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42章 为了别人,把自己委屈给了我这种人,值吗?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公寓里。

    在米白色的沙发上,南浔将柔软小巧地婴儿衣服贴好放在旁边,低头,看到了手机屏幕亮了下,有条新短信跳跃了出来。

    走了

    这两个字,甚至是没有一个标点符号。

    南浔手指下意识捏紧了领口的衣服,有股难言的酸涩之意似乎要从心脏处弥漫上来了,喉咙哽的太难受,微微仰起头,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去。

    都走了。

    她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俏丽素颜的脸上要笑不笑,扯出了一抹无奈的苦涩。

    周宗儒离开了她,现在江雁声也离开了,整得心里空荡荡极了,似乎是沉郁在了某个死寂的空间里,连一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了。

    南浔手指根根松开了领口被捏皱的衣服布料,将手机的这条短信删的一干二净。

    她不能留有江雁声的一丝消息,以防被发现。

    南浔叠好了孩子的衣服后,身子便靠在手扶上,眉眼间有些累倦的情绪笼罩着,脑海中一幕幕地回想着和江雁声私底下的交谈。

    黎昕这个女人,有自身的利益要维护,不是完全可信。

    让黎昕的人安排出逃的事,不过是打掩护而已,江雁声真正要走的路,不是坐着直升飞机离开,而是霍负浪弄了几张假身份证给她,独自从地铁出发,直达了南站的火车站,买一张最远的票,离开宛城。

    然后在借用水路的船,从缅甸偷渡到国外。

    一旦出镜,就算霍家有通天本事,也抓不到人了。

    南浔很清楚这次江雁声一走,恐怕想再见面,就很难,如今的局面,也只能走。

    就是不知道,再见面的哪一天,会是什么时候了。

    南浔感觉眼眶内微微的灼热起来,她抬手,指腹盖上自己的眼角处,没有让一滴泪溢出来。

    公寓的房门这时被打开,动静很轻,家里有了孩子的缘故,大人手脚都会不由地放轻,以免惊到了小小的婴儿,南浔重新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到走进来的狂野性感男人。

    霍负浪将外面的大衣脱去,随手搁放在旁边,穿着暗紫色的衬衫和长裤,也就他的气场能压的住这样夺目艳色的颜色了,也不可否认,绝大多数的时候,确实帅的很容易让女人把持不住。

    可是,南浔却看得无波澜情绪,她见男人现在俨然是一副男主人的样子,红唇微抿,却没有说什么。

    “已经都安排好了,直升飞机会飞往小岛路线,误导霍家的人她去方向。”霍负浪的低炮音有些沉哑,嗓子略不舒服的缘故,他修长大手端起茶几上的杯子,正要喝。

    南浔先一步伸手,将杯子拿过来:“这杯我已经喝过了。”

    霍负浪挑眉,很深的眸光盯着她俏丽的小脸。

    也不怒,只是腔调带上了嗤笑的意味,伸出长指去勾她柔软的下巴:“我们还用得着分你我?”

    南浔微微避开了他轻浮的举动,眼眸下,没有一丝女人的羞涩,她跟他之间的情分,只有交易而已。

    谈感情?

    在南浔眼里,这个男人无疑就是趁火打劫了,而她,也很卑鄙的想利用他为自己做事,竟然是这样,就没有必要谈什么情分了。

    她抿着红唇说:“我们的关系,今天过后才生效。”

    霍负浪定定盯着她略僵硬的脸色,过了许久,似乎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你早晚都得成为我的女人。”

    所以,他性感的脸庞贴近了过来,轮廓的线条锋锐,一点点靠近,高挺的鼻梁就快触碰到了她鼻尖。

    南浔皱起眉心,想要躲开。

    下一秒。

    霍负浪凭借着身体高大的优势,将她轻而易举地就控制在了沙发间,两人靠的极近,几乎能清晰闻见彼此的气息。

    他的嗓音低哑滚动,落入了她耳中:“吻一下都不行?”

    “你就这么急色?”南浔避不开,只能迎面看着逼近的男人,她语气略含了些讽刺的意味,内心还放不下周宗儒,自然就没有办法短时间内毫无芥蒂的去接纳另一个男人。

    霍负浪的薄唇贴着她的脸颊,要碰不碰的距离,无声透入着一丝危险,他有好的皮囊可以令女人折服,却又似乎在南浔眼里,根本就一无是处。

    “你应该清楚……”他说话喷出的滚烫气息就洒在她的肌肤上,好似将男性强烈的气息也留在了她身上,暧昧又沉哑至极:“我想得到你很久了……久得你自己都想象不到。”

    霍负浪修长大手扣住她纤细的后脖,眼神翻滚着很重的欲色,他甘心为她驱使,自然也要得到一些好处。

    南浔的身体在他霸道的气势下微微的轻颤,她知道出卖了自己,就逃不了男人的触碰,脸色有些发白,提醒他最基本的常识:“女人在生产后的小半年里,最好是不能做这种事,不然会得病。”

    霍负浪玩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女人,实际上,也不用她提醒也知道,即便无法在床上做一个绅士,也不至于去做一个禽兽。

    他只是看不惯她勉强着自己的脸色,加上,又闻了她的女人香,意识里想与她更亲近些,修长大手沿着她的脖子,一路滑下了领口处的那片肌肤。

    南浔避着躲着,一头重新剪到肩头的乌黑秀发已经被男人磨的很凌乱,她还不习惯他的气息,身子越来越僵硬住。

    明明不想跟他亲密,却又为了江雁声的事委曲求全,让霍负浪眼底划过了一抹很重的沉戾,薄唇含上她的耳垂,低低开口问:“值吗?”

    南浔抬起眼眸,顷刻间已经红的太刺眼。

    霍负浪压着情绪问:“为了别人,把自己委屈给了我这种人,值吗?”

    南浔苍白的小脸是麻木的,没有回这句话。

    值不值,这得看为谁付出了。

    在周宗儒病逝后,南浔整个人就宛如被掏空了一般,她没有刻意想过为心底挚爱的男人守什么寡,只是觉得人生无望,除了孩子,就没有什么好让她要好好生活。

    霍负浪低首,重重地碾吻着她的唇,嗓音带着气急败坏:“我这人是烂了一点,南浔,我也在为你一点点变好。”

    南浔闭了闭眼睛,她想说……

    她这么做不管值不值得,霍负浪的行为又值得吗?

    这时,一道手机铃声却打断了她口中的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