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83章 要生了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

    南浔这边,自从周宗儒离开后的一个月,她浑浑噩噩的,终于缓过来了口气,打算联系江雁声却屡次都遭到了李秘书的敷衍。

    她只能干生气,暗暗骂霍修默小人。

    离她生产的时间越来越近,换做其他的准妈妈这时候,都忧心得一整宿睡不到,南浔倒是开始变得吃好喝好,她现在去哪儿,都是一个人了。

    哦不,自从怀了孩子。

    即便这个宝贝没有出生……南浔每次出门,在她心中,都觉得是两个人,也不会在变得像个行尸走肉。

    她已经想通了,看开了。

    周宗儒走的时候,还有很多牵挂。

    他的父母,他的孩子都是他不舍的,南浔决定坚强起来,帮他,将他所牵挂的至亲都照顾好。

    她不打算继续居住在和周宗儒的婚房里,在市中心选了处二居室的公寓,繁华阶段,以后待孩子去哪儿都方便。

    明兮特意空出行程,来陪她。

    南浔就算已经不再管公司的事物,在明兮眼里,她有知遇之恩,是她事业上的引路人。

    明兮念着这份情,更心疼南浔的遭遇。

    她戴着低调的墨镜,陪南浔一块儿看了几套公寓,最后,在离医院附近的小区定了下来。

    南浔做事一向就风风火火的,当天全款签下合同。

    “浔姐,我觉得可以把书房做成保姆房间唉。”明兮里里外外都参观了一遍,她觉得三居室会更宽敞点儿。

    这样,保姆也不用跟孩子挤着住。

    南浔护着肚子坐在沙发上,很软,她指尖摸了摸,说道:“孩子跟我住,保姆住客房就够了。”

    她的安排好了,婴儿床是周宗儒在世时,专门请了老师傅订制的,用得是最好的材料,那时两人还说可以留给二胎用。

    南浔想到这里,胸口就闷了闷,低头微微的笑,假装不在意了。

    好在明兮没继续说下去,站起来去阳台逛了一圈,公寓虽然才不到一百平,阳台却很大,光线十足的好。

    明兮回来,突然想起来问到:“隔壁住着谁啊?”

    她看隔壁阳台,似乎没空置了许久了。

    南浔说:“也是房东的,当初这里楼盘建起来,房东看是一层两户,就把隔壁也买了下来,原先准备给自己和孩子住……”

    “那隔壁要大多了啊。”明兮说。

    “嗯,隔壁一百五十平。”南浔用不着那么大的空间,就不考虑了。

    她跟房东把手续办好后。

    便带着保姆,去了一趟家具城,倒是没买家具,公寓里都有现成的,她只是把床换了,将和周宗儒睡的那张床搬到了公寓里,然后买了些生活用品。

    一折腾下来,南浔想她也快生了。

    预产期就这十来天,保姆有些不放心:“南小姐,我们不如去医院先住着吧?”

    家里没个男人,要突然生了,怕会出事。

    南浔摆摆手,翻了一页书:“没事,预产期还早着呢。”

    她实在不像个即将快生的孕妇,淡定得好似十分有经验,用保姆的话来说,就跟早就生了十个个一样。

    实际上,南浔是头胎。

    在周宗儒还没查出癌症前,他和她计划着要一个宝宝,他怕她怀孕时会忧心害怕,就查了的很多资料,给她普及女人生孩子的那些事。

    南浔已经不怕了。

    她选择顺产,想生个健健康康的男宝宝给周宗儒。

    保姆劝了没用,也没在劝。

    可没想到,南浔当天晚上羊水就破了。

    她刚给肚子里的小宝贝念了一个小故事,起身上了个厕所,便关灯躺下,寻思着该睡觉了,突然感觉到下半身冰凉,伸手去摸,发现底裤全都湿了,当下就吓得不轻。

    才刚小解完,不至于尿床啊。

    南浔急忙开灯起来,掀开被子一看是羊水破了,她深呼吸,压下肚子开始传来的阵痛,努力不让自己过于紧张,扬声叫着保姆的名字。

    羊水破了!

    这让保姆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有些紧张,拿起手机就打救护车。

    南浔躺在床头,大概是这辈子还没这么痛过了,不一会儿,发丝就被汗水给染湿了,她意识开始变得恍惚,指甲掐紧自己的手心里,微微侧头,眼睛看向了一旁。

    那里放着一个干净洁白的枕头,仿佛看到了男人就躺在那儿,她想去抓,胸口却闷痛的不行。

    如果他还在。

    他还在,他会失了平时儒雅淡定的一面,穿着藏青色的睡衣长裤,顾不上穿鞋就将她抱起往外冲,会不再开车要求一个稳字,会急着闯红绿灯,将她安全地送到医院去生孩子。

    他还会……还会陪在她的身边不会离开,会紧紧握着她的手,就算生下孩子了,他也会不修边幅地陪伴在病床左右,一直等她醒来。

    如果他还在……可惜他不在了。

    南浔痛苦地闭紧了眼睛,整个人像撑破了一般的痛不可耐,意识又在越来越激烈的疼痛中开始变得很清晰。

    她心头痛,肚子也痛……双重疼痛之下使得身体的力气一点点的,开始消失了。

    突然,房间里的刺耳铃声响起,将南浔从疼痛中拉回了一下清醒,她睁开眼,睫毛已经被泪水染湿了。

    保姆跑来接,声音带着慌乱。

    南浔这时候,已经集中不了注意力去听内容,她隐约是听到了霍负浪的名字,一想到那个难缠又浪得不行的家伙,心里很是烦躁。

    救护车没赶来之前,门口倒是先出现了一位俊猛高大的男人。

    他被保姆请进来。

    “人在哪?”

    “霍……”保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能低低喊了声先生:“人在主卧床上躺着,救护车马上就到。”

    霍负浪大步就朝房间走,他应该是刚参加完什么聚会,一身格外挺拔的深黑色西装,系着领带,佩戴名牌腕表,热烈荷尔蒙的气息下还有股淡淡酒味。

    南浔正在床上疼的死去活来的,抬头一看到霍负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来做什么。”

    霍负浪看到她泪流满面躺着,剧烈呼吸,眸色紧张了下,嘴上却贱兮兮的:“喲,看来还有力气翻白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