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17章:裴潆,你给我说话。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斯穆森,你知道欺负我。 ”

    裴潆红唇颤着,发出了一声可怜的低泣声。

    她纤细的身体被男人强势压在了身躯下,不能挣扎,也无法挣脱出他的禁锢。

    只能,任由身仅剩的衣服,被他大力撕扯下来。

    斯穆森低首,借着被愤怒的情绪渲染下,薄唇不停去吻她,湿热的触感,一下又一下,印在女人光滑柔软的脸颊。

    他的气息浓烈带有侵占性,结实的手臂将人捞进怀里,惩罚般的揉着她纤细的腰,透入着想要进一步的举动。

    裴潆眼眸含着泪,躲不开。

    她别过脸,微微露出的一截脖侧肌肤,面青色经脉清晰看见。

    斯穆森重重吻了下去,强迫她接吻。

    不带怜惜的力道,又急着想攻入她。

    裴潆软得无力,黑色的发丝四散在枕头,美丽的容颜红的厉害,唇瓣也被啃咬得红肿,再往下看……

    被子下,露出光滑的肩膀,布满了一些娇艳的吻痕。

    斯穆森带着他浓烈的男人气息,将她身体,一寸寸地,都碰了一遍又一遍。

    她哭也没用。

    “你和他那晚做了几次?”

    斯穆森的力道很重,长指捏住了女人细软的下巴,深眸紧紧的看着她露出痛苦的小脸。

    裴潆承受不住这样……

    她很痛,更痛的却是心。

    与他做这种亲密的事,以往,是羞涩带着一丝丝温情,如今,心态完全不同了,也不再心甘情愿。

    “说话,嗯?”斯穆森越发地恶意掠夺着她,眸色的怒,带着他隐忍到极端的怒火,长指将她下巴,掐出了红印来。

    他知道她在痛。

    是这样越是痛了,才能让他感受到她还在。

    裴潆咬着唇瓣儿不愿意说,一个字都不跟他说,是睁着泛红的美眸,倔强的盯着她。

    她在他面前,一向软的没有骨头。

    而如今,却也开始带了细刺。

    斯穆森像是被刺得一手的血,也要沾染到她,不让她保持着那片纯白。

    报复的性格,甚是恶劣至极了。

    裴潆到最后痛到没办法了,只好泪眼朦胧地哭出声说:“他你厉害!”

    “你有本事在说一句!”斯穆森看她要跟自己对着干,更不知节制了。

    裴潆身子发着颤,泪水一点点溢出眼睛,去咬他。

    男人的肩膀肌肉很结实,她一牙齿下去,伤口不深,却也会痛。

    大床的被单被折腾得褶皱不堪,房间内带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女人无助又柔弱的低泣,维持了很久都没有消停。

    ……

    事后,天色已经黑了。

    裴潆被折磨得身子酸涩不堪,光溜溜的蜷缩在床脚一处,很长时间都不去动一下,像个没有生命,没有情绪的布娃娃。

    卫生间的灯光被关,男人高大冷峻的身形走了出来,只披着深色的睡袍,迈着长腿,站定在了床沿。

    他的脸部轮廓,是冷硬紧绷的。

    一场痛快地男女之情,让他生理得到了纾解,却也让他胸腔内赶到越发的空荡荡。

    这种情绪,宛如无形的力道紧紧抓住了他的心脏。

    斯穆森薄唇紧紧抿着,眼底的阴鸷压不下去,一想到裴潆跟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她的美丽,也被人占有过。

    那种嫉妒的情绪弥漫过了他整个理智,嫉妒的发狂。

    他眸色深暗了几度,掀开被子,高大的身躯躺在床,今晚,并没有离开。

    裴潆肩膀缩了下,很细微的动作。

    她身后,男人强烈的气息清晰地传达过来,引得几分不适。

    而斯穆森却没有这样的自觉性,还要伸出手臂去将她拽了过来,很霸道,这样搂着她入睡。

    闹崩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同床共枕。

    裴潆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不习惯他的气息了,又可能是被强迫了一回,让心里有了排斥感,她倔强咬着唇,伸出手心去推。

    指尖,触碰到了男人胸膛前的肌肉,被她的那一块,已经血肉模糊了。

    他要了她多久,她用牙齿咬了他多久。

    裴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当即吓了一跳,而且,他还用冷水洗澡。

    斯穆森浑然不在意一般。

    也是,他以前也是这样的。

    都是裴潆看了细声细语的服侍他,哄他。

    “睡觉,别乱摸。”斯穆森将女人细微轻颤的手握在了掌心里,他双目闭着,也没看见她美眸很复杂的情绪。

    裴潆哑了声,张了张嘴却说不了话。

    伤了他,她的心里也没得到任何痛快,然而堵压的厉害,躺在他怀里,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

    这样的异样,似乎斯穆森也察觉到了。

    他抱紧着女人逐渐僵硬的身体,没有放开,沉着嗓子讽刺:“怎么?才躺了霍修城怀里一夜,不适应了我的怀抱?”

    裴潆抬头,透过车窗外的月色,清晰地看着男人那张脸孔冷硬得没有温度可言。

    她的眼眶早泪水流得干涸了,忍着喉咙的渐渐酸意,开口说:“要是萧小姐知道,她去告状,却让你把我强了……会不会肠子都悔青了?”

    斯穆森的目光变得冷厉,盯着她发白的脸色,低声问:“你这么想?”

    “难道不是吗?”裴潆自嘲的反问。

    从曝出她出轨了霍修城后,这栋别墅失了人气,每天只要她一个人躺在这间房间,斯穆森出现的次数,闭眼睛都能回忆的起来。

    他不回家,自然是睡在了别的女人床了。

    裴潆胸口的情绪很复杂,她又自嘲的想,也是,斯穆森算不去看萧蓦嫣,也会去看他的宝贝女儿。

    她这儿,又什么值得他来的。

    斯穆森暗含着戾气的目光,盯了她许久,说了句:“你要想我来,我每天晚都过来。”

    即便口吻很硬邦邦,停在裴潆的耳却像是恩赐一般。

    她闭了闭眼睛,这会儿想笑都笑不出来了。

    正室能做到她这份,在宛城也是独一无二了。

    斯穆森看她又不说话了,那眉眼间的轻视和态度的疏离,使得他很不舒服,长指去捏女人的脸蛋,沉声道:“裴潆,你给我说话。”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p:////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