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08章 真实行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一夜夺命逃亡。

    等到冉小玉终于停下脚步,扶着墙壁喘回一口气的时候,天边竟然已经出现了鱼肚白。

    下了一夜的雨,这个时候慢慢的停了。

    她轻吁了一口气。

    “总算,摆脱那些人了。”

    不过想起来,那些人也真是难缠,竟然跟了她整整一晚,虽然冉小玉武艺高强,步法也很灵巧,但吃亏在地形不熟,加上下着雨,背后又背着一个金枝玉叶,让她不能全力施为。

    而那些人,占了地利之便,加上人手众多,对她围追堵截。

    要不是自己硬扛下来,只怕这一晚,就真的被抓住了。

    一定是宁王!

    一想到那张总是冲着自己笑嘻嘻的脸,冉小玉就觉得满腔怒火,这个时候,她大概也明白贵妃对着倓国的那个皇帝,是什么心情了。

    如果将来有机会见面,她真想一拳打在那个人的脸上!

    不过,缓过一口气之后,她立刻注意到背后。

    之前,在奋力奔跑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背后的小心平在兴奋的大喊大叫,毕竟跟着她飞檐走壁,那感觉可是一个孩子趴在床上感觉不到,所以每一次这样的时候,她都非常高兴,可是后来,渐渐的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不会受伤了吧?!

    这样一想,冉小玉急忙将身上的斗篷掀开,回头一看——

    一张粉嫩的小脸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肉嘟嘟的脸颊被挤到了一边,小嘴也撅起来,嘴角亮晶晶的,是无意识流出的口水。

    这丫头,竟然睡着了!

    自己跑得这么厉害,她竟然能睡着?

    冉小玉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点了一下小心平肉肉的脸蛋,笑道:“放心睡吧,有我在,一定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说完,她抬头一看,自己正停在一处郊外的寺庙前。

    既然宁王已经找到了自己,那城内是不能住了。

    也就只有暂时在这里安歇了。

    于是,冉小玉又一次船上斗篷,轻轻的罩住了睡得正熟的小心平,然后走上前去,敲开了寺庙的大门。

    另一边,同样看着天边鱼肚白渐渐染亮正片天空的祝煊,面色却阴沉得一如黑夜。

    他转头:“你说什么?”

    他的脚边,跪着一个侍卫的统领,见他面色愠怒,立刻低头道:“请王爷恕罪。”

    “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让她跑了?”

    “……”

    “你们竟然让她跑了?!”

    那侍卫头领低着头,不敢说话。

    但心里还是腹诽着:那个女子本就不一般,身手矫健,比许多男人都更灵敏,加上,你还下令不准大家伤她一分一毫,这样一来,更是让众人束手束脚,给抓捕的行动增添了重重困难。

    可这话,当然是不能说出口的。

    祝煊面色阴沉,一咬牙,抬脚将那人踢翻在地:“没用的东西!”

    “王爷……”

    正好这时,侍妾姝丽来了,一见他生气,立刻走上前来,献媚道:“就不要理这些人了,还是到妾那里去坐一坐,消消气吧。”

    “滚开!”

    祝煊心头隐隐火气,这个时候看到她,更是一阵心烦。

    “王爷。”

    姝丽有些委屈,她家王爷从来都是风度翩翩,哪里这样粗暴的对待过她?

    可现在,祝煊根本没有心思与她风花雪月。

    自己原本还有一个计划,抓到她的同时,也得到了可以操控贵妃,乃至于操控皇帝的心平公主,这样一来,自己就稳操胜券。

    但昨夜,打草惊蛇。

    现在,冉小玉跑了,而且是带着心平公主一起跑了。

    再要找到她,就难了。

    而且算起来,圣驾已经快要到了,如果自己还找不到她们,反倒被朝廷的人找到,那就难办了。

    就在这时,一个侍从从外面走进来,说道:“王爷,施长史回来了。”

    “哦?”

    一听说施一儒回来了,祝煊的眼睛一亮。

    立刻让周围的人都出去,那个姝丽也呵斥了一声,也只能委委屈屈的退了出去。

    就看见施一儒从外面走进来。

    他也是风尘仆仆,显然是连夜赶路,即使身上还穿着斗篷,也都被淋湿透了,鞋袜和衣摆上也都是泥泞。

    他走进来便跪拜道:“王爷。”

    “一儒,你起来吧。”

    祝煊一抬手,立刻问道:“你先回来了?”

    “是的,”施一儒说道:“在下跟朝中的人说了,要先回长清城,帮助王爷布置接驾的事,就先赶回来了。”

    “嗯,那皇帝那边如何?是不是过两天就要到了?”

    “王爷,皇上只怕——短时间内,不会到长清城了。”

    “什么?”

    祝煊愕然:“怎么会?他不是已经出发了吗?”

    “的确是出发了,可是在半道上,却突然下令,要在沿途各处视察一番。”

    “啊?”

    “现在,御驾掉头往鹤城那边去了。”

    “怎么会这样?”

    祝煊有些诧异。

    原本,他们心里的这根弦已经绷紧了,只等祝烽一来,就要在长清城内奏一场破阵曲,更可能,是杀戮之音。

    可是突然,改弦更张。

    御驾竟然往别的地方去了。

    难道,祝烽发现了什么?

    只这样一想,他立刻就否认了这个想法——不可能,按照他之前的推测,祝烽现在对周围的人和事都不会太相信,他能相信的,只有自己这个兄弟才是。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尽快来跟自己这个兄弟见面。

    怎么会突然,御驾转道?

    祝煊立刻问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事吗?”

    施一儒道:“因为跟随皇上的都是皇后还有叶诤,下官未能近身,所以,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

    “事实上,这段时间,从皇城中开始,能接近皇上的人就很少。”

    “……”

    “而且,皇上的行为,也愈发奇怪,让人难以理解。”

    听到这里,祝煊又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难道,本王的那位皇兄,又出了什么——‘意外’吗?”

    施一儒一听,顿时神情一凝。

    “王爷的意思是——”

    祝煊沉吟了一番,立刻说道:“立刻派出一批人马,一路紧随圣驾,一定要弄清楚皇帝的真实行踪!”

    “真实行踪?”

    施一儒听到这四个字,蓦地一凛:“王爷的意思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