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74章 你还给老子过来?!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她被强.奸了。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江雁声将自己哭得颤抖不已的身体依偎进了男人厚实的胸膛前,那股强烈的气息灌入呼吸间,让她除了流眼泪外,只能紧紧的想抓着他不放。

    “别走……”

    江雁声将透着不正常红晕的脸,正好压在他心脏的位置,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稳沉跳动的力度和响声,就好像他还活着。

    她的脸被修长的大手捧起,在明晃晃的光线下,男人英俊的脸庞轮廓就更加清晰了,距离越发的近,他薄唇灼热的触感好似印在了她的唇上。

    江雁声的泪水,还挂着那细密的睫毛上。

    抽泣委屈时的模样,和小墨深像极了,准确来说是这个孩子委屈的时候,跟她是如出一辙的。

    她也分不清是自己主动,还是那个吻先落下来了。

    江雁声更看不起男人眼底那股压抑翻滚而过的阴霾情绪,她只知道他的唇舌在口中深入,吻得难舍难分至极。

    她的呼吸渐喘,身体还留着被虐过的伤痛,急于借着眼前男人的气息来抚平自己的创伤,不肯放手,不肯让他走。

    “霍修默……”

    那一声又一声含着痛的叫,仿佛下一刻清醒过来就要见不到他了。

    江雁声指尖主动去解开他黑色的衬衫纽扣,不小心碰到了那胸膛上强健肌肉的伤痕,男人的大手伸来将她手腕抓住,眼神阴暗中透露出了浓重的猩红。

    她身体很软地贴过来,女人温软的气息磨着男人的克制力,在酒精的刺激下,什么都不重要了。

    即便身体还带着伤,心理上被人强.奸后还没有痊愈。

    江雁声都想让他来弥补着自己,红唇细细的吻着他紧绷的下颚,也不怕被胡须刺红了脸颊白皙的肌肤,只是想跟他亲密,用这种方式来证明他是存在的。

    存在了她的梦境里,没有离开她。

    在这间主卧内,女人的领口被扯开了一大片白皙肌肤,露出的弧度很诱人,白皙的手臂攀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她在低泣着,小脸的神色一片恍惚。

    霍修默眼底隐藏深重的戾色,领口的纽扣也被解开几个,逐渐露出的胸膛很性感,两人几乎都是衣衫不整,几次起身,都被紧紧的缠了上来。

    他青筋冒起的手掌掐着女人的细腰,嗓音沙哑难辨:“还没被我操.够?”

    江雁声很痛,也分不清是胸口痛,还是身体每个角落都在痛。

    她被酒精沉迷的理智,已经快分不清现实了,只知道一点,就是不能让眼前的男人走了。

    他一旦消失,就会消失个几年。

    不会在出现了。

    江雁声磨着他,眼眸带着脉脉含情:“答应我,别走了。”

    ……

    楼下。

    小墨深坐在沙发上晃荡着两条小短腿,能跟爹地回家的缘故,肉乎乎的脸蛋儿开心的不行,时不时歪着小脑袋瓜,跟保镖叔叔说话。

    “我爹地怎么还不下来呀。”

    “都过去好多几分钟了呐,唉……”

    “爹地跟妈妈在说什么,为什么要叫小墨深离开,哼。”

    小墨深奶声奶气的念了半天,保镖都快有些招架不住,略迟疑的说:“要不,你上去看看?”

    “可以吗?”

    小墨深漆黑的眼睛亮亮地,很听话的说:“可是爹地叫我在楼下等哦。”

    保镖也没辙了:“那就等吧。”

    “可是我想跟爹地回家了,好困。”小孩子到了夜里都很容易犯困,他的脸蛋儿贴了贴洋娃娃,可累坏了呢。

    保镖:“……”

    小墨深垂着脑袋儿,眨眨大眼睛,纠结了半天,最终小屁股一扭,跳下沙发,对保镖说:“我还是去催催爹地吧。”

    他小脸蛋笑得甜甜的,活蹦乱跳地上了楼。

    保镖不敢跟上去,以免遭受到雷霆之怒。

    楼上。

    小墨深眨巴又眨巴着眼睛,往主卧的方向跑来,隔着一扇门,他还没推进去就听见了从来没听过的动静,好像是有人在哭,爹地的嗓音模糊传来,又听得不是很清楚。

    他扭着小屁鼓,竖起了小耳朵趴在门板上,偷听了半天了,小脸蛋皱了又皱,都说些什么呢。

    小墨深最终架不住好奇,伸出他的小肉手将房门悄悄地,推开了一条缝隙。

    那灯光倾斜的露出来了……

    小墨深的漆黑眼睛瞪圆了,当他透过门上缝隙的角度看到妈妈背对着,脱了上衣,露出纤美雪白的后背,黑色秀发四散下,坐在爹地结实肌肉的腰身上时,他张大了小嘴巴,似乎没看过这样的画面。

    连喊爹地,都不会喊了。

    霍修默紧眯起了深眸,敏锐的直觉让他立即发现了站着门外偷看的小家伙,几乎是同一时间,手掌按着江雁声光滑的后背将她往胸膛紧贴,扯过衣服挡住。

    那黑浓的眼神,带着警告的意味看向霍墨深:“把眼睛闭上。”

    霍墨深脸蛋有点儿红,听爹地的话,乖乖的闭上,小身板站在笔直,小手儿还贴着身侧,嘴上还不忘好奇问:“爹地,你跟妈妈在干嘛。”

    江雁声喝醉了不知情况,只知道不停仰头,用红唇吻着男人的下颚,声音娇媚中带着沙哑的叫他:“修默……”

    霍修默要摁住怀里不安分的女人,又要先将门外的孩子哄下楼,眉目间的神色沉下,对小家伙说:“你转身,去楼下,爹地两分钟就下楼。”

    霍墨深很高兴的问:“我们要回去了吗?”

    “嗯。”

    “那妈妈呢?”

    小孩子一开心起来就忘了先前的不愉快了,完全不记得自己给爹地打电话时,那告状起来的委屈巴巴语气。

    霍修默给他选择:“跟我回去,还是留在这陪你妈。”

    小墨深闭着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瞪起来了,怔怔地去看抱在一起的爸爸妈妈,小腮帮子气的鼓鼓得,哼唧了好几下:“爹地,你是不是又想把我丢在这,为什么要给我选,你是不是不愿意养我了?”

    就一句话,这孩子都能联想到所有的可能性,说着,眼眶还红了,也不顾霍修默先前的警告,小腿哒哒哒的往主卧里跑:“爹地……”

    霍修默:“……”

    你还给老子过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