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14章 你全身上下,连头发丝都是完美的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今天一直在下雨,窗外淅淅沥沥的水声不停歇,还有丝丝凉意飘来,江雁声吃过早饭后,就独自站在落地窗前看了雨幕许久。

    她白皙的手,似有似无的轻抚着肚子。

    今天小家伙乖点没有再提她,又或许是知道了她的心情,也开始疼自己的妈妈了。

    江雁声低垂着脑袋,眼眸轻掩下情绪。

    一个早上,她的记忆就像是被人重组了般,是她的,又不像是她的,慢慢地,都融合在了一起。

    那些,曾经被遗忘在深处的记忆,也一点点浮现了出来。

    江雁声大概是明白了。

    自己被催眠,而黎昕是顾白早就定好的闹钟。

    看到她,什么事都真相大白。

    而黎昕这样冒然来找她,恐怕还不知道间接地被顾白也算计在了里面去。

    顾白故意让她快生产时才想起一切。

    想做什么?

    恐怕是怕她失去记忆后,安心留在霍修默身边,又觉得霍修默有理由留下她,想拆穿这个理由。

    江雁声脑袋好似有种长夜未眠般的痛,对顾白,不知是恨好,还是要冷笑多谢他搞了这么一出。

    因为,她从记忆中回想起了这几个月的一幕幕。

    霍修默对她不是很亲近,却也没有了极度的排斥,甚至是,偶尔还会温柔陪伴在她的身边。

    比起当初决裂时,僵硬的关系要好转太多。

    而然,这一切都不够的。

    江雁声不像隐姓埋名被送出宛城,更不想哪怕被霍修默洗脱了身上的罪名,也无法留在霍家跟他在一起。

    她想,光明正大的站在这个男人身边。

    黎昕昨日的话,让江雁声心里开始有了一些心思,她终于转身离开落地窗前,走出主卧外,对楼下的佣人说:“我想去一趟斯家,你们打电话告诉霍修默。”

    她去找裴潆,一向霍修默都会允许。

    在这几个月里,霍修默只会让没有城府的裴潆见她,甚至是,连徐慢慢和南浔这些人,都不会让她们出现在她的面前。

    江雁声走回房间,坐在床沿前,暗暗捏了捏手心,有些汗。

    等了大概快十来分钟,佣人的脚步声响起,蹬蹬的上楼了,站在主卧门外说:“太太,我们马上安排人。”

    江雁声僵了许久的唇角,终于扯了扯,仰起头,看着门外的人,轻声说了句:“谢谢。”

    此刻斯家,这栋以往被布置的很温馨的别墅,已经像失了人气。所有人都知道斯穆森和裴潆的关系闹僵了,也只能当做不知道。

    当江雁声还没赶到时,一个女人先来了一步。

    萧蓦嫣带着几名保镖登堂入室,气势凌人,谁也不敢上前来拦,她明艳的身姿很快就朝楼上主卧走去,佣人们都被拦在了客厅。

    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一个美丽消瘦的女人躺在床上,就宛如干枯的娇花般,就快失去了水分。

    这样空寂般的感觉让萧蓦嫣怔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

    楼下的动静,裴潆早就听见了,不过是不想理会罢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眼眸低垂着,连余光都没有给不打招呼就闯入的女人。

    倘若她像被逼疯的正室一般,闹也好,疯也好。

    萧蓦嫣还能上脾气跟她对着干,可就这样安静又无声,倒是让人一时觉得难以应付。

    她在原地顿了顿,上前直接问:“你看到我来,就没有半点反应吗?”

    裴潆看到了,眼前这个明艳的女人。

    比起她,更鲜活一百倍。

    她声音很轻,似的不带一丝波动:“你想要什么反应?”

    这反问的话,让萧蓦嫣愣了愣说:“你就不好奇我来这儿做什么?”

    裴潆抬眸,看她的眼神是温凉的。

    “你想找我谈,不如去找裴家,去搞定斯穆森都比要找我谈的好。”

    萧蓦嫣看不懂她了。

    这女人真的没有情绪的吗?

    为什么能平静到这种地步,她马上想到霍家那位二少,是不是,这女人根本就不爱斯穆森,才能平静面对他的出轨?

    萧蓦嫣霎时间,眼里就带上了一丝鄙夷,说道:“你根本不爱他。”

    裴潆定定的看着她,面容上的微笑带着寡淡的痕迹,过了片刻,才启唇说:“我爱不爱这个男人,似乎你是最没有资格说的。”

    萧蓦嫣一袭红裙就站在她的面前,明艳又精致,在她的世界里,仿佛没有任何的灰暗光芒一般。

    她仰着尖细的下巴说:“我听过你许多事迹,你是宛城的第一美人,豪门出身,名媛圈那些女人几乎以你为首,后来又嫁给了家世显赫的男人,还成为了著名的舞蹈家,慈善家,似乎,你全身上下,连头发丝都是完美的。”

    “这些不过都是身外之物。”裴潆并没有放在眼里。

    正因为这些标签,她的一生才会被囚禁的死死的。

    萧蓦嫣问她:“你不后悔吗?”

    “你这二十几年活的这么完美,却一朝一夕间就被毁了,现在外面媒体把出轨这个字死死钉在了你身上,你的慈善白做了,你的舞蹈也白跳了,你再也不是所有名媛想要模仿的女人。”

    被子下,裴潆白皙纤瘦手指无声揪紧了被单,她看了萧蓦嫣很久,字字解读着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

    半响,笑的很凉:“所以呢,你和斯穆森是整件事的根源,是让我走错第一步的引导者,我应该恨死你,才对,是吗?”

    话是没错。

    萧蓦嫣顿了顿,看她的眼里却是一点恨意都没有。

    有时候,都不知道这女人是太能装了,还是天生就学不会恨。

    她实话,说出了来这里的目的:“斯穆森不可能跟你离婚,我也不可能让自己女儿成为私生女。”

    裴潆面上很静,胸口却微微的在发堵。

    她到底,是远没有表面上这样无所谓。

    下一秒,萧蓦嫣语气坚定道:“你不离婚,就认下我女儿。”

    “不可能。”裴潆想也没想就拒绝。

    她比萧蓦嫣更坚定一万倍。

    斯穆森出轨,有了私生女她无法抵抗家族的安排,只能被困在这小小的一个房间里,却不会作践自己的尊严,接纳萧蓦嫣的女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