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73章 霍修默,你别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江雁声给自己灌了一口闷酒,细细的喉咙有伤还没痊愈,有股刺痛感沿着这里一直往下,直径地透入在胸口,烧的她眼角微微发红,声音开始哽咽了:“我的孩子,早死了。”

    眼前这个漂亮精致的小男孩,是有温度的,是会奶声奶气的跟她讲话,怎么会是她的小墨深呢。

    江雁声蹙了蹙眉,恍惚无力地将小家伙推开,自嘲的低笑,逐渐发红的眼中含着泪:“你不是我的儿子,不是……”

    小墨深被这一推,差点儿就摔倒了地上。

    他肉乎乎的脸蛋儿是愣怔住的,看着妈妈喝着酒不理自己了,小胸膛用力地呼吸了好一会儿,像是半天才接受这个事实。

    爹地也经常在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很颓废的躲着他喝酒,可是,在他找到爹地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这样被推开的。

    爹地只会用强健的手臂抱着他软软的身体,在他快睡着的时候,用很轻的声音悄悄的在耳朵告诉他说想家了。

    小墨深不知道什么是家。

    难道他和爹地每天住的房子,不是家吗?

    他有些难受地看着紧锁着秀眉在喝酒的妈妈,小小的身体站在原地好半天,哒哒哒的迈着步伐朝洋娃娃走去,小手儿拉开了后面的拉链,从棉花里拿到了儿童手机。

    小墨深小指头摁下个按键,自动就拨出了爹地的号码。

    他等了会儿,嘟嘟几声后,便被接听了,然后当着躺在宽阔椅子上不停喝酒的江雁声面,奶声奶气的对手机哭诉:“爹地你在哪里,我要回家,我不要在妈妈家了。”

    “呜呜呜,我不管不管,爹地你来接我。”小墨深哭了,小手儿握紧了手机,好似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对霍修默说:“你骗人,妈妈一点儿都不喜欢我,爹地,我要回家睡觉,我不睡在这,不要不要!”

    哭了会,似乎是被电话里安抚住了,小墨深抽泣的擦着鼻涕,点着脑袋瓜说:“我等你哦。”

    他将自己的手机又藏回了洋娃娃的身上,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跑到江雁声面前,漆黑的大眼睛还挂着泪水,很生气地说:“我爹地马上就来,我再也不跟你好了。”

    因为酒醉的缘故,江雁声的脸已经烧红一片了,她模糊见听见这句话,唇角上无力又嘲讽的微笑。

    似乎,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小墨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停下来愤愤的跺脚,小嘴巴上还碎碎念着:“你这女人,还嗜酒哦,小心等会我爹地来教训你,哼,你还说你儿子我早死了,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妈妈,气死我了啦。”

    江雁声喝光了酒,没得喝了。

    她又浑身瘫软地站不起来,只好躺在椅子上,看着这个圆圆软软的小家伙在哼哼唧唧的,不知是哪里被惹到了,就差没有拆了她的房子。

    看着,很有趣就是了。

    她笑了笑,头是越来越晕了。

    ……

    二十分钟后。

    小墨深听见楼下传来的动静,他马上迈开小短腿儿,欣喜若狂地跑了出去。

    整个别墅静悄悄的,只有一阵稳沉有力地脚步声响起,正上楼来。

    “爹地!”

    小墨深看到楼梯口终于出现了一个黑衬衫黑西装裤的高大冷漠男人,他的出现,让走廊上瞬间就充斥满了他强大迫人的气息。

    那双深暗的眸子看向小家伙时,将眼底湛湛的寒意都无声无息深敛了起来,英俊的脸庞上没有半点冰冷的情绪。

    “爹地,你终于来了。”小墨深被委屈坏了,小手臂抱紧了男人的西装裤腿。

    紧接着,便被拎了起来。

    “你妈妈呢?”

    他的嗓音,很是沉哑。

    小墨深转头,指向了微微透着亮光的主卧,跟爹地告状:“妈妈喝醉了,不理我。”

    男人眸子紧眯了几度,脸庞的神色却如常没有变化,他强健的手臂抱着孩子,迈步朝主卧直径的走去。

    江雁声一头秀丽乌黑的头发散下,就这样安静躺着,很疲惫般,连呼吸都很浅,苍白的小脸在此刻已经因为酒醉而红晕了,纤长的眼睫毛落下了一片阴影。

    她醉着,完全不知这对父子俩已经走进了房间。

    小墨深被放在地上,脑袋瓜还被拍了下,带着宠溺的力道:“楼下保镖都在,自己下楼。”

    他仰着小脸,茫然然的:“爹地呢。”

    “爹地跟你妈妈独处几分钟。”

    父子俩的对话很轻,不一会儿,小墨深就很乖的拿起他的洋娃娃走了。

    他很听爹地的话,还把主卧的门给带上。

    砰一声,极轻的响声像是惊扰了合着眼眸的江雁声,她迷迷糊糊地醒来,睁开眼,视线一点点变得很清晰,看到了眼前站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快看不真切,又努力地想分辨出是谁。

    等他越走越近了,江雁声微红的眼眸终于看清了男人的样貌,有些无力地抬起手,指尖颤抖着去碰他线条深刻的熟悉脸庞:“是你吗?”

    江雁声红唇吐出的是酒气,身体却带着她的体香,两者融合在了一块儿,行成了诱人的效果。

    她近乎是贪婪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声音重复地问:“霍修默,是你吗?”

    这样的梦,在两年前染上毒.瘾时,梦到太多次了。

    后来被强迫治疗,就再也没梦见了。

    江雁声忍不住想去抓紧眼前来之不易的幻觉,她的手指碰到了男人下颚处的胡须,心脏猛地一揪,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这具身体被人凌.辱了,她即便已经不再软弱,装的很坚强冷静,内心深处还是无法接受,所以连梦,都梦见霍修默也有胡须了吗?

    江雁声眼里流露出了苦痛,手指间的肌肤上真实温度,让她忍不住地去沉迷在其中,她双手慢慢地抱紧了眼前这个高大成熟的男人,恨不得让自己透不过气来。

    “别走……”江雁声的红唇低低溢出难以启齿的柔弱,不愿意撒手:“霍修默,你别走,他们都在欺负我,我找不到你来帮我了,我被欺负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