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93章 你充其量不过就是我的奸-夫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我的丈夫是顾白,你充其量不过就是我的奸夫。”江雁声挺直着背脊看着他英俊的脸庞逐渐的黑沉,却还依旧要笑着说完这句话。

    霍修默深眸重重眯了起来,似怒似笑的盯着女人白生生的小脸,看她笑的虚伪又做作。

    他修长的大手刚抬起,准备落到她乌黑的秀发上揉一番,谁知江雁声下意识的缩了下,漆黑的眼睛紧张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霍修默的眸色阴鸷了几分,淡漠逼仄的嗓音低低问她:“怕我打你?”

    江雁声倔着脾气,不愿意承认看到他带着怒气碰自己时,是有一些恐惧的心态作祟。

    她想了想,又不愿意示弱,抿唇说:“你又不是没对我动过手。”

    两枪,终究还是抵不过她一巴掌的气。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温柔又不失强势地将她锁在面前,女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责怪,让他嗓音都沉哑了几分,控制着什么情绪说话:“你气还没消,我让你再不两枪?”

    江雁声抬起眼眸看了他胸膛一下,隔着衬衫看不出来,被她弄伤的地方严重到什么地步她也不知道,左右还有力气去睡别的女人,就代表没事了。

    这样一想,江雁声就冷冷淡淡的笑了:“我怕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把你打死了,这样你外面的莺莺燕燕且不是没人照顾了?”

    霍修默听到她带着讽刺的话,几乎都要以为江雁声是知道了今天上被记者胡乱曝出的绯闻,转念一想,她的性子本来就喜欢喜怒无常。

    看不顺眼,也不管讲不讲理就跟你闹着脾气。

    这副倔强不服管教的模样,像极了她心情不好时,霍修默选择退让一步,直接忽略这个话题:“我送你上楼。”

    一提莺莺燕燕就不继续跟她说了,无疑是心虚了。

    江雁声这下,连碰都不愿意让他碰,转身就朝楼上走,看男人要跟上来,她停了下,声音冷淡道:“你来做什么?”

    霍修默眼神深刻平静地凝望着她,开腔道:“看孩子。”

    “”

    江雁声感觉他今晚是想跟她睡觉了。

    昨晚睡了一个,今晚就来睡她?

    这门都没有。

    她加快步伐上楼,想赶在男人没跟上前把主卧的门关了,这显然,这不是个好主意。

    她大着肚子,那一点儿力气根本就不被霍修默放在眼里,轻而易举地就被他抵着门进来了。

    气氛一静,谁都没说话。

    江雁声的所作所为,让霍修默彻底意识到这女人在闹变扭,脾气倔得也不说是哪里惹的她炸毛了。

    于是,他薄唇抿着也不说话了,就气场强大地待在主卧里。

    江雁声去衣帽间拿睡裙,看见他高大的身躯稳稳地坐在沙发上,英俊的五官脸庞被隐藏在黑暗中,就沉沉地看向某一处。

    她抿了唇,转身去了卫生间。

    二十分钟后,等江雁声洗漱出来了,又看见他还坐着一动不动的。

    今晚就真死皮赖脸在这了?

    江雁声现在觉得霍修默虚伪至极,他在她面前装什么深情,无非就是想骗她生下这个孩子,到时候任她死活恐怕都不管他时了。

    她站原地站了会,朝床走去。

    躺了下来,那慢悠悠的声音也传来:“顾白说你把我强占了,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你是看上我哪点了?”

    江雁声想听他怎么把顾白的故事编造下去,故意这样问:“该不会是我基因好吧?”

    这句话,换在别的女人身上顶多是自恋,放在一个有家族遗传精神病史的女人身上,就是可笑了。

    霍修默却笑不出来,连薄唇的弧度都敛了起来。

    江雁声说完了也记起了自己上看到的新闻,觉得确实是够可笑的。

    她觉得自己没病,大家却又都说她有病。

    到底该信谁?

    她小脸贴着枕头,白天时,被子让佣人拿去晒过,现在都是阳光的味道,闻起来让人很容易感到了困倦,她迟迟得不到男人的回应,也没了耐心了。

    霍修默这时,高大的身躯终于站了起来。

    他走来,就床沿站定,微微俯身靠近:“今晚我睡在这。”

    这句话,不是请求。

    江雁声拒绝的话没溢出红唇,就被男人抱住,他躺下,手臂强劲又结实的圈着她身子,手掌温柔覆在她肚子上,开腔低低道:“我们的儿子,会是最聪明健康的小孩。”

    “那是肯定啊。”

    江雁声想也不想就这样说。

    为人父母的,自然是把孩子看成最好的那个。

    何况她一向护短,伸出白皙的手也去摸肚子,不小心碰到了男人温热的手指,原是想避开,却被他握住了。

    霍修默的力道不容得她躲开,强势地展现了他今晚的态度。

    江雁声挣扎了几下就没白费力气了,相处下来,她大概是有些摸透了他的脾性,女人一软,他的态度才会软。

    倘若是跟他倔,他就会凶巴巴让她吃苦头。

    霍修默低首抱着她,闻着女人身上的清香,不似以前了,或许是怀孕的缘故,有了一丝奶香味。

    很甜,他莫名的入迷。

    在漆黑的深夜里,江雁声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些急重,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她暗暗捏着手心,突然说:“你跟别的女人睡觉时,心里会想到我吗?”

    霍修默深邃的眸子眯起一度,抬首看向女人。

    江雁声的眼眸漆黑,轻轻眨动着,仿佛带着纯粹的求知欲。

    她还要解释:“啊,rr我就是好奇别的女人能给你带来什么感觉?”

    霍修默眸色翻滚的情绪,隐隐带着阴霾的情绪。

    江雁声茫然无知地看不懂,他却被她可恶的好奇心,给重击到胸膛内的心脏都一阵窒息闷痛。

    换做以前,她善妒到不容他和别的女人有一丝暧昧,哪怕是被人有意虚造出的都不行,假设就更不行了,都会闹上半天,要他哄舒服了。

    如今,她倒是长本事了。

    人还躺在他怀里,肚子里的还是他的孩子,就敢问他,跟别的女人睡觉是什么感觉。

    这是不在意他了,不爱他了。

    所以,才能肆无忌惮问出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