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68章 你三个月安全期也过了,是不是晚上该跟我做一下?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顾白的心思瞬间被她挑破,也不尴尬,薄唇不以为然轻笑:“他是什么样的男人你现在应该知道了,从不缺娇媚的女人陪伴在身边,你别被他那张脸给骗了。”

    江雁声将报纸往床头柜一扔,伸了伸腰下床。

    她下意识摸到鼓起的肚子,眉心跟着拧起。

    窗外的阳光正好照映了进来,淡淡落在她身上,在乌黑发丝和衣服上渡了一层光晕,就好似被阳光柔软了。

    江雁声指尖扣上自己的腰肢,触感软乎乎的,大了好几圈。

    顾白看在眼里,勾唇道:“四个月了。”

    江雁声抬眸看他,眼睛里对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感觉,她只是觉得自己腰粗了,还很容易感到累倦感,莫名的,就让心情也跟着几分烦躁。

    “医生你安排好了吗?”

    “嗯?”顾白问她意思。

    江雁声指尖,朝自己微鼓的肚子指了指,好嫌弃:“难道你要我怀着一个大肚子跟你回家?”

    她此刻对霍修默没有感情,就算有,也是厌恶居多,自然就对肚子里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

    她能对谁,对任何事都保持冷淡理智的态度,因为,没有什么感情能让她好妥协什么。

    即便是,面对顾白这个丈夫。

    江雁声所想的,都是怎么把麻烦事给处理感觉了。

    她不想跟顾白回霍家后,却被里里外外传着自己被人当玩物关了一年,还怀着野种回来。

    这些事,江雁声严重质疑顾白能不能妥善处理好。

    房间静了片刻,顾白好听的声音传来,温柔到像是拨着人的神经末梢,引人心颤:“老婆,打胎会严重伤害到你的身体,如果你想生,我愿意接受这个孩子,他父亲有罪,他却是无辜。”

    这番话,江雁声听了都差点儿颁一个叫男人奖给他了。

    可她不愿意接受。

    对顾白的好意,避之不及。

    “我谢谢你啊。”又不是你生哦。

    说好听话谁不会,江雁声抱着衣服,转身去了浴室。

    她没看见,顾白似乎笑了一下,也不在谈这个话题。

    ……

    衣服正好合身,就是肚子有些明显。

    江雁声将头发都高高扎起,露出光洁额头,这里没女人用的化妆品,她拧起了眉心,最后放弃化妆,简单洗了下脸便走出来了。

    她下楼,正好看到客厅,有个陌生脸孔的女人,穿着得体的职业西装,露出小蛮腰,脚上还踩着白色高跟鞋,看起来妩媚又性感极了,站在沙发手扶边,跟顾白汇报着事情。

    江雁声慢慢敛去唇边勾起的一丝笑,目光冷淡,走了过去。

    那女人看到她,跟顾白低声说了什么,便先退下。

    江雁声看对方走的很及时,朝沙发坐了下来,要笑不笑道:“你小情人?”

    按照顾白口中所说的,她消失了整整一年。

    这一年感情上和身体上的空窗期,意味着什么,江雁声不是单纯的女孩,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顾白身躯倾靠过来,伸出干净修长的大手将她手握住,很滑又柔软,他指腹揉了一番她指尖,薄唇噙着笑意:“吃醋了?”

    江雁声想,吃醋倒是没有。

    只不过她骨子里对自己的东西带着极强的占有欲,就算不要,没扔之前,也不会让人不打招呼就给碰了。

    她抿着红唇没说话,顾白有心戏弄她,故意给自己加戏:“不过是一个拿来纾解生理需求的女人,跟你没得比。”

    江雁声的小脸一下子冷了,手从他掌心抽出来。

    顾白看到他满意的反应,心情愉悦几分,澄清道:“那女人是为我二哥办事。”

    “你二哥情人?”

    “你这脑袋装的是什么?”

    江雁声想了想,冷淡道:“大概都是你们男盗女娼的东西?”

    顾白大概是被她说愣了下,很快就低笑起来,手臂伸去想抱她。

    这样的宝贝,带回家养太有意思了。

    “少碰我。”江雁声一来那女人的身份没弄清楚,二来,就是顾白身上即便一点烟味都没有,但男人气息还是让她莫名的感到反胃。

    顾白看她板起小脸了,还很有耐心的哄。

    大概是没有哄过女人这玩意儿,他颇有兴趣去挑战一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跟我说说,我告诉你她身份。”

    江雁声看他俊颜上没有半分心虚,也就知道刚才的女人,跟他是没有什么暧昧关系,心情指数有所上升,语气自然就好多了:“一个身份不高的女人,在没有她高傲的权利下,除非她有特殊的手段。”

    身份不高,为顾家卖命,却轻视顾家的三少夫人,这是谁给她的傲慢和底气?

    想想,除了顾家男人,还有谁呢。

    江雁声又不是傻子,这样一说,倒是顾白没想到这层,作为交换条件,他说道:“她叫时苒,是我二哥私人管家。”

    江雁声漂亮的眼眸一眯,这回自己靠近过来了,在他的耳边低喃道:“你们顾家的管家还包上床啊?你有没有什么私人管家?”

    她倒是三句不离试探他。

    顾白斜睨着她,嗓音没有任何调笑的意思:“我为了你禁了很长时间的欲,江雁声,你三个月安全期也过了,是不是晚上该跟我做一下?”

    江雁声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你让我肚子怀着别人的种跟你做这种事?你不膈应吗。”

    “……”顾白。

    “你不膈应,我倒是挺膈应的。”江雁声很无情拒绝了他的求爱。

    她温柔时娇媚得让人想疼她入骨,任性时,又让人哭笑不得,带着傲娇的小性子,迁就别人也只是看心情去。

    顾白浅褐色的眼睛隐着恣意,定定看了她许久,最后只是意味不明笑了笑。

    ……

    花了一整天的功夫,江雁声已经完全适应了顾白这个丈夫,还有她顾家三少夫人的身份。

    她就是对以前的事,想起来有一些模糊外,整个人的状态还好,下午快天黑前,顾白突然叫她下楼,别墅的保镖也都准备好,一行人开车朝码头行驶去。

    江雁声起初还有些茫然,直到坐上车,却突然不见顾白身影,才反应过来,皱起眉心:“顾白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