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12章 你不想被这样囚禁,我可以为你所用一次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剧院的走廊上很安静,这个时间段基本是没人的,到了女厕的门外,江雁声脚步一顿,转身对佣人吩咐:“你在这儿等我。”

    佣人点点头:“好的,太太,你有事就叫我。”

    江雁声看了她眼,便推门进去。

    下一秒,门被轻轻关上,隔绝了外面。

    她抬眸打量了几番卫生间内的环境,走到洗手台前,伸出白皙的手拧开了水龙头。

    水声哗啦啦的,打破了宁静的气氛。

    江雁声低垂着头,任由水冲洗着自己的指尖。

    过了会,身后左侧的隔间被推来,紧接着响起了一阵高跟鞋踩地板的脚步声。

    她缓缓抬头,看着眼前的镜子。

    一个新鲜面孔的陌生女人出现在视线内,是她记忆中没有留下印象的。

    江雁声几乎是猜到这位是谁了。

    她没有将水龙头关了,而是让水声继续响着,站定在原地,目光在镜面中与这个女人对视。

    黎昕看到她身形纤瘦,却挺着大肚子,先开口:“上一次见你,还被霍家传宗接代的事困扰着,如今都要生了。”

    江雁声能从她的只言片语中解读出两人,或许在曾经,关系是比较密切,却又带上了一丝本能的防备,抿唇道:“你消失了大半年,现在回宛城来,不怕被发现吗?”

    黎昕殷红的唇微勾,重复这个字:“怕?”

    江雁声看出她的讽刺,想想也能完全体会这种躲藏的滋味,她自己怀着孕被禁锢在宛城的某一个角落里,不是也是么?

    两个女人,似乎谁也没比谁过的好。

    “我想见裴潆。”黎昕对她说:“眼下,雁声,只有你能帮我。”

    江雁声轻声反问:“我似乎并不是必须帮你,对吗?”

    “那你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黎昕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上前一步,高挑身高的优势,她比穿平底鞋的江雁声,气势要强一些,冰冷的眼眸对视上,声音吐出艳红的唇,极轻:“顾白没忘了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处境。”

    这种威逼利诱的谈判,江雁声不喜欢。

    她输了什么都不能输气场,唇瓣不冷不淡勾着:“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因祸得福,因为失去记忆让霍修默有了留下我的借口?”

    “留下你,永远有名无分被关在别墅里?”

    黎昕字字诛心,她太了解江雁声了:“你不会想要这样生活。”

    “我也不会喜欢被你威胁。”江雁声的语气淡淡提到一点,让她知道:“现在是你求于我。”

    两人的谈判,接近谈崩的状态。

    黎昕的眼眸里,有着死寂一般的冷静,对视了许久,她说:“我也不喜欢你的丈夫,将霍家那位的死,都推在我身上。”

    “什么?”

    江雁声怀孕以来,见到霍修默的次数少之又少,更没人告诉她,霍家现在内部是什么情况。

    黎昕说:“你不知道?”

    江雁声茫然的表情不像是知道什么。

    黎昕顿了片刻,有些感受如一条带刺的藤蔓,深长到了她心底最深处,隐隐的笑了:“看来,当初只是我走错的一步棋,你我之间,到底是不同。”

    江雁声做出什么事,她始终是有一个丈夫撑腰,扫除一切的麻烦。

    而她呢?

    黎昕想到这儿,她眼眸下冰冷一片。

    江雁声想了想,是猜出来了:“霍修默把事情推到你一个人头上?”

    黎昕凉凉的笑:“他这两个月不极力重造证据,将事情都推我头上,又怎么能让你身上背负的罪洗脱掉呢?”

    江雁声不知道。

    她在没有听见黎昕说这些之前,还有些埋怨霍修默根本就不来别墅,即便来了,也是待个半小时就走。

    他在私底下做了许多事,也从来不在她面前提起一句。

    黎昕说:“我手上有些事,你应该会很感兴趣。”

    江雁声抬眸,重新看向她。

    一旦想听,就是得给她安排见裴潆了。

    她迟疑了几秒,心情复杂地劝道:“我听南浔讲你和霍修城的关系,可是他爱的是裴潆,你又何必”

    “雁声,我没想到这句话有一天会从你口中听见。”黎昕眼神是冷的,语气更是“做嫂嫂的跟她准妹夫开房,也该给我一个交代,不是吗?”

    “”

    江雁声一听这个,才觉得失忆真不是件好事了。

    她脑子里转了一圈,意外道:“你和斯穆森是兄妹啊?”

    黎昕不说话。

    江雁声又想起“那你哥哥怎么不出手救你?”

    “一个姓斯,一个姓黎,有什么好帮呢?”黎昕很看淡所谓的亲情,何况,她和斯穆森不过是血缘上有着一层关系。

    要不是这些时间较紧,江雁声大概会脑补出某些狗血大戏,她看到黎昕的眉眼间是冷冰冰的,想来在外头隐姓埋名的半年内过的也不是很顺心如意。

    黎昕手上有筹码,才敢重新踏入宛城的土地。

    江雁声要需要思考的时间,她不知道黎昕见裴潆是想报复,还是做什么

    毕竟,听说两人连手弄死了一个霍家权威者。

    那就证明,黎昕的心是狠的。

    “雁声,你帮我一次,我也会帮你。”黎昕给出了条件:“你倘若不想被这样囚禁,我可以为你所用一次。”

    “靠顾白的势力么?”江雁声笑容里什么情绪逐渐的破碎。

    她都怕了这个忽悠她欺骗她的男人了。

    黎昕却说:“可以借势力。”

    她的目的性太强了,江雁声反而想也没想,当场就拒绝:“我可不想自己儿子,到时候落到别人的手上。”

    与其这样,她甘愿将孩子给霍修默呢。

    这次的谈判完全失败了,黎昕当场表面上依旧冷静着,对她说:“我会在宛城待上一段时间,你若想明白了,直接通过南浔联系我。”

    “霍修默能假造证据洗去你杀人凶手的身份,却洗不去你和他之间的隔阂,不是吗?”她说完最后,将黑色风衣的帽子盖上,微微低头,掩去了容颜,开门走出洗手间。

    江雁声独自站在洗手台前,她眼眸静静看着水龙头流淌下的水,身姿明明纤细的一吹就倒,却又坚强的让人侧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