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51章:我把这具身体,彻彻底底的让给你好不好?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一开始我就不该将霍老太太从你手中抢走”黎昕对视上她的眼眸,笑的很无力:“这样就没有接下来的事了。”

    江雁声心脏处隐忍着痛楚,生怕某些悔恨会克制不住夺眶而出,她看向一旁白色的墙壁,倒影着自己穿着职业西装的样子,很陌生,不想她自己了。

    黎昕同时也低垂下眉,跟她坦白:“霍老太太死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但是,他不是被你害死,斯越也是被顾白催眠,才会就算死也要咬定是听从你吩咐将霍老太太杀死,将尸体带回给了霍修默。”

    江雁声蓦然转身,眼眸震惊般看着黎昕,听到她,一字一字清晰灌入耳中:“不是你的人格出来吩咐斯越所为。”

    这个迟来的真相,宛如一把刀狠狠地将就她的心脏刺的血肉模糊,江雁声额头太阳穴处以肉眼所见的速度,青筋根根暴起在了肌肤表层。

    “我们是不该将老太太从医院劫走,但是,幕后凶手不是我们。”黎昕痛苦的闭上眼说:“雁声,这一切的错根源都在我,你当初想囚禁老太太的计划,是被我打乱,才害的你无辜被牵连进了这场”

    江雁声没给她说完的机会,上前,双手拽住黎昕的肩膀,声音几乎濒临崩溃:“你现在告诉我有什么用?黎昕,我怀胎九月,我受了多少痛苦,如今我最爱的男人已经彻底失去了,你再跟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

    她的眼睛很红,可悲的冷笑出声,指尖掐进了黎昕的肩膀上,无意识的在用力:“我千不该万不该害怕霍光晟会康复,帮助霍修城对付霍修默,想将这一切都提前了结,才去绑走了老太太,我更不该找你,你爱的那个男人禽兽不如,他是没有心的,怎么又会为你考虑呢?”

    黎昕最脆弱的伤疤被她一句句刺中,还未痊愈就已经格外的疼痛了起来,她几度张了张口,也说不上话。

    一句对不起,弥补不了江雁声这辈子的伤痛。

    “旁人都说我有上亿资产,继承了霍修默的一切。”江雁声冷笑推开了黎昕,似乎绝望的哽咽:“年纪轻轻就守寡,连儿子都死的干净,权势握在手中,是人生赢家,呵。”

    可是谁又知道,她从头到尾都不愿意要这些身外之物,她这一生,走的太艰辛,求的不过是一丝温暖。

    怎么就这么难求了呢?

    江雁声站在主卧中央冷冷的笑,血红的眼眸快溢出泪水:“我的父亲,母亲,丈夫和儿子都永远离开我了,我明明才二十六岁,却像是已经过完了一生。”

    她内心深处还是无法接受霍修默身亡的事实,只有在忙到没有一丝的空隙去想这些事,才能让胸口下的那颗不会跳动的心脏有了片刻缓解的疼痛。

    江雁声转身,看向憔悴万分的黎昕,眼中仇恨掺杂着泪意,字字咬出唇:“我们都是罪人,注定要孤独的活在这个冷冰冰的世界洗清我们的罪恶,哪一天,被原谅了,才是解脱的开始。”

    “我会把霍修城和你孩子的命,还给你。”黎昕苍白的面容上,那双眼睛很红,却又无比坚定。

    她承若,江雁声却置之不理。

    夜色越来越深了,在黎昕离开后。

    江雁声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主卧里,凝望着上空漆黑的天际,今晚上看不到像是银河般的星星了,她垂在身侧的手微微的颤抖,将自己唇瓣生生的咬得血肉模糊,有声音溢出:“李秘书跟我说直升飞机爆炸了一架,还有一架坠海了,修默

    爆炸的那架是你的,还是孩子的?”

    江雁声眼眸盯着漆黑的夜,几次失了声,整个人都在饱受着痛苦,她想问,却永远都等不到霍修默的回答了。

    “如果是孩子的,他那么小,都不知道什么是疼,会不会很害怕,如果爆炸的那架直升飞机上的人是你,修默,你该有多疼。”

    江雁声眼中的泪水缓缓流淌下,唇角尝到了无尽的苦涩,她哭着哭着,就低低的在笑。

    “锦乔不让我回都景苑一个人住,他怕我触景伤情吧,那儿毕竟是我们的婚房,你都不在了,我一个人住着有什么意思呢?

    我最近到了晚上,会感到很疲倦很困,闭上眼睛就能meng见我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路上,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连亮光都没有,我也不知道该走哪里去。

    其实我想去你坠机的海岸里,霍家现在都没有把你和孩子的尸骨带回来,妈给你举行的葬礼只有衣服,呵,她不肯我出席,说没有我这个儿媳妇我也不想出席,一点都不想。”

    江雁声每说出一个字,心口都剧痛一分,泪水充盈了眼眶,牵强的挤出笑容来:“我想找你,就算我怨你恨你,怪你不要我了,可是我还爱着你,在现实里我找不到你了可是meng里,我会经常meng见你的身影。

    你会突然在我漫无目的走在深夜里时突然冒出来,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很开心,因为我知道是你,你会在meng里跟以前一样哄着我宠着我,你还让我等你修默,我要等你到什么时候,你才来接我?”

    江雁声自言自语着对窗外漆黑的夜说着话,她一站就是数个小时,就算是佣人上楼来了也置之不理。

    她在夜深人静时便很容易情绪崩溃,狠狠的闭上眼,溢出了最后一滴泪水,便疯狂似的将主卧里的一切都砸的粉粹。

    像是要将心中的痛,都化为力气发泄出来。

    为什么。

    连她的孩子都要一并带走。

    江雁声拿起凳子将梳妆台的镜子也砸碎,这样就再也看不到她满脸泪痕,妆容全乱的狼狈模样了。

    她后退几步,脚下踩到冰冷的玻璃,马上溢出血也没有知觉。

    “呵。”江雁声转身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单薄瘦弱的身体站在中央,笑的心脏再疼。

    “你终于如愿以偿了?”她脸色麻木,对另一个自己说:“我身边所有爱我的人,都走了,你毁了我,为什么不代替我?”

    “我把这具身体,彻彻底底的让给你好不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