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81章 你说我侮辱了你……你自己没享受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主卧的光线随着窗户的帘子浮动而忽暗忽明,照映在大床上,让江雁声看他英俊深刻的脸孔,看的不真切透着几许模糊。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遇上疯子了。

    手中被强行塞进来了一把枪,想扔,却又被他手掌给攥住了手腕,微微有些吃疼。

    霍修默双目猩红的厉害,高大的身躯堵在她的面前岿然不动,从他举止间,散发出来的强势更是肆意地占据着她的感官……

    “不敢开枪?”

    霍修默嗓音黯哑,几乎是贴着她脸蛋的肌肤溢出来的:“刚才冲我开的一枪那勇气,去哪里了?”

    江雁声下意识想避开他强烈的气息,眼眸轻颤,视线不由地扫向了男人被血迹染红的肩膀处,正在无声无息地,宣示着什么。

    她白皙的手指,攥紧了冰凉的手枪对准他的胸膛,漆黑的眼睛认真无比:“你别以为我真不敢……”

    “你敢。”霍修默被她用枪抵着,却没有躲开。

    他字字宛如惊雷般落在她没有失灵的耳朵里:“是我欠你的。”

    下一秒。

    江雁声真开枪了。

    她很讨厌被他拿捏在鼓掌的挫败感,就好似,他把枪扔给她,而她却没有胆子敢伤他一分。

    砰一声,枪声快震聋耳朵。

    霍修默胸膛被鲜血大面积染湿,他高大的身躯俯低,却没移开,额前的短发掩去了眸子凉薄的底色。

    江雁声双手握着枪,强忍着让自己保持镇定,眼眸睁得大大的,深呼吸,冷静道:“第一枪,是你对我动手该受下的,一巴掌换一枪,你不冤。第二枪,是你……刚才欺辱我该受下的。还有一枪。”

    江雁声将枪口抵在了他的胸膛上,抿着唇继续说:“你不该禁锢我给你生孩子。”

    她看似很冷静,指尖却在细微的冲动。

    霍修默都认下她说的罪,深暗的眼底泻出了对自己的自嘲,胸腔内的剧烈疼痛让他说一个字都在疼,英俊的脸庞毫无血色,长指,沾染了血,握着她的手腕,朝别处移了位置,低低开腔:“你说的都对,换个地方打行不行?”

    江雁声一时紧张的,把枪口对准了他的伤口。

    她眼睛透着红,这一枪,怎么也开不下去了。

    霍修默靠着体力支撑着意识,他幽深的眼神直直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的模样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呼吸深而沉重,热热的气息都喷在她脸蛋上。

    几秒钟的时间里,对江雁声此刻来说却要命的漫长。

    她在想。

    只要狠下心,是完全可以打死他的。

    枪已经塞到了她的手里,对准的是他的胸膛,想杀这个男人,就轻而易举了。

    他无法在短时间内,就将她控制住。

    ……

    江雁声这一枪,打不下去。

    窗外的光线晕落在她精致的脸上,透着几许白,纤长的眼睫在细密的发颤,脑海中紧紧绷着神经,在长时间的沉默下,她有些气恼,将手枪扔了。

    “算了。”

    她故作冷漠,瞪了一眼男人带血的胸膛,抿着唇说:“这一枪欠着,等你伤口好了我再补上。”

    霍修默背脊挺得很直,结实的肌肉线条透过衬衫勾勒出来,他低首,掀起眼皮盯着她,薄唇溢出的声调淡漠中透着笑意:“心疼我?”

    江雁声听了好笑的,淡淡讽刺道:“我是不想手上沾染到你这种人的血。”

    她说不愿意。

    就将手枪收起来了,也不给她。

    像是等他伤好了,就真要把这枪给补上似的。

    江雁声即便有一丝心软,哪怕是于心不忍,也不愿意在男人面前透露出来。

    霍修默深眸盯着她看了许久,高大的身躯才慢慢起来,他站立在床沿,看着裹着被子重新躺下的女人。

    这个角度,只能看清她乌黑秀发下的侧脸,很精致。

    霍修默深邃的眼眸暗了一度,这时候低低开腔,问了句:“第二枪,你说我侮辱了你……你自己没享受到?”

    炸了!

    江雁声现在腿心还肿着,一听这话就怒了。

    她猛地起身,也顾不得被子从身上滑落,漆黑的眼睛里透着羞怒的光,白皙的手拿起枕头下的手枪,就朝他胸膛对准,狠狠按下去。

    打死他好了!

    可她按了好几下,却不见枪声响起。

    江雁声小脸一愣,才发现是没子弹了。

    霍修默看她还真拿枪对准他,紧抿的薄唇笑意敛了起来,眼底更是隐藏下了某些阴鸷。

    江雁声将没子弹的手枪,气得砸向他。

    “我享受?”

    房间里,都是她深呼吸气愤的骂声:“我要是把你命根子给咬肿了,你享不享受?”

    江雁声快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给气死了。

    霍修默忍着胸膛和肩膀的剧痛,将砸落在地板上的手枪捡起,长指不动声色把玩着,掀起眼皮对她说:“我给你点子弹?”

    江雁声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看见他,看了就讨厌,板着脸说:“滚。”

    她就不该什么于心不忍的。

    这种男人,有什么好对他心软的。

    霍修默看她气呼呼的,也不再待下去,将手枪直接没收了,放在裤袋里,一言不发便迈步走出去。

    他人走了,房间还弥漫着股淡淡的血腥味。

    江雁声低眸,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和被子上,也沾了些他的血迹。

    真是。

    一点也不怕痛,死了活该。

    霍修默走出房间,手掌便撑在了墙壁上,胸腔内的心脏快失去频率,他瞳孔猛然一缩,高大的身躯微低,单膝跪在了地板上。

    鲜血,一滴滴的,也砸在地上。

    保镖迅速上前:“霍总。”

    霍修默抬首,此刻他深暗的眼眸戾气密布,强忍着,沉声吩咐:“送我去医院。”

    ……

    没了霍修默在,又许是为自己讨回了公道。

    江雁声这一觉睡的特别稳,醒来时,心情大好。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长发,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掀开被子起来时,看到床上有血迹,也只是动作微僵几秒,就去卫生间洗漱了。

    不过问霍修默死了没,一切都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她胃口好,又睡的香。

    在佣人眼里,被男人养的实在是没心没肺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