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095章 有人抢你妈妈,该怎么办?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观看最快速手发站。t/angkx。bsp; 手机阅读 m.tangkx.c.第1095章 有人抢你妈妈,该怎么办?

    晚上,九点多。

    霍修默处理完了霍氏公司的事,便先回了趟霍家,面对霍夫人的情绪崩溃,抱着他的身躯哭了二十来分钟,他一直在沉默,也一字不提这四年来的经历。

    “当年妈看你抱着孩子出门,就觉得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吩咐你要早点回来,可怎么等啊等,你让妈一个人在霍家等了你整整四年。”霍夫人头发白了,这四年来她想念着儿子孙子,整个人都憔悴下,保养得体的脸上也爬上皱纹,老了整整十岁。

    她甚至都以为,自己的后半生就要这样孤苦伶仃的死去了。

    看到霍夫人不顾形象这样哭,连坐在沙发上的小墨深都看呆了,他凝眉委屈地看着爹地。

    霍修默低声安抚好母亲的情绪,招招大手让孩子过来。

    “给你奶奶擦眼泪。”

    小墨深乖乖爬下沙发,哒哒哒地跑过来。

    有孙子在,霍夫人崩溃的情绪总能受到些克制,抱着怀里温软的小家伙,她感慨着:“上次见他,还是襁褓中的一个小不点,现在都会跑会跳了。”

    “奶奶,我还会游泳哦。”小墨深仰着肉乎乎的脸蛋儿,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成年人那么复杂。

    自然,也就不懂为什么奶奶看到爹地要哭鼻子。

    他的童音童语惹得霍夫人终于笑出声:“你真的很棒。”

    “奶奶夸我了哦。”小墨深脸儿微微的红。

    他替爹地哄好了奶奶后,又用漆黑的大眼睛眨着盯爹地看,奶声奶气地问:“我妈妈呢?”

    这句话,无疑是让气氛静住了。

    霍夫人一听到江雁声的名字,很明显有过厌恶的情绪,她板起脸,也看着霍修默。

    有孩子在场。

    江雁声又是她孙子的亲生母亲,即便霍夫人满腹的话要说,也不会在孩子的面前说坏话。

    霍修默没有回应这个,他强健的手臂抱起了突然问起妈妈的小家伙。

    “妈,孩子该睡了,我带他上楼。”

    霍修默闭口不提,白天又将江雁声赶出霍氏,现在更是没有出门的打算,这让霍夫人的脸色好看不少,语重心长道:“修默,人是会变心的,妈希望你能走出来,别在挂念着以前的事。”

    不管是江雁声,还是谁。

    霍夫人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后半生能过的轻松一些。

    “妈,您也去睡吧,以后我和墨深都在霍家陪您。”

    有霍修默这句话,霍夫人几乎是放心了,她点头,眼睛含泪露出了欣慰。

    楼上。

    小墨深被抱到床上的时候,才小声嘀咕着,很委屈对爹地说:“爹地你有妈妈了,却把我妈妈弄没了。”

    霍修默将他的小外套脱掉,听到这句话,英俊的脸庞神色完全黑了不少。

    他对一脸委屈的小家伙说:“你妈已经不要你,跟外面野男人跑了。”

    小墨深小脸蛋怔了好半天。

    因为他听懂了也知道什么叫野男人,这个字,以前从七爷叔的口中听到。

    说什么棺棺姨姨今天不在家,去找哪个野男人了。

    所以,妈妈也是吗?

    小家伙漆黑的大眼睛里闪着有点怕怕的情绪,揪着爹地问:“那,那妈妈会有别的小宝贝吗?”

    霍修默冷笑道:“要能生,你妈这四年肚子还会空?她找的男人都不行。”

    都不行。

    已经算得上很恶毒的诅咒姬温纶不能生育,却不自知,还要在孩子面前抹黑着姬温纶的形象:“你上次看到一个很好看的叔叔,他就是跟你抢人的。”

    “那抢爹地吗?”

    “”霍修默。

    他将孩子裤子也脱下,语气透着嫌弃:“抢我做什么?”

    小墨深穿着暖暖的睡衣睡裤,然后伸出小手抱紧了爹地脖子,委屈巴巴地说:“因为爹地是我最好的爹地,谁都不能抢。”

    霍修默手掌放在小家伙的脑袋上揉了揉,冷漠的语气暖和下:“你妈就能被抢了?”

    小墨深认真地想了想,摇头说:“也不能。”

    “那有人抢你妈妈,该怎么办?”

    小墨深眼神儿一凶,咬着小牙齿道:“那弄死他啊。”

    霍修默很满意儿子的反应,他想到了白天看到姬温纶在车上亲吻江雁声的画面,眼底也一样弥漫着股强烈的杀意,教着儿子:“你妈现在跟野男人给你生小弟弟,你现在给她打个电话哭。”

    爹地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墨深重重地点着脑袋儿,小手握的紧紧的:“好。”

    江雁声感觉自己没喝醉,还越喝越清醒了。

    她跟土匪一样将姬温纶珍藏的酒都拿出来,一扫而空,看到男人俊美的脸庞略僵的表情,轻轻媚媚的笑,很开怀。

    “你就这么坏。”

    姬温纶一滴酒都没沾,保持着无比清晰的意识。

    一男一女要是醉了,可不是良性的发展。

    江雁声懒懒地靠在沙发手扶上,裹着毛毯都滑下来了,里面穿着衬衫,洁白的雪纺布料被染了许些红酒,头发也是散乱的,笑的时候眼睛含着泪。

    “姬温纶,这两年来,从你回来开始我就一直想问”

    “嗯?”

    “唔,她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爱上的是她?”

    触及到彼此最忌讳的话题时,姬温纶有着片刻的沉默,他沉静的眼眸里情绪依旧没有半点波澜,一丝异样都不愿意让她察觉到。

    许久,才在这深夜里,他矜贵的嗓音徐徐的响起:“那你有没有问过霍修默,为什么他爱的是你,不是她?”

    “因为他犯贱。”江雁声微红的小脸在灯光下又显得很冷静,指尖勾着红酒杯,唇齿间的酒味已经淡去了苦涩滋味。

    她重复地说:“是他犯贱。”

    当年她要离婚,闹了无数次

    是他一次又一次将她从深渊的边缘拉回来,说好了给她温暖的家,做她的庇护。

    江雁声对视上姬温纶的眼神,轻轻笑笑的:“现在他,不想犯贱了。”

    “雁声,你在伤心。”姬温纶指出。

    “我有什么可伤心的。”江雁声是不愿意去承认的,就好似在洗脑着自己,你没有不开心,你在笑啊。

    怎么会不开心呢。

    她明明是解脱了才是,不在自责了,不在活在愧疚里了。

    (本章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