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995章 霍修默,你会送走我吗?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这一脚,没把男人踹下床,却把人踹醒了。

    霍修默睡醒来,紧闭的双目睁开,然后翻过身就看到躺在一旁的女人,正睁着漆黑的眼睛巴巴的盯着自己。

    显然,刚才他屁股的拿一下,是她干的。

    江雁声没想到结局远不及脑补的那样,他不但不狼狈,还深深直直的盯着自己,让她心脏几乎快跳到嗓子口,尴尬的要命。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如常淡漠,深眸就是盯着她也不移开。

    主卧的气氛开始变得尴尬起来,江雁声感觉自己像个任人宰割的小兔子,还是企图在老虎屁股上造反的死兔子。

    她眼睫下,漆黑的眼珠子转呀转的,不知道多心虚了。

    “你踹我做什么?”霍修默没让尴尬的局面维持多久,终于沉沉开腔问了。

    “我”江雁声手心都是汗,无辜眨了眨眼眸,余光睹见已经露白的窗外,她一时想也不想开口说:“我看外面的天气蛮好的,想叫醒你看看啊。”

    天气好?

    在凌晨五点时,外面的光线才刚露白,从窗户透入进来的光线更是暗淡的。

    江雁声这个借口,让气氛更尴尬了。

    她自己也意识到说了件傻逼话,咬住唇,不敢去对上他的视线。

    霍修默似乎没有一点被踹醒来的怒意。

    甚至是,他深暗的眼底泛起了微微的涟漪,看着她的眼神很温柔,这让江雁声就越发不自在了,她变扭着,偏偏这男人还要说:“确实天气不错。”

    不点破,还要迎合她。

    怎么听,都觉得是在逗她呢。

    江雁声忍不住瞪了一眼男人。

    “再睡会?”霍修默在初醒的清晨是慵懒而温和的,没有了平时泛着令人胆颤寒意,将修长的大手伸到她面前。

    江雁声想闹,却也唱不了独角戏。

    她白皙的手放在他掌心里,小小的,让他完全包裹住。

    那温热的体温,一下子就传达了过来,江雁声忍不住地抬眸,看了眼他英俊的脸庞,确实是没有了冷漠高傲的神色,看起来顺眼多了。

    霍修默扶着她躺下。

    两个人,你一边我一边,躺在偌大洁白的床上。

    清晨醒来都没了睡意,却无人先开口说话。

    江雁声望着天花板,眼睛睁着很大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很长时间,霍修默先出声问:“怎么不睡?”

    “我在想。”江雁声朝他扫了一眼,抿唇道:“我们这算不算同床异meng?”

    躺在一张床上,盖着一床被子却有着无尽的隔阂。

    霍修默没有为她这句话解困,脸色似乎恢复以往的冷硬,紧绷的有些厉害。

    江雁声轻笑了起来,又说:“其实我还在想等儿子生下来了,你会怎么安排我的去处?”

    会怎么安排?

    霍修默深眸似海沉的厉害,他闷不吭声,修长的大手早就在被子下握紧成拳头了。

    “你会送走我吗?”

    江雁声这是第一次,主动且平静地跟他谈。

    她侧头,漆黑的眼睛紧紧望着男人英俊的脸,不想错过了他的表情变化。

    霍修默冷沉着脸色,只有眼底有些微微的波动。

    他不开口,江雁声也撬不开嘴。

    她只是独自一个人静静的笑,掺杂着很大情绪在里头,委屈是有,自嘲讽刺更是有。

    “我觉得你会留下孩子,把我赶走的。”

    江雁声轻描淡写就看透了她的以后,男人的沉默,代表着无法用花言巧语去欺骗她,更代表着她是揣测对了方向。

    她语哽了许久,不想去想自己在伤心什么。

    其实现在的感情没那么深了,一切都是该死的占有欲在作祟,她即便被囚禁在了这栋别墅了,都毫无人身自由了,还潜意识将霍修默看成了她的。

    怎么就成她的了呢?

    这男人,困住她是要肚子里的孩子,他的女人,外面成千上万排着队在等他这个霍氏的大总裁临幸。

    何况,她还是一个罪人。

    江雁声的情绪波动让肚子里的孩子有一些不安,又在踹妈妈了,小脚的力气很大,特别皮。

    这次,江雁声即便感到不适,也咬牙忍下。

    霍修默起来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他不再躺下去,高大的身躯起来下床,背对着女人,并没有发现她的不舒服。

    江雁声躺了一会,虚汗都出来了。

    她胸口从未停歇的闷痛感更加重几分,忍着,将白皙的手覆在肚子上,不停调整呼吸,安抚着肚子里的小家伙,唇齿间的声音很轻:“妈妈没有跟你爸爸吵架,我们只是在聊天别闹妈妈了好不好?儿子?江整整,霍墨深小墨深。”

    她温柔的安抚是能见效的,肚子里的小家伙开始不踹了,却依旧感到不安,让江雁声也跟着微微的疼。

    “你爸爸不疼我你能不能疼妈妈一下?”江雁声说着,眼睛有些泪意,她声音压得很低,被浴室传来的水声覆盖,委屈,只倾诉给自己和孩子听:“为什么每次你都护着你爸爸,是我怀着你,给予了你生命,将来,我也很想一手抚养你长大,成为一个鲜衣怒马的公子哥,可是你爸爸会把我送走的,你到时候有了后妈,就更不要我这个亲生妈妈了。”

    霍修默爱这个孩子,她也爱。

    可是她却没有爱孩子的能力,她这个人现在都是靠霍修默养的,拿什么跟他争孩子呢?

    江雁声想到这儿,心底就一阵阵揪心般的难过。

    浴室的水声停了,江雁声白皙的手指将被子拉高点,纤长的眼睫下垂,压下了眸底的一丝伤痛情绪。

    霍修默洗漱完,穿戴整洁的走出来。

    他看上去精神抖擞了不少,带着清冽的气息。

    似乎是要去上班了,又对她平静躺在床上有一丝不放心,便走到了床沿,想俯身靠近过来看。

    江雁声先一步埋头在被子里,做出了拒绝交谈的态度。

    主卧的气氛静静的,霍修默也没强行掀开被子,他待了两三分钟,走前,嗓音低低的对她说:“先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以后的事,等你恢复记忆,我们再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