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1105章 借酒消愁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观看最快速手发站。t/angkx。bsp; 手机阅读 m.tangkx.c.第1105章 借酒消愁

    同在宛城,江雁声心知肚明不可能一辈子都不跟霍修默碰面,看到他一身西装革履披着黑色大衣出现在视线内时,胸口还是有些闷痛的情绪隐隐要复苏。

    不看到霍修默,她能决然地放下过去,独自平静面对生活。

    一看到他,江雁声捡起的坚强就轻易被打碎的彻底,眼眸狼狈的掩下情绪,将自己保护在围墙里,看上去冷淡异常。

    一旁,助理早就被江锦乔私底下命令过,不能让霍修默接近江雁声十步距离,她先态度很恭敬提醒:“江副总,飞机还有半个小时起飞。”

    江雁声用眼角余光看了眼助理,心知是什么意思。

    她顺着台阶下,将自己伪装在了一具没有感情灵魂的躯壳里,抬眸轻颤两下,恢复了以往的冷静,竟笑了:“霍总亲临,有事吗?”

    霍修默气势寒漠地的迈步走来,有种压迫感让人很不舒服,他盯着她的眼睛,开腔道:“孩子不见了。”

    江雁声似有一丝讶异,垂在身侧的纤细手指猛地捏紧了起来。

    现在整个宛城都是霍修默的地盘,他说孩子没了。

    这话,不免让人有些怀疑。

    江雁声看着男人骇然的神色,启唇问:“你不是将他放在霍家养,怎么会不见?”

    霍修默看她冷静地质问自己,脸色似乎更阴沉了。

    “如果你连孩子都照顾不好,只顾着你的霍氏。”江雁声俨然是一副跟他秉公办理的架势,口吻很冷:“我会让律师跟你谈抚养权的问题。”

    “你认为在宛城谁敢接你官司?”霍修默来这,却碰了她冷脸,难免是要有怒意从胸膛内爆发出来。

    “江副总。”

    这时,助理深怕两人当场就掐起来,提醒江雁声:“飞机快赶不上了。”

    江雁声转头吩咐:“你将这事告诉锦乔,让他找找孩子踪迹。”

    言外之意,她要去赶那一趟飞机了。

    在江雁声踩着尖细高跟鞋下台阶,擦肩而过时,霍修默突然伸出修长大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深暗的眸子盯紧了女人冷清面容的一举一动。

    用孩子做借口。

    几乎是他回宛城后,惯有的招数了。

    每次江雁声都被拿捏住了软肋一般,如今狠下心肠,又什么都不要他的东西,连人都不要了。

    霍修默几乎找不到任何事来牵绊住她。

    那手上的力道,加重不少,语气寒凉:“在你眼里,儿子还比不上你一次出差?”

    江雁声精致的妆容掩去了她真实表情,黑色头发高高的束于脑后,唇色艳丽,看起来冰冷又没有感情,对他说:“儿子谁养谁管,你在指责我没有做好一位母亲的职责么?那你把他给我?”

    她到底还是不信霍家这么重视霍墨深,会把一个四岁大的孩子看没了。

    甚至是,已经累倦地不想在跟霍修默有过多纠缠。

    江雁声在这刹那间,做出了个她没想过的决定,脚上踩着快摇摇欲坠的高跟鞋,贴近他几步,用很轻的声调在男人耳旁说:“我是谁?你看不出来了。”

    霍修默手掌的力道几乎快将她手腕折断,瞳孔紧缩的忽然盯着女人要笑不笑的表情。

    江雁声看到他变脸,唇角也慢慢敛去半分笑意。

    这或许是在他面前跪太久了,终于站起来时有种报复的痛快感。

    那晚,她把话都说明白了。

    霍修默现在又以孩子这种借口来打扰她平静的生活,江雁声难免心理会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是他给她希望能靠近,又残忍的亲手扼杀。

    两人长时间对持着。

    直到助理一声惊呼:“江副总。”

    江雁声前一秒想甩开霍修默的大手,却被他猛地抱了起来,高跟鞋跟离地,有那么一瞬的天昏地转,等回过神来,腰肢被死死扣着。

    他敢这样劫人。

    在江氏门口,就堂而皇之地将她搬走。

    “你放开我。”

    江雁声被摔进了车后座内,头发狼狈地散了下来,也衬得她整个人不再气质冷艳,那双眼睛,狠狠地瞪着这个男人。

    霍修默行为宛如土匪,他堵在车门前,沉声警告她:“江雁声,你要是不想大庭广众被扒光,就给老子安分待着。”

    极具威胁力的话,让江雁声瞬间安静了。

    她气得指尖都在颤抖,却又不得不忍下。

    霍修默会不会扔她下去不知道,但是,绝对会在车内把她这一身女士西装扒下来。

    呯一声。

    男人上车,司机驱车离开。

    霍修默气势强大且冷漠地坐在旁边,给保镖打电话,也间接性证实了孩子真的失踪。

    这让江雁声故作冷淡的脸上,有一瞬间惊慌浮现。

    不过好在,另一通电话打进来了。

    “霍总,孩子在霍氏的底下酒柜里找到了。”保镖来汇报情况:“小公子偷喝酒醉了。”

    那么小的一个年纪孩子,去偷喝酒?

    江雁声指尖紧紧握在手心,看着霍修默,明显有着指责情绪。

    “把人送医院去。”霍修默眼底也在酝酿着寒凉情绪,开腔的嗓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他不会将江雁声带到霍家,自然就将孩子送医院。

    司机也马上改了车道,在长时间窒息的车门下,江雁声对他强势的态度心中有怨,又假装了分裂,此刻想关心孩子的情况也下不了台,只能咬着牙,出声讽刺:“你倒是会教他,小小年纪就会去偷喝酒了。”

    霍修默扫了她眼,冷漠道:“不然给你教?抽烟赌博飙车?”

    江雁声被哽得没话说。

    说起来,两人半斤八两,能让孩子借酒消愁,都不是一个很称职的父母。

    快一个小时的路程,等到医院时。

    小墨深已经被洗了胃,还在没喝多少,对身体也造成不了什么大碍,医生将情况如实说明。

    一旁,送孩子来医院的保镖也在说:“发现小公子时,他还没醉死,现在在床上倒是睡着了。”

    听到没身体大碍,江雁声暗地里松了口气,也不看霍修默一眼,便踩着高跟鞋往病房里走。

    小半个月没看到孩子,她想得已经快眼红。

    (本章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