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41章 对不起了,是我让你妈妈走了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黎昕的眼眸已经盈满了晶莹的泪水,殷红的唇微微颤着,听出了男人电话那边长长的冷笑,她急于解释:“我没有”

    霍修城的语调覆上了一层阴鸷之色,却又克制着情绪,对她压着嗓音说:“这个孩子的事,你别继续沾染上一身腥,否则霍修默回过神来,第一个来对付的又是你。”

    “你还指望什么?孩子被劫走,他舍得对江雁声下杀手?黎昕,审时度势一向都是你的强项,到了现在的地步,你听我的,别去插手他们夫妻俩之间的事。”

    霍修城的话,字字都刺入了黎昕已经血肉模糊的内心,她情绪有些波动,没了平时最擅长冷静的分析,甚至以为他这样,是在急切的关心着自己。

    “你之前,不是让我分离她们?”

    “我叫你将江雁声带走,却没叫你把孩子也给抢了。”霍修城的嗓音听起来阴沉又轻薄,说到了最后,未了,又用他惯来调侃她的腔调道:“你倒是无畏无惧,不怕死么?”

    黎昕掩下了眼底狼狈的泪水,她无声地在车内委屈,怀中的孩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想努力地抬起小短手,去碰她的脸蛋。

    黎昕看到,含着泪一笑,对电话里的男人说:“这个孩子真的很可爱。”

    此刻,似乎已经是她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了,霍修城的嗓音低低传来,不经意间地问:“你现在抱着孩子要去见霍修默?”

    “嗯。”

    “听我的话,把孩子交给阙爷,你一个人乖乖回别墅等我。”霍修城的语调低柔了下来,没有刚才针锋相对一般的冷漠了,他说:“我想喝你煮的排骨汤。”

    黎昕听了脑海中有着片刻的恍惚,她记起了两人住在一起时,最经常给他做的就是这道菜了,时隔了大半年,似乎又回到了过去。

    她应下,尽量让自己的语调不那么脆弱:“好,我知道了。”

    “江雁声人已经真的离开宛城了?”

    挂电话时,霍修城突然问了下。

    黎昕愣了愣说:“霍修默应该追不上她的,我找人安排了路线,坐直升机走。”

    “嗯,在家等我。”

    黎昕挂了电话后,她擦去眼角快溢出的泪水,吩咐司机将车子停在路边,双手继续抱着襁褓中的婴儿。

    其实这次去跟霍修默谈判,用孩子去要挟他放过自己,她内心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只不过被逼到了绝境,似乎除了这一条路,黎昕根本就没得选了。

    才只能去跟江雁声分裂出的人格合作。

    如今宛城戒备森严,江雁声只身一个人根本就跑不了,需要利用她的人脉,而她,也需要靠江雁声把霍修默引到安排的地点去谈判。

    黎昕深呼吸,压下了胸口下的情绪,她低头,看着这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声音很轻,轻到似乎只是在说给自己听:“天黑前,所有的事都会过去的,对不起了,是我让你妈妈走了。”

    小家伙听不懂眼前女人的一丝愧疚,他歪着小脑袋,想看看车窗外,有点想爸爸了。

    这些女人,他都不喜欢。

    他最喜欢爸爸。

    半个小时后。

    阙爷带着一行保镖出现,他安排好了车,从黎昕怀里接过了霍家最尊贵的小公子,对她说:“你坐后面那辆车,会有保镖护送你直接回到二少的住处。”

    黎昕没有马上走,她抱了孩子很久,肩膀已经酸疼的没有知觉了,所以脸色也有些苍白,到底是跟阙爷有些交情在的,有些话,也直接问了:“霍家已经解除了对我的追杀令?”

    阙爷反问:“你怕二少骗你?”

    黎昕要笑不笑:“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一条命,还怕他骗吗?”

    阙爷念在她对二少忠心耿耿的份上,如今落到了这个处境也有几分不忍,实话实说:“你放心,今天霍总在股东大会上护着江雁声,二少自然也不能什么好处都让霍总占去,他想光明正大护下江雁声,肯定也不能伤你,不然二少会饶了江雁声么?”

    不过是处于什么局面,黎昕唯一清晰的一点就是她恢复自由了。

    “你这段时间也受苦了。”阙爷说道:“二少不会亏待你的。”

    黎昕确实受了非常多的苦,她昨晚刚被追杀完,在高度紧张和受伤的情况下,身体其实已经负荷到了极致。

    她没跟阙爷说太多的话,回到了车上后,便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

    一旦安全了,人就容易放松了戒备下来。

    这边,阙爷抱着孩子上车,他冷声吩咐保镖开车。

    也不知是这张脸太凶了,还是浑身充满了煞气的缘故,襁褓中的婴儿小声的哼唧了起来,很不喜欢他。

    阙爷大老爷们一个没哄过孩子,只能硬邦邦对小家伙说:“别哭,叔叔现在就带你去找妈妈。”

    小家伙被他凶巴巴的语气吓唬的小身体都在哆嗦,漆黑的大眼睛不一会儿就变红了,小声抽着哭泣。

    他想爸爸。

    这些人都没有他爸爸温柔。

    阙爷抱着这个浑身透着股奶香味儿的孩子,没在管了,不过这样哭,也会让人听不下去。

    小小声,跟猫儿叫似的。

    一旁,有人就提议:“老大,不如给这个小兔崽子打一针安眠剂?哭的也太吵了。”

    阙爷深抿着薄唇,冷眼过去:“你脑子有坑?”

    给婴儿打安眠剂,就不怕把这条脆弱的小生命给弄死了。

    那人马上赔罪,又笑道:“太吵了,不如弄晕了来。”

    阙爷皱起了眉头,要是成年人,还能一掌给打晕,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下手?

    霍墨深小朋友娇滴滴哭了会儿,似乎察觉到了车内叔叔们对他的杀气,小嘴硬生生憋住了,愣是半点哭声都没发出来。

    他算是知道了,这群叔叔比之前公寓里那个是他妈妈的女人还恐怖。

    阙爷看不哭了,也没在把注意力放在他这里。

    车子一路前行,夜幕也开始来临。

    在人来人往的地铁口,有个披着黑色风衣的女人正过了安检,她戴着口罩,露出了双冰冷又漂亮的眼睛,看着周围这些陌生人。

    过了会,掏出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走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