来。

    江雁声拧了下眉心,伸手捂住自己肚子,细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唇,很难受。

    她抬眸,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饭菜上。

    虽然已经冷了,却对江雁声来说,就是缓解她胃痛最快见效的办法。

    她看了看,将饭拿了过来。

    佣人知道她胃不太好,吃什么都容易吐,所以平时吃的饭菜都是清淡的,江雁声小口尝了尝鸡蛋羹,有些凉,味道却不错。

    她莫名的不喜欢吃海鲜,很讨厌那种淡淡的腥味,就算味道已经淡到闻不见了,却还是不喜欢。

    江雁声想,大概是耳朵有一只听不见,她的嗅觉和听觉,变得异常的好,将虾仁从菜里挑出来后,只吃一些青菜。

    她正吃着,也没开灯。

    突然前面紧闭的主卧门被推开,传来了脚步声……

    江雁声以为是佣人又送吃的来了,刚咽下一口冷掉的米饭,抬起头来时,猝不及防看到了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又透着几许陌生。

    应该太久没见了,都觉得陌生,又觉得哪里都熟悉。

    江雁声愣了,她天天期盼着他来。

    可霍修默真来了,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两人,一个是坐在落地窗前,一个居高临下站在门口处,视线在半空中对视上。

    她是含着泪,所有情绪都蔓延上来。

    而他,却是冷漠的,没有带一时感情。

    江雁声呼吸哽住了许久,她不愿让自己看上去太狼狈,努力想要将最坚强的一面,用来伪装自己的脆弱。

    “佣人说你绝食?”

    霍修默深暗的视线落在她双手捧着的碗上,带着极具的讽刺意味。

    “……”

    江雁声不知道,佣人是这样跟他说的。

    她真不是刻意绝食,否则,也不会因为胃疼而吃冷掉的饭菜了。

    如今被霍修默这样直言的挑破,反而显得她耍心机故意引他来别墅。

    霍修默只是在站立在了门口片刻,说完这句话也不再开口,深眸视线一移,满脸阴沉的转身离开。

    江雁声一看他走,就急了。

    也不顾两人因为霍老太太的事而隔阂,更顾不得上次见面,他盛怒之下动手打了她,江雁声踉跄的起身,几乎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

    “霍修默!”

    江雁声在楼梯口拦住了他高大的身躯,仰着头,黑色的长发落在肩头上,漆黑的眼眸颤着,有一丝不安。

    “你听完解释,你奶奶不是我杀的,我没有……”

    霍修默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为自己辩解,淡漠逼仄的嗓音溢出薄唇:“你杀的,是她杀,有什么区别?”

    江雁声语哽住,她摇头:“我从未想过害你的家人……是我叫斯越绑走她没错,我是怕她醒来对你不利。”

    “所以你就不顾老太太年事已高,先下手为强对她不利吗?”霍修默周身的气压越发低,嗓音还带着迫人的寒意。

    江雁声痛苦闭了闭眼,留下一行泪。

    霍修默眸色森冷,无动于衷地看着她哭,态度淡漠,将自己掩饰得很好,没有泄露半分情绪:“看在我们夫妻情分一场,我不用你抵命,也别在让我看见你。”

    江雁声的心,被他的话刺得血肉模糊,花了好些力气才平复下来,声音在走廊上很是平静:“你真这么恨我,我情愿你拿我抵命……”

    她做错了事。

    为了跟他在一起,却间接害死了他最亲的人。

    江雁声知道霍修默这一个月里,内心比谁都痛苦和煎熬,他到最后,选择了放她离开,在她眼里是一种最温柔的残忍。

    江雁声走近一步,将自己送到他面前:“杀了我,你的痛苦就结束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