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24章 我是妈妈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江雁声刚剖腹产过,站在玻璃窗前半个钟头,伤口就隐隐作痛,汗水湿透了额头的发丝,她拧了拧眉心,握紧医生手腕的手指,在轻微的颤着。

    “江小姐,你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那白嫩可爱的婴儿躺在小床上也没醒,就这样看着,伤的还是自己的身子。

    江雁声内心深处对孩子,是有着一股血浓于水的悸动,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她眼眸微酸暖,盯着孩子说“他什么时候能出来”

    “这个要观察一个月左右。”医生解释“早产儿在健康方面比别的新生儿会弱不少,各项指标正常了,才能被抱出来。”

    江雁声心里不免有些愧疚,这样的局面,都是做父母的失责而造成的,让孩子提早近快一个半月出生,她抬起手,指尖隔着干净的玻璃,想去摸摸他。

    “江小姐,孩子醒了。”

    医生发现刚才还在甜睡的孩子,自己就睁开了漆黑黑的眼睛,也不知是不是发现了玻璃外的妈妈,还真看了过来。

    带着一丝好奇的小眼神,让江雁声心头顿时发软。

    她苍白的脸扬起了最为温柔的笑,指尖碰着玻璃,即便他听不见,也不妨碍她红唇轻张,对孩子说“我是妈妈。”

    小家伙眼睛揪着她看,肉肉的脸蛋儿很无辜,粉嫩的小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跟她说话儿。

    江雁声看到他伸出小舌头卖萌,惹得喜欢极了。

    当初怀孕时见不到孩子,却能感觉到他在肚子里一天天的成长,如今生下来了,才充满了欢喜的发现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是长这般精致可爱的模样。

    “江小姐,你衣服在透着血,是不是伤口崩了”医生紧张地发现了女人的病服上,有一抹很淡的痕迹。

    江雁声脸色白的太厉害了,她一直都在忍着疼,这会儿,体力到底也快支撑不下去。

    医生赶紧扶着她回病房,这伤口恶化了不少开玩笑的。

    江雁声看了孩子一眼,刚转身,却没想到保温室里,原本躺在婴儿床上的小家伙嘴巴发出了恹恹的哭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妈妈要走了,哭得可怜巴巴。

    江雁声停在原地,听着那一声又一声抽泣般我哭声,很揪心,她眼角渐渐有了酸意,看到马上就有护士走进去哄着孩子。

    医生在旁边用心良苦地劝说着“江小姐,你放心,孩子有人照顾的你还是先顾着自己伤口。”

    江雁声病服上透出的血腥味越来越严重了,最终,医生也没办法,只好强行将人给带走。

    她本来就虚弱地没了力气,只能任由医生安排,没走几步,便疼的连唇色都变成了一片白。

    医生也扶不稳人了,只好叫走廊上的保镖来帮忙。

    一名保镖上前,双臂将江雁声抱了起来,快步就朝病房走,结果还没到门口,就先撞见了霍修默。

    “霍总”

    保镖停顿下来,马上恭敬喊道。

    现在外面的天色才刚亮,霍修默就从霍家赶来了,一身修长黑色的西装,气场强大深暗,眸底处凝聚的疲惫难以掩饰。

    他冷峻着脸庞没什么表情,沉水般的视线在保镖怀里的女人一扫。

    江雁声疼的冷汗直流缩在保镖怀中,小脸在灯光下白的厉害,眼眸紧闭着,颤抖不已。

    “霍总,太太伤口崩了。”保镖双臂将她还给了霍总,屏住呼吸不敢多少一句。

    霍修默将江雁声抱了过来,重量实在轻,就跟他刚出生的儿子一样,脆弱的不行,他深眸在女人腹部的病服上一扫,紧缩了下。

    江雁声头晕目眩地,隐约只能感受到熟悉的温暖气息,让她不由地朝男人胸膛前蹭了蹭额头,苍白的唇颤着说“疼。”

    霍修默眉头紧皱的厉害,带着怪罪的视线扫向医生等人。

    “霍总,是江小姐执意要去看孩子。”医生冷汗淋漓解释。

    霍修默好在怒气没有当场发作,顾着江雁声的伤要紧,神色阴沉地抱她朝病房走去。

    这伤口一崩,又将医生护士闹的手忙脚乱。

    江雁声闭紧眼睛躺在病床上,汗水浸湿了发丝,隐忍着伤口带来的一阵阵痛感,唇边被牙齿咬得都险些快出血了。

    霍修默在一旁,目睹她这副脆弱又可怜的模样,薄唇几度抿紧,忍下了说她的冲动。

    等医生将伤口重新包扎好,江雁声整个人都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服都湿透了,缩在白色的被子里,呼吸的多,吸气的少。

    医生走前,特意叮嘱了一遍不能再把伤口弄崩。

    霍修默沉声应下,之后,病房里的闲杂人等,也都很有眼色的退出去。

    窗外此刻已经大亮了,床头柜的灯也照明着,将江雁声苍白脸蛋上的表情映得一清二楚,就连她睫毛颤了几次,都十分清晰。

    霍修默高大冷峻的身形站在病床沿,低首,视线盯着女人,看她痛成这样,他胸膛内的情绪也翻滚的不好受。

    气氛长时间的僵持住了,两人已经为人父母,有了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之间的话却少得可怜。

    说也没先开口说话,而江雁声腰腹的那股疼痛缓过劲来了,才轻眨着沾染了汗水的睫毛,缓缓睁开。

    一点点变得清晰地视线,看到了脸色有些阴沉不定的男人。

    她哑了声,也知道把伤口弄崩没了底气。

    “看孩子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痛”霍修默到底还说开口说她了。

    江雁声苍白的唇抿出了倔强的情绪,就是不开口说话。

    霍修默眼神盯着她,深邃得几乎可以洞悉一切“你都记起了”

    这句话,不是问话,而是陈述着事实。

    在几天前,早产的那一晚上霍修默没反应过来,事后,琢磨了一下就明白了她当时的状态是不对劲。

    如今江雁声的反应,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江雁声不愿意承认的,可是,抬眸看霍修默的眼神太犀利了,她脸色白了白,隐忍着胸口的酸涩说“我知道你准备留下孩子自己养,你能不能让我多看孩子几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