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78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一队人马从长清城中绝尘而出。

    叶诤他们虽然已经出了城,但也不敢走远,只在城门口等候,幸好,只在片刻间,就看见一骑人马从城门中飞纵而出。

    定睛一看,正是司南烟策马,与祝烽一同飞奔了出来。

    众人心中又惊又喜,但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说什么,更来不及表达脱困的喜悦,众人立刻策马扬鞭,跟了上来。

    顿时,烟尘四起。

    这个时候,他们用尽全力挥舞着马鞭,策马奋力向前,虽然已经出了长清城的城门,但身后的马蹄声仍然不觉,显然,祝煊不甘失败,仍然派兵跟了上来。

    更重要的是——

    他们又听到了号角声。

    几乎和刚刚,他们听到了西城门那边响起的号角声一样,只是不同,这一次的号角声就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显然,是祝煊要重新召集城内的兵马,以及宁王府的近卫,让他们全数跟上来,势必要将他们这一批人马剿灭!

    他不肯放弃!

    祝烽没有回头,只是用力的握紧缰绳,然后沉声大喝:“众人小心!”

    听到他的话,大家突然反应过来。

    果然,下一刻,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声高喊,紧接着,一阵阵锐响破空而来,是祝煊立刻调集了守城这边的弓箭手,以箭矢阻拦他们。

    祝烽骑在马背上,压低了身形。

    自然,也将坐在怀中的人紧紧的揽进了怀里,无数的箭矢擦着他们的身侧飞射过去,周围也有不少人中间,惨叫连连,但大家都咬牙硬扛着,不断的策马飞奔。

    风声,在耳边呼啸着过去。

    南烟咬着牙,不但听着风声,也听着身后的人的心跳声。

    他压低身形,胸膛紧贴着自己的后背,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心跳都非常的剧烈,汗水甚至都渗透到了自己的身上。

    事实上,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刚那一刻,她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经历了什么。

    策马从旁侧飞奔出来,阻拦了祝煊他们的追击,还将祝烽拉上了马——当然,不是她拉上来了,那个时候,即使到了那么危急的关头,祝烽都没有忽略她的身体瘦弱,之前也一直非常的虚弱,策马飞奔出来,就已经花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如果,祝烽真的是要抓着她的手上马,只怕会将她也整个拖下马来。

    所以,他是飞奔着,以自己的力量上的马背。

    但即使如此,这个时候的她也已经全身虚脱,一点力气都没有,幸好祝烽上马之后,立刻从她手中接过了缰绳,而现在,她也连坐稳的力气都没有了。

    全靠着腰间的那只手。

    祝烽的手直接环过她的腰肢,将她用力的锢住,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镶嵌进自己的怀里,但是,因为太用力的关系,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咳咳……”

    她轻咳了两声,立刻就感到口中一阵咸涩。

    嗓子,渗出血了。

    她脖子上的外伤虽然已经好了,但这些日子因为一直奔波,加上之前跟祝烽的“矛盾”,拒绝大夫来看诊,所以嗓子还没有回复,刚刚因为情急之下喊了他,似乎伤情又加重了。

    听到她咳嗽的声音,祝烽的眉头一皱:“你——”

    手微微一颤,松开了一些。

    南烟咬着下唇,用低沉的声音轻轻的道:“没……事……”

    可说完这两个字,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跑出了箭矢的射程范围,大家都松了口气,可听着怀中的人咳嗽的声音,感觉到她的痛处,祝烽还是觉得胸膛像是中了一箭似得。

    他用力的将她抱进怀里。

    “没事的。”

    说话间,周围的马蹄声在慢慢的聚拢。

    转头一看,是黎不伤,闻夜他们,还有叶诤骑着马带着怀中的冉小玉,一脸惊喜的凑过来:“皇上!”

    祝烽看向他:“你的人,都在这里了吗?”

    “是的。”

    “……”

    祝烽往周围看了一眼。

    这一点人马,是不够的。

    他调集了多数的人马去攻打西城门,就是为了调虎离山,在半路上,听到了叶诤大闹宁王府的消息,知道他进了城,但也猜测得到,他身边的人马不多。

    可是此刻,他们感觉到地面的震荡。

    是大批的人马,从身后的长清城内追了出来。

    烟尘漫天,几乎将整片天日都遮蔽了起来。

    这个时候要跑,恐怕也不是那么好跑的。

    而就在这时,叶诤大声说道:“皇上,不要上官道,我们往前面走!”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指着前方。

    而这条路,众人一看,心里都咯噔了一声。

    祝烽和司南烟同时抬起头来,看向那条路,也皱起了眉头——他们之前是从海边的渔村过来的,这条路往前走,是一条河。

    祝烽道:“那里?”

    叶诤道:“微臣在进城之前,已经在那里留了一部分人,而且还让他们准备了船,只要我们能走过去上船,就能摆脱身后的骑兵!”

    众人一听,心里倒是一动。

    在炎国境内,大部分的河流走向都是自西向东,可是前方那条河的走向却是特殊,偏偏是自东向西。

    他们从东城门而出,如果到了那条河,能上船,那就是往东走。

    往东——

    祝烽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转头看向叶诤,叶诤也急忙对着他点了点头,示意如此。

    祝烽的气息一沉,立刻大声道:“跟上!”

    说完,手中的缰绳一抖,立刻策马走上了那条小路。

    身后的人也都跟着飞奔上来,而紧跟在他们后面不远的,就是宁王祝煊的兵马,此刻从长清城中不断的飞奔而出,在这片大地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

    风,卷着碎雪,吹过人脸颊的时候,仿佛刀割一般。

    虽然身后已经没有箭矢飞射,可祝烽还是尽力的压低身子,将怀中这具娇小的身躯尽力的保护起来。

    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可是,从他的胸膛上传来的体温,一点一点的穿过衣衫,渗透到了身上。

    南烟下意识的伸手,覆在了他环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

    这时,一条河流出现在前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