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玄天-三玄天 第五百二十四章 偷工减料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阎玓 书名:三玄天
    >

    白鹭一愣,就连脖颈都僵硬了一瞬,但它心里传达的依然是安慰的情绪,告诉女孩一切无恙,她只是因为血脉特殊才有别于常人。

    这个答案女孩早就听了无数遍,已经听到左耳进右耳出的境界了,于是她翻了个身,继续感叹道:“你看爷爷捡回来的那个人,可真惨呀!看来爷爷说得没错,外面确实很危险。”

    白鹭明显感到背上的小人儿打了个寒战,于是赶紧又送上了一波安慰。

    “不过我总想着,既然爷爷吧他救了回来,我们就该好好待他。我虽然没有修为,但我还会很多东西,我也想帮忙,但又怕会坏事……”

    白鹭年老成精,已经明白了女孩失落的缘由。人是需要被人需要的,沅茝外表还小,但心智已经成熟,她受够了平淡无味的生活,急于做点什么,以此感受自己存在的意义。

    “你不是已经找到帮忙的方法了吗?”

    对于帮助沅茝偷做坏事,白鹭也算是个“惯犯”了。除了“不能放沅茝离开此处”是老主人临死前留下的命令,其他的白鹭都可以酌情通融一二。

    “嗯,我是找到了祈神经的用法,只不过……”女孩又叹了口气,失落的情绪更加明显。

    “有难处?”白鹭还是一如既往的心有灵犀。

    女孩踌躇再三,为难道:“若要祷告之力落在某一个个体身上,我总得借助一些线索才能在茫茫天道中锁定他,可是我手里并没有什么能够代表他身份的东西……”

    “就是需要一个引子对吧?”

    见白鹭并无制止之意,女孩的精神随之一振,翻身坐起,细数道:“对!就是本命法器、神魂碎片、或是肉身血液之类的物事……反正那些他有别人也可能有等东西都不行!”

    白鹭仔细地想了想,道:“法器肯定是在储物袋里,或者炼化进了身体,除非他死,否则这些东西拿不出来。神魂碎片就更不可能了,最容易得到的还是血液,反正他已经流了那么多血,也不差这一点。”

    女孩顿时眉开眼笑,“鲜血最佳!”

    “那就趁……哦不,那不行!”白鹭一不小心差点戳穿老者的谎言,及时醒悟才改了口。

    不等女孩央求,吱呀一声,木门突然大开,女孩连忙端正坐姿,一脸紧张地看着老者,“爷爷,怎么样?草药管用吗?”

    老者略做犹豫,但还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含糊道:“那是自然。”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当然,他还需要好好休息,你们不要打扰他。”

    “那太好了。”女孩露出一个由衷的微笑,拍了拍座下白鹭,竟直接返回了自己的小屋。

    老者见其没有追问,紧绷的心弦也放松了些许。只不过沅茝忽然变乖,总让他觉得哪里不对,所以在送她回屋之前,老者又给白鹭留下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山谷之中天色已沉,老者亲眼看着女孩进入梦乡,这才悄悄离去。

    月上中天,清冷的月光将山谷中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银霜,女孩此时忽然睁眼,眼中哪有一丝睡意?

    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门,她悄悄靠近正在打盹儿的白鹭。

    白鹭醒来,见到一张满是兴奋的笑脸,不由打了个冷颤,忙道:“小祖宗,你这是要干什么?”

    “取血呀!”女孩声音虽小,却掩饰不在语气中的兴奋。

    白鹭看了看老者的房门,道:“忘了你爷爷说的话了?我们不能打扰他。”

    “我刚才特意问了,爷爷说草药已经发挥了作用,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会轻易死掉的……你帮我把门,我去去就来!”

    不容白鹭辩驳,女孩当即偷偷摸向了珞宇所在的木屋。

    “哎等等!”白鹭在心里大叫,紧追着女孩而去。

    “放心吧,我能打开!”女孩知道白鹭在担心什么,“定寰石给我!”

    木屋门前,白鹭一边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边吐出一物,正是之前它帮女孩藏匿的东西。

    这个圆筒状的容器里盛满了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子,每一颗都散发着微弱的灵力波动。仔细体会,每一个石子的波动又各不相同,应该就是因为其上绘制的符文各有千秋。

    女孩挑挑拣拣,选出了九颗石子,她冲着白鹭俏皮地眨了眨眼,做足了口型道:“看我的!”

    说着,九颗石子就被抛向木门!

    预想中石子与木板的碰撞并未发生,而是好像打进了棉花里。每一颗石子都击中了空间上的某个节点,木门表面顿时闪过九道圆环状光波。

    噗的一声轻响,数层禁制应声而破!九颗石子也已化为灰飞,随风而散。

    白鹭目瞪口呆,怔怔地看着女孩。它也没有想到,一直被他们当成孩子的沅茝已经将破禁之法吃得如此透彻!

    禁制肉眼难见,变化莫测,何况是多重禁制同时发挥作用?一眼看破多重禁制的弱点,并能选用准确的外力一击而破……白鹭的心底划过淡淡的惆怅,它很好奇老者若是知道了该会是如何感叹。

    一旁的女孩则是紧紧盯着木门,禁制破掉的一瞬间,她激动得简直就要热泪盈眶!

    学了多年的东西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女孩心情波动得厉害,若是爷爷知道自己如此优秀,应该会很自豪吧?

    双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女孩把小圆筒还给白鹭,再一伸手,白鹭又将那只水晶小碗吐在了她的手心。

    轻轻推开大门,女孩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可是一股草药味和血腥味混杂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使劲皱了皱眉头。

    小心翼翼打开门窗,借着月色朝着躺在床上那人一看,女孩立刻捂住嘴巴,差点惊叫起来!

    女孩的所有记忆都是在这无忧无虑的山谷中,哪里见过血肉模糊的景象?

    珞宇虽无性命之忧,但老者并未刻意为他清理血污,所以如今他仍然衣衫破烂,浑身浴血,密布全身的撕裂伤口尚未完全愈合,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凄惨,就连面目都难以辨清。

    女孩感同身受,眼泪不知不觉涌了出来。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走到近处,她用手指轻轻沾了一处伤口中绿乎乎的药泥,凑到鼻下闻了闻。

    仔细分辨着草药中的味道,一丝疑惑浮上心头。

    女孩熟悉药圃中的每一种灵药,也懂得书中的每一张药方。她本以为救治一个重伤垂危的病人,怎么也需要那几种最为珍贵的强力药方,可是……这药闻起来就像是最普通的外伤药啊?而且浓度好像还不够……难道是爷爷偷工减料?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