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86章 她现在,已经属于朕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这时,他的身边就只剩下黎不伤一个人,而眼看着黎不伤的眼神,还紧紧的追随着南烟的神情,祝烽的目光又是一沉。

    “黎不伤。”

    “在。”

    黎不伤急忙收回自己的眼神。

    祝烽冷冷的看着他,突然说道:“你认识她,或者,你们之间,有旧?”

    “……!”

    一听到这句话,黎不伤的心颤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祝烽目光阴沉,带着一点仿佛要看穿人身体,甚至看穿人灵魂的犀利,紧盯着自己,急忙低下头:“皇上……”

    “……”

    祝烽慢慢的站起身来,朝他面前走来。

    经过两年的历练,黎不伤已经长高了不少,更长大了不少,过去站在祝烽的面前,还不到他的肩膀,而现在,几乎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

    可是,在他的面前,自己却还是只能低着头。

    眼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虽然一句话都不说,但身上散发出的迫人的气息,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让黎不伤的心里更添了几分沉重。

    祝烽一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低头看着他。

    感觉到那沉重的目光,黎不伤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皇上,微臣——”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祝烽却又打断了他的话,冷冷说道:“其实,你跟她之间有过什么过去,朕并不关心。”

    “……”

    “也不想知道。”

    “……!”

    黎不伤一愣,抬起头来,愕然的睁大眼睛看着他。

    祝烽沉沉的说道:“因为,没有意义。”

    “……!”

    黎不伤的心又是一颤。

    祝烽紧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当她属于的朕的那一天开始,她过去发生过什么,跟什么人有过什么回忆,都没有意义。”

    “……”

    “虽然朕现在忘记了一些事情,也不记得,她是何时开始属于朕,但——”

    “……”

    “她现在,已经属于朕了。”

    他这些话说得笃定而沉重,若说诛心之言,像是一针一针的扎在人心上,让人的心千疮百孔,那他的话,就像是一刀一刀的砍在人的心上。那种痛不仅剧烈,更带着一种无可挽回的决绝,要将人的心彻底的撕裂,让人彻底的无望,绝望。

    在他阴沉目光的注视下,黎不伤慢慢的低下头去。

    脸上再无表情。

    可是,藏在袖子里的手,无声的慢慢捏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却一点动作都没有,仿佛在极力的克制着内心的冲动。

    过了许久,他沉声道:“属下,明白。”

    “明白就好。”

    祝烽淡淡的说道:“你是个可造之材,不要让朕失望。”

    “……”

    “现在,朕有一道密旨交付给你。”

    黎不伤的心中又是一颤,抬起头来看向祝烽。

    就在前一瞬间,他才道破了自己对贵妃的绮思,原本以为他一定会问罪于自己,甚至,会将自己抓起来,施以重刑,却没想到,他竟然又交给自己一道密旨,继续让自己为他办事。

    他到底是怀疑自己,还是相信自己?

    他的心思,又到底是如何?

    黎不伤的神情惘然,这才发现,这个在战场上横扫千军,所向披靡的皇帝,在人心的把控上,也同样毫不逊色。

    黎不伤咬了咬牙,沉声道:“请皇上吩咐。”

    ……

    |

    走到另一边的营帐,刚一进去,就看见冉小玉坐在床边,伸手轻轻的拍着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心平。

    一见她进来,冉小玉急忙起身:“娘娘。”

    南烟伸手在唇上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冉小玉立刻会意。

    走到床边一看,心平仰倒在床上,两只小肉胳膊举在耳边,睡得口水直流,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刚刚还那么兴奋,这个时候,就睡得这样了。

    冉小玉在一旁轻声说道:“其实,公主一直就想睡了,在路上奴婢就看到她揉了好几次眼睛,只是看到了那么多人,又这样颠簸,她兴奋得很,刚刚一抱进帐篷里,立刻就睡着了。”

    南烟转头看向她,忍着嗓子的干涩,轻声道:“你——辛苦——了。”

    一听到这,冉小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娘娘,请恕罪。”

    南烟惊了一下,急忙要伸手扶起她,冉小玉低着头说道:“这一次,是奴婢自作主张,将公主殿下带出宫来,让她经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还差一点,就落到宁王的手中。”

    “……”

    “是奴婢不好。”

    “……”

    “请娘娘责罚!”

    南烟伸手要将她拉起来,可一来自己虚弱,二来她跪着不肯起,半天都拉不动,只能回头看向跟在自己身边的叶诤,叶诤会意,急忙归来拉起她:“娘娘不会怪你的。”

    冉小玉一看到他,不由得耳根有些发红。

    只能故作不睬她,对着南烟道:“娘娘。”

    南烟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怪你。”

    说到这里,她的嗓子已经非常的难受了,捂着嘴干咳了几声,听到这声音,冉小玉心疼不已,急忙说道:“奴婢去为娘娘倒茶。”

    说完,便走了出去。

    叶诤站在原地,见她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有些纳闷:“我又做错了什么吗?干什么又突然不理人了?”

    一边想着,一边将南烟扶到一旁的椅子里坐下。

    这时,南烟抬起头来看向他。

    “叶诤……”

    只说了这两个字,她的嗓子就又干涩得好像刀割一般,忍不住捂着嘴咳嗽起来,叶诤急忙轻轻的给她捶背,小声的说道:“娘娘有什么话,等病好了再说不迟。”

    他不知道南烟这些日子的经历,只是见她说不出话来,以为她生病了。

    但,这个时候南烟一抬头,他就看到南烟咽喉上的一道伤疤。

    顿时惊了一下:“娘娘,你这是——受伤了?”

    南烟强忍着嗓子的干涩刺痛,说道:“这,不重要……”

    “……”

    “叶诤,皇上的事,跟——跟我说。”

    叶诤愣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

    之前在北平皇宫中,南烟只知道祝烽病发,甚至差一点杀死她,但祝烽身中太上忘情,前尘尽忘这些事,她都不是特别清楚。

    于是叹了口气:“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