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17章 莫名其妙的吃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他想要弄清楚,可是越想,越感觉头疼欲裂,他靠在床边,伸手扶住了额头,因为头部一阵一阵袭来的剧痛而发出一声低吼。

    “呃——!”

    就在这时,床上那昏迷的女子,又有了动静。

    她好像在昏睡当中,也听到了自己的低呼,感觉到了自己的痛苦,那只原本一直揪着他衣襟的手微微的用力。

    祝烽猝不及防,竟然被她拉了下去。

    害怕自己压着她,他急忙伸手,两只手撑在了她的身体两侧,整个人就这样虚覆在了她的身上。

    两个人,脸正对着脸。

    几乎,分毫的距离。

    他的鼻尖,已经擦到了她的鼻尖上,这个时候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就感觉到她呼出的一口气,轻轻的吹拂在脸上。

    淡淡的,带着一点说不出的,有熟悉感的气息。

    那种气息,像是一阵凉风,忽的一下掠过他业火燃烧,势如燎原的内心,竟然一下子,将那阵业火给吹熄了。

    头上的剧痛,竟也慢慢的消退。

    他有些愕然的看着她,却见她眉心微蹙,即使在昏睡当中,似乎也有什么担心的事发生,让她难以安然,朱唇轻启,发出了一阵纤弱的低喃。

    “啊……”

    她的声音,又细又弱,好像小猫的呢喃。

    在这样近的距离,让人有一种心尖被轻轻挠动的感觉。

    虽然她说不出话,可是祝烽看着她的唇瓣,大概也能分辨出她在说什么——

    “不要……”

    “不要走……”

    祝烽的心微微的一动,低头看着她。

    抓在自己胸前的那只手,更用力了一些,虽然对他而言,只是一伸手,就能摆脱的。

    可是,他却有些动不了手。

    只是低头看着她脸上染上了淡淡的愁容,说不出话,眉宇间更添了几分委屈。

    他从她的唇瓣上,清清楚楚的读出了那几个字。

    “不要丢下我……”

    “……”

    祝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在她的梦里,梦到了谁呢?

    是谁的离开,让她这样的不安,即使在昏迷的时候,都不忘乞求,恐怕也是在清醒的时候,说不出来的话,才会在昏迷无助,也无法自持的时候,才会说出来吧。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点不舒服。

    虽然,这个女人跟自己素味平生,自己救她,离开她,再回来救她,都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跟她没有关系。

    她的过去,和她的乞求,自己也管不着。

    可是,一想到她的心里可能存在着一个人,让她这样哀哀的恳求,期望对方能够停下脚步,留在她的身边,他的心里就有点——

    说不出的滋味。

    如果再仔细的想一想,其实他也明白,只是不想承认。

    他不高兴。

    不想承认,是因为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对一个陌生的女子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已经很莫名其妙了,所以,他选择离开;可是离开了之后又回来,就更莫名其妙。

    偏偏现在,知晓她心中似乎还有一个牵挂的,即使在昏迷的时候也不忘的人,自己竟然有一种近似于吃醋的感觉。

    还能比这更莫名其妙吗?

    祝烽有点生自己的气。

    这样一来,他的手也就用了点力,终于将自己的衣襟从那只纤细无力的手中抽了出来。

    却见这个女子,眉头皱得更紧。

    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啊——”

    他沉沉的出了一口气,最终,还是俯下身去,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更不管这句话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合时宜,沉声说道:“安心,我在这里。”

    “……”

    奇怪。

    她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

    原本皱成一团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那只有些不知所措的手,也放在胸前,轻轻的软了下去。

    只是,他担心她着凉,拿着那只手,又重新放回到被子里。

    一转眼,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

    门口传来了老船工颤颤巍巍的声音——

    “贵人啊……”

    祝烽出了一口气,起身走过去。

    脚下,还躺着那些人的尸体,走到门口,就看见那老两口还惊魂未定,外面的大门虽然关上了,可是,能清楚的听到那些村民在外面嘈杂的声音。

    显然,大家都知道这里出事了。

    祝烽看着他们两,说道:“你们,快走吧。”

    那老两口一听这话,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情:“走?我们——”

    祝烽道:“我杀了宁王府的人,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上来。”

    “……”

    “为了不连累你们,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这里。”

    “……”

    “去海上躲一阵子也好,或者,去别的地方。”

    说着,他随手从袖子里拿出了几张银票,递到那老船工手里,老船工比起看到这一地的尸体更加恐慌,毕竟,这么多钱,是他一辈子都赚不来的。

    祝烽说道:“想要避祸活命,就赶紧走。”

    “……”

    “晚了,就没有人保得住你们了。”

    那老船工也知道事态严重,毕竟是杀了人,跟别的事情不一样,而且,他多少也看出来,这位贵人的身份不一般,听他的话应该没错。

    这种事,不是他们这些小民能管得了的。

    于是,他急忙跟自己的老妻收拾了东西,带着他们病刚刚好一些的儿子准备离开,但在走之前,他又不放心,回头过来,轻声问道:“贵人,那你和这位姑娘——”

    “我还要留在这里。”

    祝烽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床上那张苍白的面孔。

    等她醒来。

    虽然现在发生的事,看上去有些混乱。

    但,他已经明白了一点。

    宁王府的人,在找一个三十多岁,身材高大,非常贵气的男人,换句话说,他们在找自己。

    宁王要找自己,正常应该去迎接圣驾,可他却派了这么多手持凶器的人来找自己,背后,只怕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心思。

    祝烽原本想要找自己的兄弟的心情,在这个时候淡了下去。

    他对那老船工说道:“你们走吧。”

    那老船工只能拜别,趁着夜色带着家人离开了。

    祝烽慢慢的回过头去,又重新走回到了床边,低头看着床上的人。

    这个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和桌上一盏微微闪烁的烛光,将他的影子投照在墙上,亦在微微闪动,仿佛此刻的心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