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62章 一直很安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凌晨,天还没亮,小明心就睁开了眼睛。

    他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揉了揉眼窝,打了个哈欠,自己穿好衣裳从床上爬下来,去端了一盆热水来给自己和心平洗漱。

    小心平被打扰了睡觉,立刻瘪瘪嘴,就要哭。

    “嗷——呜!”

    “哎唷!”

    明心吓得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说道:“不要哭啦,你这一哭,把坏人引来怎么办?”

    但这一回,他的吓唬好像不怎么管用了。

    心平委屈得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虽然被他捂着嘴,也呜呜咽咽的哭着:“呜呜,娘……”

    “……”

    “娘!”

    明心有些惊讶:“哎呀,原来你会说话呀?”

    “父皇……娘……”

    听他这么一说,心平哭得更起劲了。

    其实,也不怪明心以为她不会说话,不过一岁多的孩子,原本就是靠模仿大人的话来学说话,但她自从跟着冉小玉出来,冉小玉是个话少的人,而被明心带着这些日子,明心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都让她安静不要哭闹。

    话语学不成,自然话就少。

    但这个时候,她好像已经委屈得不得了,大哭着要爹要娘,眼泪不一会儿就把明心的手掌都染湿了。

    明心只能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哄她:“好了好了,不要哭了。”

    “……”

    “那,我们不住这里了,我们今天就出去找你娘,好不好?我一定帮你把娘找回来!”

    “呜呜……”

    心平到底和一半娇生惯养的孩子和金枝玉叶的公主不同,倒是很受哄,哭了一会儿,就抽泣着停了下来。

    明心帮她抹赶紧脸,然后说道:“呆会儿我去跟掌柜的讨点吃的,等吃饱了,咱们就走,哈。”

    “呜呜,娘……”

    就在心平哭着喊娘的时候,在另一条漆黑的巷道里,南烟正飞快的奔跑着。

    她的心,跳得很厉害。

    脚踝刚刚扭伤了一点,但幸好她口不能言,甚至连呼痛都不能,咬着牙硬生生的忍下了剧痛,连歇都没有歇一下,就趁着夜色跑开了。

    现在,她需要循着自己记忆中的路,回到宁王府去。

    不管别人的如何,她要自己的女儿,平安无事。

    还有冉小玉……

    她一定是为了自己,为了给自己打抱不平,才会带着心平逃出皇宫,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能丢下她不管。

    一定要救他们出来。

    一定要!

    她几乎是咬着牙,不断的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可是,不管人心是如何的坚定,身上的伤痛却是再坚定的心性也无法忽视的,脚踝处的疼痛随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前奔走,更加剧了。

    痛!

    痛得钻心。

    她的身形也跌跌撞撞的,甚至在走到街口的时候,脚踝处又是一阵酸软,顿时整个人失去平衡,一下子往前栽倒。

    “啊——!”

    她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惊呼。

    而就在这时,前方突然蹿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

    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南烟的心一动。

    抬起头来,看着阴暗的光线下,那双精亮的眼睛。

    “不伤……?”

    |

    而这一刻,祝烽坐在桌边,看着面前站着的侍从,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怎么,好像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是错觉吗?

    还是——梦?

    昨晚,他做了整整一夜的乱梦,梦境中,一会儿是那个女人纤细的背影,仿佛要离他而去,痛得他肝肠寸断;一会儿又响起一个孩子清脆的笑声,那种愉悦又仿佛缓解了他如火焚般的心情。

    虚幻的影像不停的在他的眼前,耳边萦绕,让他一刻都无法安静下来。

    此刻,他虽然还安安稳稳的坐在桌边,其实已经心力憔悴。

    但他的脸上,沉稳得一丝表情也无。

    只抬起头来,沉声说道:“消息打探回来了吗?”

    站在他面前的侍从立刻低声道:“回禀皇上,宁王是前天动的手。”

    “他是如何找到冉小玉的。”

    “据属下等在城中探查,似乎前些日子,冉小玉就已经带着公主殿下在长清城内出现过,但后来被宁王府的人追击,之后,便消失了踪影。”

    “那前天,宁王是在哪里找到她的?”

    “据说是在城郊的一座佛寺,名叫大宝寺。”

    “佛寺?”

    “是的。”

    “那佛寺中的人呢?”

    “听说基本都已经被抓。”

    “基本,也就是说还有漏网之鱼?”

    “属下等探听到宁王在离开大宝寺之前,还派人在佛寺附近搜寻过一阵,应该是有漏网之鱼,但据说最终搜寻无果,他便回宁王府了。”

    “……”

    祝烽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这时,秦若澜带着她的两个婢女走进来,轻轻的对着祝烽行礼:“皇上。”

    “嗯。”

    祝烽此刻在想事,也没多说什么,只对着她淡淡的摆了摆手。

    而秦若澜看到周围的侍从,明显比前两天调过来的要更多,她立刻猜测祝烽是要出兵了。

    “皇上,皇上难道今天真的要去宁王府吗。”

    祝烽看了她一眼。

    “你不希望朕去?”

    不知为什么,秦若澜被她那一眼看得心中一颤,好像一瞬间,连自己的灵魂都被看透了。

    她只能低下头去,轻声说道:“妾只是担心皇上。”

    “……”

    不知为什么,他明明是在关心自己,可祝烽却觉得她的话让人感觉索然无味。

    便淡淡的说道:“朕自有主张。”

    说完便起身往外走去,秦若澜有些着急,忙跟上去:“皇上要去哪里?”

    祝烽没有说话,出门一转,确实到了司南烟的房门口。

    站在秦若澜身后的莲儿见此情形,脸上突然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急忙低下头去不让人发现。

    祝烽已经对那两个门口的侍卫道:“她怎么样?”

    “回皇上的话,房中一直很安静。”

    “一直很安静?”

    听到这原本该让人安心的话,祝烽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异样?他皱起眉头,伸手去一把将大门推开。

    就听见哐啷一声,大门撞到两边。

    冷风灌进了这个房间,房中空无一人,只剩另一边洞开的窗户也被风吹的微微扇动着。

    两个侍卫一见此情景,吓得顿时瞪大了眼睛:“这——”

    祝烽的脸色骤然铁青。

    “怎么回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