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16章 你专断霸道,又大男子主义,要女人哄要女人伺候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江雁声告诉她:“男人要的是臣服,而权势,才能让所有女人臣服。”

    裴潆眼泪熬着,唇角的微笑越发的淡:“臣服有用吗?”

    江雁声在这个问题上,想了想说:“裴潆,在足够强的诱惑和足够安全的保障下,几乎所有男人都会有出轨的可能,这不是女人的问题。”

    裴潆被这个痛苦困扰了许久,她一直在想,这些年苦心经营的婚姻为什么会那么不堪一击?她不愿意要那种一朝一夕的轰轰烈烈,只想跟一个男人细水长流的走下去。

    可是,她的婚姻被斯穆森摧毁的彻底了。

    裴潆慢慢的声音变得无力,她在这场男人的争夺战,几乎是失去了一切。

    被人追捧的完美名声,婚姻,以及她用生命去坚持的舞蹈meng。

    裴潆一直躺在床上,江雁声并不知道她被子下,双腿已经无法行走。

    两人聊了许久,江雁声知道了裴潆对霍修城的态度,就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

    至于黎昕,那边……

    江雁声眼眸下,划过了淡淡的暗色。

    ……

    ……

    人一离开,别墅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

    房间的窗帘被拉拢了起来,连一丝光线都透入不进来,无声息般仿佛只剩下她,裴潆的平静这才卸下,眼眸泛红的很严重,眼泪早就流干了。

    她的手指,揪紧被角用力到已经不知觉中指甲被折断。

    没有得到精心修护的指甲,很脆弱,疼痛已经半点无法缓解她胸口内心最深的伤。

    裴潆也有自己要维护的尊严,她如今不愿意对任何人承认,自己在这段婚姻中早就深陷其中了,她爱斯穆森,爱他冷峻的外表下对自己的维护,爱他不经意间的柔情,更爱他……

    可是,这些爱,却让她成了一个笑话。

    裴潆甚至是,也没有跟人提过,这一生,让她自傲的,不是出身豪门成为第一名媛,更不是在舞蹈界获得至高无上的光环,也不是成为被人称赞的慈善家,而是嫁给了斯穆森,当了他的太太。

    她付出了自己,也真心渴望得到男人同等的付出。

    怎么又会变成这样了呢?

    裴潆的眼睛很红很烫,闭上时,一幕幕都是回放着萧蓦嫣那张明艳的容颜。

    比起这样一个娇俏的女人,她的冷淡是不是就太过古板无趣?

    裴潆知道回不去了。

    当有了萧蓦嫣的存在,有了霍修城的出现,她和斯穆森就再也不可能像当初那般了。

    所以,她才会死心的先放弃这一段婚姻。

    裴潆想起身却又不能起来,膝盖以下,完全没有了知觉,她双手握紧,隔着被子去捶打着自己的双腿。

    没用的。

    斯穆森说要毁掉她视为生命的东西,就真做到了。

    裴潆痛苦的捂住脸,双肩轻轻的颤抖。

    门外,似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从远逐渐到近,很快,便传来了打开门声。

    裴潆听到动静,抬起了头。

    她眼睛还红着,美丽的脸冷淡到没情绪,看到一身黑色修长西装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他干净斯文的脸部轮廓线条是紧绷的,只有眉目间稍微泄露了情绪,视线盯着她。

    见女人憔悴苍白着,他顿在原地片刻,才大步走进来。

    显然,萧蓦嫣来闹了一场的事,佣人已经通知了他,否则,也不会这样急匆匆的赶来。

    裴潆跟他没话说,连惯来脸上温柔的笑容也早就消磨殆尽了。

    她要躺下,微微闭上眼。

    而斯穆森已经大步走到了跟前,将她手腕拽了过来,抿紧的冷硬薄唇沉声问:“你和她说了什么?”

    一开口,接近质问的语气让裴潆胸口微微有些难受起来,喉咙似冒着干涩的痛楚,忍了又忍说:“我让她伤心了?可是她自己找来的。”

    想也想的到,许是那位萧小姐被江雁声冷言相对,又让保镖给请了出去,到底是心有不甘,跑到了能给她做主的男人面前诉苦了。

    裴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斯穆森眼底慢慢酝起了沉色,他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紧紧盯着女人泛红的眼眸。

    像是,想看出她的一丝丝伤心情绪。

    可是没有,裴潆冷淡情绪就宛如她这个人一般,她不怒不喜,更是不会因为他偏帮了萧蓦嫣,而去争去妒忌。

    这让斯穆森难免想到一句话。

    不爱,哪来的恨?

    她爱的是霍修城,就算跟他结婚几年也对这个男人念念不忘。

    这个认知,让斯穆森胸腔内妒忌的快疯狂,手臂用力将她拽到了跟前,不顾她微微挣扎,嗓音带着极端怒气逼问:“你这么大方,怎么不认下萧蓦嫣的女儿?”

    “我为什么要认你和她的女儿?”

    裴潆美眸带着薄薄的雾气,又忍着问:“你要想给你女儿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我们可以离婚,这个斯太太,我早就做腻了,做的烦不胜烦。”

    斯穆森眸色紧缩,闪烁着晦暗不明的情绪盯着她,听她一字一字的说:“你专断霸道,又大男子主义,要女人哄要女人伺候着,从来都不会考虑我的感受,做你的女人,有什么好?”

    裴潆的情绪终于有了波动,似乎要将自己压抑太久的情绪,都爆发出来。

    斯穆森怒极反笑地问:“这么说,你根本就不愿意做我的女人?”

    要平常,到这这一步裴潆就不敢说话了。

    可她无所谓了。

    美丽的面容上心如死灰,轻声反问一句:“你现在才知道?”

    在柔软的女人,一旦尖锐起来也会划破别人,就如同此刻,斯穆森胸前内堵压已久的怒火彻底地被她激发了起来。

    他冷峻的脸庞都是阴鸷可怖的,借用男人力气上的优势,又许是欺负她现在是一个残疾人,将她压在了大床上。

    裴潆根本下不了床,也逃不掉。

    她只能用手去推着上方盛怒的高大男人,也抵不过衣服被撕碎的下场。

    “你不愿做我的女人?”

    斯穆森身躯俯低,眼底的情绪波涛暗涌,薄唇在她脖子上重重咬着,嗓音冷沉,字字的告诉她:“我倒是要让你看看,谁才是你男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