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41章 违令者,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    闻夜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他虽然不怕死,但僭越这种事对他来说,比死还恐怖,刚刚只看了贵妃的睡容一眼,他都觉得自己应该把眼珠子挖出来。

    而现在,这个一直沉默不语,看起来对周遭的事情都完全莫不关系的黎不伤,竟然当着皇帝陛下的面,直接冲进了贵妃的房间,走到床边去看贵妃!

    这——

    这可是要砍头的啊!

    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之前黎不伤在宁王府出现来救自己的时候,似乎一开口问的,也是贵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下意识的看向祝烽,却见昏暗的光线下,祝烽的脸色阴沉得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身上原本还算沉稳的气息里,蓦地透出了一种慑人的压力。

    闻夜的脑子里下意识的冒出了三个字——

    修罗场。

    他低着头,往后退了一步,连呼吸都屏住了。

    而这一刻,黎不伤的呼吸也窒住了。

    看着眼前这张苍白的面孔,他的脑海里一下子又浮现出了那个晚上,南烟落入海中,纤细的身影一下子被汹涌的海水吞没。

    那一刻,他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结成了冰。

    几乎,就要直接跳进海里。

    可是,那艘船上的人却阻止了他,甚至在他不顾一切厮打挣扎的时候,打晕了他,若是在平时,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当他看到南烟的身影被海水吞没,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和冷静,变成了一头嗜血的兽。

    这头兽,失掉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不过,后来醒来之后,船上的人告诉他,近海那边暂时没有发现任何的尸体,也就是说,南烟应该还有救。

    就因为这一句近乎渺茫的安慰,他回到了长清城,到处寻找南烟,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潜入宁王府。

    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

    是,跟祝烽在一起的?

    为什么他们又会在一起?

    之前不是已经有消息说,他前尘尽忘,对什么人和事都不记得了吗?而南烟,她不是掉进海里了,又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偏偏又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他的眉心都皱起了几道悬针纹。

    原本,看到南烟安然无恙,他的心里是狂喜不已的,但这种狂喜甚至只存在了一瞬间,就被另一种难受,或者说不安,压了下去。

    他神情复杂的看着床上的南烟,藏在袖子里的手暗暗的握紧了。

    这时,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你,看够了吗?”

    这个时候,蓦地响起,有一种隆冬惊雷的震慑感,黎不伤的全身微微一震,回过头去,看向站在门口,面色阴沉得几乎跟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的祝烽。

    他的眼睛,幽深而漆黑。

    这一刻,祝烽的拳头,也在袖子里慢慢的握紧了。

    刚刚,就在秦若澜和那个宫女跟他说了那些话之后,他虽然有一瞬间的诧异和惊愕,但从心底里,他似乎不愿意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所以,他才会来到这个女人的房间,守着她。

    看着她苍白的脸庞,他却完全生不起气来,甚至有一种——近乎自我安慰的怀疑。

    自己一切都忘了,是不是,这件事,还另有隐情。

    可是现在,看着这一幕,他的心里说不出的窝火。

    是真的,另有隐情吗?

    这个黎不伤,本来是自己的锦衣卫指挥使,只听从自己的命令,但在一看到她,就立刻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她的房间,甚至走到她的床边去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种目光——

    若自己不在,又会如何?

    祝烽深吸了一口气,才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可他的拳头已经握得死紧,指骨都发出了啪啪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晚,显得非常的吓人。

    闻夜也忍不住,轻声说道:“黎指挥使,你在干什么?!”

    黎不伤猛地醒悟过来似得。

    他再回头看了南烟一眼,然后立刻翻身走回来,对着祝烽拱手行礼道:“请皇上恕罪。”

    “……”

    祝烽阴沉的看了他一眼。

    半晌,嘴角浮着一点冷笑,可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你也知道,有罪?”

    强压,再强压。

    他几乎用尽全力在强压自己心头的火焰,可还是有一种愤怒到不能自控的感觉,让他觉得头脑要炸开一样。

    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横生枝节。

    可心头的怒火,却始终无法按下来。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另一个轻柔的声音:“皇上,他们是——”

    祝烽的眉头又是一蹙,还没回头,也已经知道,是秦若澜。

    她刚刚也听到了外面拍门的响动,被惊醒之后立刻穿好衣服,这个时候让两个宫女举着烛台,小心翼翼的走出来,一看到祝烽面前的两个人,愣了一下:“这是——”

    祝烽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说道:“他们是朕的人。”

    “哦。”

    秦若澜松了口气,但再转头一看,心里又咯噔了一声。

    他们几个人,为什么都站在司南烟的房门口,而且,房门还是开着的?

    这么晚了,他们谁来这里看了她吗?

    这时,祝烽才算彻底的冷静了一下,说道:“你们两先跟朕过来,有一些事朕要问你们,还有一些事要跟你们商议。”

    “是。”

    闻夜立刻扶手行礼,黎不伤也应了。

    而祝烽又道:“若澜。”

    秦若澜原本心中还有些茫然,一听他叫自己,立刻上前一步:“妾在。”

    “叫你的一个人过来,守在这个门口。”

    “啊……”

    “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进去见她——也不准她出来!”

    “……”

    “违令者,斩!”

    最后这个字,掷地有声,即使他还算理智的压低了声音,却已经有一种震慑人心之感。

    黎不伤的心,也跟着颤动了一下。

    祝烽阴沉的看了他一眼,这才说道:“走。”

    于是,带着他们两人去了另一边的房间。

    看着他们离开,秦若澜这才慢慢的走过去,看了一眼这个房间,南烟仍然昏睡不醒,显然是这些天的奔波,真的让她非常的疲惫了。

    秦若澜神情复杂的关上门,回头对莲儿道:“你,就守在这里吧。”

    “是。”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