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52章 她是玫瑰,是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ABL ali=ri><R><></></R></ABL>江雁声被一片黑暗包围着孱弱的身躯,她步伐踉跄着,苍白的脸仰望空荡荡毫无声息的四周,溢出的声音像是割破了她的喉咙,细哑又很低低的:“我撑了几日,就感觉痛苦的无法活下去了,往后十年几十年,我该怎么一个人撑下去?”

    她闭上眼睛想的是霍修默和孩子,睁开眼睛想的也是霍修默和孩子。

    已经是没有东西能弥补的了他们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江雁声抬手抱紧了自己的脑袋,身子慢慢地蹲在了地上,她被仇恨吞噬了已经疼痛到麻痹的心脏,这具身躯里,是空的,没有灵魂的。

    “你不是一直都说在拯救我吗?”

    “那你就出来啊,别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留在这,我把我的世界,都给你。”她狼狈地跌在地上,小脸渐渐的失了神。

    看着黎昕痛哭自责,江雁声得到半点报复的快感,她整个人就像是处于了黑暗的深渊里,伴随她的只有绝望和空寂,一到了夜深人静时,便被无声的放大无数遍。

    在她往后余生的回忆里,都会活在失去丈夫孩子的痛苦中,她只要一想到曾经,就连带所有经历过的绝望都连根拔起般的想起。

    这些痛,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淡的。

    江雁声只会依然痛苦着,一遍遍的提醒自己犯下得罪,无法去饶恕更无法原谅这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自己了。

    她此刻脑袋很疼,痛苦不断地加深,对着自己一次次的摧残着,越是痛恨造成现在局面的所有人,包括自己,她就越无法释然地选择复仇。

    江雁声跌跌撞撞到了床沿前,她从柜子里,颤抖着手翻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遗书,上面,只有霍氏股份的分割。

    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又或者说,霍修城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下一个目标是不是就要夺走她的性命了。

    江雁声签下霍修默遗嘱的当晚,就已经准备好了遗书。

    她要真死了。

    名下的所有股份都会转赠给斯穆森的手上。

    所以,江雁声她要离间挑拨斯穆森对霍修城之间的战争,杀害兄弟,夺妻之恨,这两样就能让斯穆森咬死他一辈子了。

    江雁声趴在床沿,指尖紧紧握着这份遗书,一双眼眸猩红溢出的泪水簌簌下滑。

    无声的哭到最后,她有些恍惚,口中呢喃自语:“我想过自杀,这样我就能下去跟霍修默和孩子团聚了,可是又怎么能自杀呢,我应该把这个残酷没有温度的世界让给你,让你行尸走肉的活着才是。”

    江雁声说到这,冷冷的低笑,双眼通红:“等我哪天终于撑不下去了,就该让你来替我承受,你的报应就到了。”

    她怀着一颗仇恨的心想要对付另一个自己,可是,又微微有些迷茫:“是到底,罪恶的来源还是我,是我创造出了你这种恐怖的灵魂,是我”

    要是她没有病。

    那该多好。

    她可以堂堂正正站在太阳底下和霍修默相爱,不顾忌一切为他生很多小孩,不再被病魔困扰着,永远也无法挣脱出来。

    江雁声还是想霍修默。

    她很想很想

    “怎么办,我想他。”

    江雁声指尖捏着那份遗书,瘫坐在地上,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床沿前的被子上,低低的哽咽:“再也没有人疼我了。”

    她哭着,却突然间感觉有人在抚摸着她的秀发。

    江雁声抬起苍白如张纸的脸,恍惚中,似乎在自己的视线幻像里看到了黑暗中站着一位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特别的美艳,像朵玫瑰,被鲜红的血浸润过一般,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什么是玫瑰?

    那是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

    一旦被创造出来,就注定了结局。

    江雁声眼睛里弥漫着空洞的神色,胸口内的疼痛已经让她的所有感官都迟钝了。

    分不清眼前是幻觉,还是她悲伤过度臆想出来的。

    她伸出手,指尖去触碰另一个冰冷的自己,心脏处瞬间就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痛。

    “你是来,取代我的吗?”

    在这几年中,江雁声被身体里的人格困扰着,绝望着,有时恨不得跟另一个自己同归于尽,却从未与她有过正面接触。

    她在冷艳的笑,又同时带着有种落魄的倨傲:“江雁声,我从未想过取代你。”

    “那你为什么要以你的思维逻辑来毁了我的生活?”江雁声质问她:“你亲手毁了我,却每次都让我来承受后果。”

    她很怨恨眼前这个与自己相同容貌,却不同性格的女人,看另一个她就像是在看自己,却又感到很陌生。

    江雁声难以忍受的痛苦,在心口疯狂的滋长着,作为共存的她,自然也会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也在忍受着这份痛楚。

    “是你将我创造出来,你小时候告诉我,没有人爱你。”

    “你想让我来爱你。”

    江雁声双眼刺红,依旧在质问这个站在黑暗里的清丽女人:“你是在满足我的所有需求吗?”

    “我才是那个最真实的你。”

    只有她,最清楚身体这具主人格渴望什么。

    江雁声唇瓣扯动带着浓浓得苦涩:“那你何不直接取代了我呢,我现在活不下去了,你是另一个江雁声,一个不需要爱,不需要温暖的江雁声不是真正的我。”

    “爱,会让你痛苦。”她从黑暗中缓缓靠近,冰凉的手触碰到了女人憋红的眼角,触感清晰,温度却是冷的:“别痛苦了,好吗?”

    江雁声自嘲的轻轻在笑,眼中的泪意翻滚的越来越多:“现在占据在我内心最多的就是恨了,很难在挤进别的东西,我恨害死霍修默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怎么能不痛苦,我甚至觉得一直这么下去,早晚会让我变成行尸走肉。”

    她想死。

    在想起霍修默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想着去了结自己的生命,去找他和孩子。

    江雁声的手,握住眼前女人冰冷的指尖,声音带着绝望:“你来取代我,这样我就不会在痛苦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