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狂兵-《极品透视狂兵》正文 第1905章你是活活傻死的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蜗牛快跑 书名:极品透视狂兵
    >

    白龙飞的表现,实在太反常了!

    反常得让玉无双,深感恐惧。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àn.shu.ge.la

    身为人父的白龙飞,在明知女儿遭遇困境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思,想到床上那点事儿。

    玉无双越想越觉得离谱。

    她跟白龙飞相处几十年。

    对白龙飞爱女心切,有着切身感受。

    而现在的白龙飞,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让玉无双感到陌生。

    逐渐冷静下来的玉无双,甚至想到,如今自己见到的白龙飞,根本不是真正的白龙飞。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真正的白龙飞会在哪儿?

    而这个假的白龙飞,又是何方神圣?

    竟然敢冒充京城玄字号家族,白家名义上的二当家白龙飞!

    玉无双越想越觉得古怪离奇,匪夷所思。

    她出身武林世家,少女时代就开始闯荡江湖。

    直到遇见白龙飞之后,才嫁入白家,退隐江湖。

    她的所见所闻,远比一般人,更为广博。

    但,此时她的猜测,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领域。

    “冰儿的失踪,或许与白孝忠,根本就没半毛钱关系,而是与这个冒牌货有关。”

    玉无双的脑海中念头百转,想到了各种可能性,但却无法找到中分的证据,她迈开一双修长的美腿,在书房中来回走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整个人都冷静得可怕!

    微微蹙起的黛眉,时不时抖动一下。

    书房中回荡着高跟鞋与地面碰撞时,清脆悦耳的声响。

    她退隐江湖的时间,已接近二十五年。

    这些年来,在白家养尊处优,过着豪门贵妇的优渥生活。

    但,即便是这样,她也始终坚持武道修炼。

    没有荒废过一天的时间。

    由于她的武道天赋,极为平庸。

    虽然常年修炼,但至今依旧还停顿在“黄金级”中阶的境界,始终无法突破。

    以她现在孤掌难鸣的处境,别说是“黄金级”的境界,哪怕是“钻石级”也未必能杀出一条血路……

    几分钟后,她的脚步,突然停顿下来。

    她想到了一个人。

    “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

    玉无双眼角的泪痕,早已干透,仰着脸,黛眉斜斜上扬,轻声喃喃自语着。

    ——

    冷月高悬。

    夜风凄迷。

    鲁家。

    婚房外的广场上。

    除了风声之外,再无半点其他的声音。

    鲁无言、鲁千叶、吕阳相继出现在广场上。

    齐真君姗姗来迟,最后一个到来。

    他的到来,无疑给鲁无言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鲁无言最担心的就是:

    齐真君在见到邪神大杀四方的血腥手段,从而心生畏惧,临阵逃脱……

    在看到齐真君现身时,鲁无言始终悬到嗓子眼儿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地。

    广场四周亮起的探照灯。

    雪白的光芒,将广场映照得纤毫毕现。

    这时,吕阳悄悄将提在手中的“乾坤袋”,放到了鲁无言面前。

    ”用来克制邪神的重要人质就在里面,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咱家就交给你了。“

    吕阳揽着鲁无言的肩膀,凑到鲁无言耳边,压低声音,小声提醒道,“待会儿你可不要把事情办砸了呀。

    呃,对了,还有啊,这个‘乾坤袋’,咱家也不要了,当成礼物,送给你吧。”

    鲁无言愣了一下神,对吕阳此举,深感疑惑:

    “乾坤袋”里的颜如雪,固然重要,关系到对付邪神的大事,但“乾坤袋”本身,也是世所罕见的宝物——

    吕阳却轻易把这件宝物送给自己。

    这让鲁无言心神一凛,感到一丝不祥的预感……

    “二爷,你用不着怀疑咱家!”

    吕阳又拍拍鲁无言的肩膀,极为严肃认真的回应道,“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

    咱家把‘乾坤袋’送你,也无非是想跟你拉近些关系而已。

    你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呐。”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吕阳的语气中,显得有些委屈,

    顿了顿,吕阳又补充道:“还有啊,事成之后,别忘了之前你我的约定。

    你可是答应过咱家,只要把邪神敢掉。

    就把颜如雪送给咱家。”

    鲁无言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想到了吕阳这么做的真实用意。

    “这老小子,可真是滑头一个,他把‘乾坤袋’连同颜如雪,一起交给我,无非是为了让邪神看到,他吕阳并未参与对付邪神的行动,是为了演绎出一场置身事外的把戏。”

    鲁无言心中暗暗想到,神色间却故作诚恳的连连点头回应道,“吕爷的好意,却之不恭,我收下了。

    话说这‘乾坤袋’也是万中无一的宝贝。

    多谢,多谢。”

    对于鲁无言是否察觉到自己此举的用意,吕阳并不关注,他只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就是清白的,根本没参与对付邪神的这个计划,自己充其量,只是适逢其会,恰巧出现在鲁家而已……

    两人又各怀心思客套了几句,这才闭口不言。

    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的吕阳。

    双手放在裤兜里,若无其事的向广场周围走去。

    而目睹这一切的齐真君,则是一句话也不说。

    大战在即,他也无暇分心约束吕阳。

    盘膝而坐在地上的齐真君,对吕阳刚才的举动,心知肚明,不由得暗暗嘲笑吕阳真是傻叉到家了,以为这样就能把自个儿撇清。

    “唉,人傻却还热衷于算计,这种傻逼,将会活活傻死。”

    齐真君有感而发,心里暗暗思忖着。

    就在这时,鲁千叶牙关格格打颤的声音,打破了广场上的宁静。

    齐真君目光一转,望向远处。

    邪神已到!

    身后跟着手捧鱼缸的黄毛小子、杜家父女二人。

    再后面,则是赵铁铮率领的一帮死士。

    杀气腾腾,战意高昂!

    在雪亮的灯光映照下,邪神浑身上下都没有沾染半点血迹。

    根本不像是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内,杀死数百人的恶魔。

    倒像是有着无限闲情逸致,在后花园中,随意散步的闲人。

    一手放在裤兜里。

    一手背负在身后。

    嘴上叼着烟。

    烟雾缭绕。

    在空气中,袅袅飘散。

    相隔数百步的距离。

    但,齐真君还是一眼看穿萦绕在叶天面前的烟雾,看到了叶天此时的神情。

    不看不打紧!

    这一看,顿时令得齐真君从地上,像是触电般,噌的一下,长身而起。

    ——

    凯瑞大酒店。

    总统包房内的粉色战场,已经偃旗息鼓,鸣金收兵。

    两个不着寸缕的少女,气若游丝的趴在地上。

    原本雪白娇嫩的柔腻肌肤,变得干枯如风干的橘皮,没有半点水分和光泽。

    就连头发,也成了灰色。

    正一寸寸化成灰烬。

    此时的她们,再也不是年轻貌美的少女,而是成了百八十岁的老妇,而且还是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那种。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肥胖得像一头猪的男人,那方便的功夫,竟然非常厉害,在连续七八次将她们送上巅峰后,也依旧斗志昂扬。

    最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在跟这个男人做完那种事之后,自己的身体机能竟然开始衰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们就步入老年人的行列……

    她们没有被扒皮,而是被吸干了生命力!

    以王文华的修为,自然看得出,眼前的两女,此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冤,不冤,你们真的一点儿也不冤。”

    王文华淡漠如水的眼神,混若无事的扫了一眼地上的两女,意味深长的开口解释道,“以你们这种劣等垃圾的身份,能够成为本少身体中的一部分养料。

    你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若不是看中了你们有着青春娇美的肉身,本少是万万不会选择带你们出台的。”

    两女浑浊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王文华。

    她们恨不得将王文华,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但,以她们现在的状态,别说做出行动了,即便是呼吸都费劲。

    “本少刚才都解释过了,你们不应该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本少。”

    王文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双手隔空向前一抓。

    “咔擦!”

    “咔擦!”

    两道脆响声,相继从左右两侧的少女身上传出。

    顷刻间,两女的身体,应声爆碎,化作尘埃,缓缓消失在空气中。

    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似的。

    王文华咧嘴一笑,象征性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满脸得意欣慰的表情。

    目光一转,再次全身心的投入到十公里外的鲁家地界。

    以他深不可测的修为,他能感受得到,从鲁家地界上,出来的肃杀之气。

    “好戏,即将登场。”

    说话间,王文华右手一翻,隔空抓向身后二十步外,酒柜上的一瓶八二年的拉菲,“喝着小酒,看邪神大展神威,貌似也是件挺不错的事儿。”

    ——

    叶天的脸上。

    一片木然。

    不见悲喜。

    甚至于……

    就连愤怒的表情,也看不到。

    这让齐真君极为震动。

    这是他在时隔几天后,第二次与叶天见面。

    他总觉得,数百步外的叶天,与上次见面时,有点不一样。

    但,究竟是哪点不一样。

    他却说不上来。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叶天,没有表露出半点神情。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叶天身后,来自赵家的一帮死士。

    怒火中烧,杀气冲天的肃杀情绪。

    将平静的空气,冲击得哔啵作响之声,不绝于耳。

    随着这次与邪神终极对决的人,是齐真君和吕阳,但这里,毕竟是鲁家的主场。

    齐真君也不方便,在这种场合中,越俎代庖,喧宾夺主,让鲁无言难堪。

    所以,齐真君并不说话,而是选择,又继续闭目调息,养精蓄锐。

    与邪神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鲁无言和鲁千叶叔侄二人,在看到邪神的瞬间,心生恐惧,后背升起一层含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怒气逐渐消散,化成了暴怒,恨不得现在就把邪神就地正法……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