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90章 别说她说你不乖了,动手打你都能。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霍负浪接到南浔求助电话,就马上报警,联系了一群持枪特警过来,还没到别墅,在里面强行想撞入暗间的黑衣人便听到风声,马上全部撤离。

    以至于进来时,一个都没抓到。

    南浔听完霍负浪说的话,暗暗庆幸霍负浪没跟那群也持枪的杀手正面杠上,她的关心没有表露出来,不过,却抬起了白细的手,将男人额头掺透出的汗珠抹去。

    一路赶来,又牵挂她的安危。

    霍负浪没少担心。

    “你去把孩子抱出来。”

    南浔接触到男人逐渐深谙的眼神时,略不自在别开了视线,吩咐他去做点事儿。

    霍负浪薄唇性感的勾起,看破她的心思,深深给了个眼色,便大步地朝漆黑的房间里走去。

    小墨深被抱了出来,或许天生对高大的男性有好感,他的小手紧紧的抱着霍负浪脖子,肉乎乎的脸蛋儿好委屈。

    “没事了小鬼。”霍负浪看他漆黑的大眼睛还挂着泪儿,跟个小姑娘家家似的,手掌便拍了下他的小屁股:“有你叔在,怕什么?”

    小墨深也觉得情绪羞羞,低下小脑袋,还有点脸红。

    楼下,这时也传来了另一阵动静,

    紧接着,便看见了霍修默和江雁声的身影出现。

    小墨深马上就喊了:“爹地。”

    霍修默眉目生寒,走进被翻得一片狼藉地主卧,他视线扫向被抱着安然无恙的小家伙,阴沉地神色好转不少。

    霍负浪将奶娃儿还给他亲爹。

    “爹地爹地。”小墨深看到霍修默就很兴奋,完全江雁声给忽略了,他回到了爹地充满安全感的怀抱中,小嘴就开始撇起,白白嫩嫩的小手紧紧搂着爹地的脖子,童音委屈巴巴的:“有好多坏叔叔,怕怕。”

    霍修默手掌拍拍小家伙的脑袋,无声安抚着他。

    孩子跟没看见亲妈似的,这让江雁声心微涩,被南浔握住了手腕。

    两人对扫了一眼。

    江雁声看到南浔没事,也安心了:“让你受到惊吓了。”

    “没事,你接下来该小心,我看这群人是有备而来。”南浔摇摇头,对她悄声说了三个字:“霍修城。”

    是谁干的。

    江雁声心里也有数,她抬眸,看了眼还跟霍修默撒娇的孩子,白白嫩嫩的,很健康,可是,却有人屡次要伤害他。

    心底有了一丝怒意,对南浔说:“我会双倍还给他的。”

    别墅一通乱,警察没抓到人自然也收队,霍负浪等她们说完了话,便将南浔带走。

    南浔也有眼色,故意给江雁声一家三口留点空间。

    人这一走,整栋别墅都安静了下来。

    江雁声在客厅里,小脸平静着,看孩子在霍修默的怀里说了半天的话,然后终于有点困倦了,又不睡,小手揪着爸爸的衬衫,用软软的脸蛋贴着。

    “爹地,我们回家吗?”

    小墨深经过这一晚,心里也知道差点儿小命不保,也不想继续待在这儿了。

    霍修默强健的手臂抱起他,在灯光下神色很是骇人,对孩子说话的语调却异常温柔:“嗯。”

    江雁声清晰听见父子俩的对话,也目睹着霍修默抱着孩子起身,近乎是擦肩而过,雷厉风行地朝外走。

    她心微微的缩紧着,站在原地里,眼眸盯着男人的背影,抿着唇有点干,一直没有出声说话。

    整栋别墅都被翻箱倒柜得到处都是,无声宣示着前不久发生的事。

    江雁声怕吗?

    她内心感到的只有一种苦痛的感觉,其余的,便是空荡荡的厉害了。

    就在霍修默身影要消失在走道,快不在她视线内时,倏地顿住了脚步,视线凛冽的扫了她一眼,开腔冷漠道:“还晾着做什么?”

    江雁声眼眸微微睁大,划过了一丝讶异的情绪,就连略白的脸蛋那僵硬的表情也渐渐暖和了。

    男人说完这句话,便大步地离开了别墅,也没有等她的意思。

    江雁声扯唇,又扯了一下。

    她笑了。

    ……

    孩子被吓到,不愿意离开霍修默的怀抱。

    江雁声只好坐到驾驶座上开车,她面容平静,主动对霍修默说:“是回酒店吗?”

    毕竟在酒店里,那间套房已经被人占据了。

    且不说套房的房间够不够睡,江雁声多少有些洁癖,一想到那个男人和一位叫叶棺棺的女人在霍修默的卧室做a,就浑身不自在。

    那些是他结交的朋友,她如今身份也不好说什么。

    霍修默抿紧的薄唇溢出了单音,态度还是很冷淡。

    江雁声唇边扯了扯,将车开的很稳,不过,偶尔会忍不住将目光放在睁着大眼睛趴在男人胸膛前的孩子身上。

    今晚一整夜,这孩子都没开口喊她妈妈。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前闹得变扭,让小墨深记上仇了,江雁声现在不仅被大的冷待,小的也一样冷待她。

    这对父子,就差没有并肩作战了。

    小墨深有些怏怏的,情绪很低落,被折腾的不轻了,他似乎也接到了妈妈的视线,记起了睡前那一点小摩擦。

    然后,低低哼了声。

    江雁声:“……”

    小墨深嘟起小嘴巴,凑到了霍修默的耳畔悄悄告状:“爹地……”

    自以为很小声,殊不知在这封闭的车内被江雁声听得一清二楚。

    气氛略尴尬。

    小墨深急求着霍修默的安慰和表明态度站立场,他才好仰着小脑袋,对妈妈很傲娇。

    霍修默嗓音溢出薄唇,却说:“别说她说你不乖了,动手打你都能。”

    小墨深微微张着小嘴,快哭了,很意外是这个结果。

    这不是他脑海中脑补的呀,又给委屈上了。

    霍修默大手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儿,在教育孩子这事上,他向来有原则,是不会让儿子没个规矩不尊重长辈,更可能还是儿子的亲生母亲,否则,也不会养出一个奶甜有礼貌的孩子了。

    “等会到酒店跟你妈妈道歉,不然今晚自己睡。”

    小墨深感觉天要塌了。

    他小小声的哽咽不已,将脸蛋儿朝爹地的胸膛前一埋:“都是欺负小孩子的坏蛋。”

    霍修默跟孩子的几句对话,让江雁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她没在刻意的去看旁边这对父子,心底的苦痛却一点点在消散。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