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18章 连你的斯太太,我都不想做了……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裴潆脸颊上男人的手指动作故意重了起来,惹得她轻轻蹙着眉头,不愿意面对他,想转头,又被板了回来。

    他眼底的眸色戾气密布,看起来很可怖。

    裴潆眉眼间笼罩着淡淡的累倦,像是敷衍一个无理取闹的男人,声音平静道:“我不用你每晚上过来,你去陪你女人和女儿。”

    他女人和女儿?

    这番话大概是能惹得斯穆森想掐死她一了百了,眼神分外冷漠,抿紧的薄唇扯动,一个字一个字解读她的意思:“这么说,你是不把自己当成我的女人了?”

    “连你的斯太太,我都不想做了”裴潆用惯来的淡然,打破了他极端的怒火,苍白的唇溢出轻轻的笑:“又怎么会想做你的女人呢?”

    在离婚的这条路上,她势必是要彻底得罪过一次斯穆森,像他这样将男人尊严看的极重的,又恶劣的报复人,怎么会允许她如愿以偿呢?

    裴潆就算知道,也不想忍了。

    即便现在一无所有了,她还是渴望不再依附着家族和男人。

    斯穆森紧绷着严峻的脸庞,将她重新压在了身躯下,暗影的光束削薄了他的轮廓,更显得几分说不来的危险。

    那一件薄弱的睡裙,预料之内被撕得粉碎,扔到了地上。

    斯穆森看这女人不愿意跟他亲密,就越是要占据着她,用唇舌,湿烫碾转地吻遍了她的一片肌肤,嗓音沉哑含着怒:“裴潆,你就算恶心我,这辈子也别想跟别的野男人在一起。”

    裴潆微微仰着头,美眸失了神,红唇难受叫出声。

    她指尖越发地揪紧了白色枕头,光光的身体在他的控制下,忍不住颤栗不已。

    斯穆森仿佛是旱了很久了,缠着她,怎么都不会累。

    他低哑急促的呼吸声,在她耳畔响着,性感中又透着慵懒,强势地扰乱了她的心房。

    到了下半夜。

    主卧的动静才中场休息,暂时停了下来。

    裴潆此刻,浑身一丝不挂地,腰肢上只盖着薄薄的被褥,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又嫩又白皙,上面布满新的吻痕。

    她细细的手腕,被男人用领带绑在了床头,不能动一下。

    主卧光线暗淡,不透风,窗户和门都被紧闭反锁了,到处都是乱扔的衣物和一地的纸巾团,空气很闷,让人胸口不舒服。

    斯穆森高大健壮的身躯只披着一件睡袍,没有系衣带,胸膛的肌肉紧绷,线条很流畅,还溢着没有滴落的汗珠。

    他俯身,在女人的上方。

    那修长的手指,将捆绑的领带解开

    紧接着,便低首,扣住她的后脑勺,强迫女人靠近他,然后削薄的唇重重碾压在了她红肿的唇上。

    裴潆很快就喘不过气来了,她眼眸终于动了动,模糊的视线,盯着上方疯狂吻他的男人,一点点的清晰。

    过了一两分钟,她突然抬起酸软的手臂搂住了男人脖子。

    两人做了大半夜,她不是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就是在排斥挣扎,这样主动,还是第一次。

    斯穆森冷邃的眸子有微微浮动,似乎在意外这样,也很快更加疯狂地在吻她那两片柔软的唇。

    裴潆眼眸紧闭,细密的睫毛在颤,能感觉到唇齿间的温度,男人湿烫的长舌在她牙齿轻轻碰着,强势地想要占据口腔。

    她红唇慢慢张着,与他吻得逐渐深入。

    突然,一滴鲜血从两人的唇齿间流淌而下,斯穆森的眉头紧紧皱了下,他掀起沉色的眼皮,直直盯着女人脸上憎恨的表情。

    裴潆咬他,用力全身仅剩的力气,将他的唇舌咬得血肉模糊。

    即便是这样,也不足以让斯穆森放过她,反而,更加用力地,很重去深吻她,长舌直逼,快吻到了深喉一般。

    裴潆开始挣扎,手心不断推着他的肩膀,窒息般的亲吻,让她快断了氧气,呼吸不过来了。

    这样深度接吻,就当她快觉得自己快要没命时

    突然,斯穆森松开了她的唇,鲜血从下颚流淌滴落,染晕了她一截白皙的腰肢。

    他也没有抬手去擦拭掉,低首,那寒漠的眼神盯紧了女人。

    裴潆苍白的唇,也因为他的血液而变得殷红,她隐忍着眼眶的泪水,声音很哽咽:“谁叫你要欺负我。”

    斯穆森看着她孱弱的模样,一时间,盛怒的火气只能别在胸膛内,两人就这样谁也不愿意示弱地对视着。

    她不再像以前那般了,主动会跟他放下了身段

    只要不愿意,在柔的女人也会有冰冷的一天。

    次日,早上。

    主卧的光线已经从昏暗变得明亮一片,裴潆意识累倦中缓缓醒来,她纤长的眼睫颤着,过了会,终于睁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空荡荡的四周。

    身旁,没了那个冷峻恶劣的男人,枕头和被单上的痕迹,都宣示着他昨晚确实是躺过,在这儿睡了一夜。

    裴潆光滑的身体已经被穿上了睡裙,被子还是昨晚的,四周的凌乱却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她额头很痛,指尖揉了揉。

    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眸看着天花板。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佣人上楼,轻轻敲了两声门。

    “我醒了。”

    裴潆侧头,对门外说。

    佣人这才推门进来,恭敬地说:“太太,你母亲裴夫人来了。”

    裴潆失神般的眼眸,终于有了一丝光。

    她妈妈来了?

    佣人问:“是现在见吗?”

    裴潆胸口微微的用力呼吸,她点头:“麻烦你帮我梳洗一下。”

    她这副样子太狼狈了,也不好见客。

    佣人点头,去浴室端了水出来。

    半个小时后。

    裴潆穿着一身素雅的长裙,领口严实挡住了脖子,气色看起来不错,坐着轮椅被佣人带下了楼。

    她几乎是没有迈出过主卧的,而这次见母亲,也是第一次,来到了客厅。

    裴夫人听见动静,放下茶杯转身望过来。

    当看到坐着轮椅上的美丽女人时,说心疼是肯定,还带着难言的惋惜。

    就这么标致的人儿,被毁了双腿。

    以后该怎么办!

    裴夫人上前,打量着她的脸色,见没那么苍白,又稍微安心了些,说道:“潆儿,妈有件事想跟你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