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90章 父皇……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朕只想要自己去感受,去弄清楚,她到底在朕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祝烽一边想着自己刚刚说的这句话,一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前方,就是她暂歇的营帐。

    自己拒绝了皇后想要将过去的事全都告诉自己的举动,所以,现在他对她,仍然是一片陌生。

    但,又好像有些隐隐的期待。

    他已经知晓了身边的许多人,许妙音、秦若澜、叶诤、鹤衣,连同那些在身边服侍的人,他都已经很明白了。

    唯独是她——

    陌生的她,让他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呢?

    更重要的是,之前在被宁王府的人追击的时候,自己一直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即使上了船上,都不肯松手。

    那个时候,连他自己,都有些不能控制自己。

    他的心里,好像隐隐的感觉到了一种不安,好像只要放开她,自己就会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也可能,是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变得一无所有。

    那种感觉,让他非常的奇怪。

    也许在她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她和自己,都不曾知晓的。

    因为那个时候,他也清楚的看到,她的眼中露出的诧异。

    这时,他已经走到了营帐门口,轻轻的撩开了帐子,一眼就看到小心平躺在床上,睡得呼呼的直流口水。

    而另一边的南烟,坐在椅子里。

    也睡着了。

    她是真的累了,昨夜自己一个人偷偷的爬出客栈,脚踝还受了伤,今天一大早又赶回来,跟着自己杀出重围,甚至为了帮助自己,骑着马一个人挡在敌人的面前。

    一个这么娇弱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

    一个这么瘦小的身体里,又哪来这么大的能量呢?

    他想着,慢慢的走进去,一直走到了她的面前。

    苍白的脸上,薄薄的眼皮覆下来,纤长的睫毛被光一映,在脸上投下了长长的阴影,让她更显得憔悴消瘦了几分。

    祝烽伸手,用手背轻抚着她的脸。

    还有些微凉。

    真是累了,外面因为拔营离开的事,众人忙来忙去,发出了那么大的声音,她居然都没有听到,还睡得这么沉。

    忍不住笑了笑。

    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她从椅子里抱了起来,才发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消瘦,抱在怀里几乎都没什么重量,就像一只小猫一样。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嘴里呢喃着,将脸转过来,贴上了自己的胸膛。

    气息和体温似乎让她非常的满意。

    她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就在这时,营帐又被人掀开了,回头一看,却是冉小玉,她走进来说道:“娘娘,我们要离——”

    话没说完,看到祝烽抱着南烟的样子,立刻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皇——”

    “嘘。”

    祝烽很低沉的对着她示意,冉小玉立刻抿住了嘴。

    “唔……嗯……”

    虽然被吵了一下,但实在是太累太困,南烟呢喃了两声,将脸更深的埋进祝烽的怀里,甚至一只手不自觉的抬起来环住了他的脖子,睡得更沉了。

    看到这一幕,冉小玉不由得红了脸。

    虽然皇帝跟贵妃的恩爱,在宫中是尽人皆知的,但毕竟在人前,他们两也不会这么腻歪,而且这些日子,出了太多的事,她甚至都害怕,皇帝已经忘记贵妃了。

    却没想到……

    冉小玉尴尬得不知道该退出去,还是该干嘛。

    倒是祝烽,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何事?”

    冉小玉急忙压低声音道:“皇上,皇后娘娘和叶诤那边已经吩咐下来,因为时间紧迫,我们的人马要启程了,马车已经在前方等候,剩下一部分人收拾了营地之后,再跟上来。”

    “嗯,朕知道了。”

    祝烽低头看了怀中那张小脸一眼。

    原本还想着抱着她到床上去多睡一会儿,没想到,马上就要启程了。

    不过也好,这个地方,毕竟不是完全的安全。

    于是说道:“走吧。你过来带上公主。”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脆生生的“父皇”,回头一看,原来心平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自己在床上坐起来,看到他,高兴的伸出两只手:“抱抱!”

    看到雪玉可爱,又这么活泼的女儿,祝烽的脸上也浮起了笑容。

    但怀中的人,却是不忍放下。

    于是压低声音道:“以后再抱。”

    “嗷呜!”

    一听到自己又被拒绝了,心平一张肉呼呼的小脸顿时皱了起来,噘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冉小玉急忙上前来抱起她,轻轻的哄着:“公主不要委屈,我们先走,回去了之后,皇上就有时间抱你了。”

    “呜呜!”

    心平委屈的趴在冉小玉的怀里,两只肉呼呼的小手环着她的脖子。

    “玉,玉好……父皇……坏!”

    |

    听着身后小心平声声控诉,祝烽抱着南烟大步的走出营帐,忍不住有些想笑。

    虽然,能回忆起的画面不多,但他肯定一点。

    这一定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儿。

    比皇城中尊贵无比,人人都视为国之根本的魏王还要更心爱的,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当魏王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样子,显得非常的谨慎。

    那不是一个得到宠爱的孩子会有的神情。

    而这个小小的心平。

    她在自己面前,要哭就哭,要笑就笑,甚至那么的黏着自己,只要一有机会,就伸出小手对着自己要抱抱。

    这,一定是一个得到了万千宠爱的孩子,才会有的反应。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向怀中睡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南烟。

    你呢?

    朕如此疼爱我们的女儿,又怎么可能不宠爱你?

    可是,既然宠爱你,又为何会有那样的传言,你与别人有染,甚至,你当众承认,这个孩子,不是朕的亲骨肉。

    这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别人在骗朕?

    朕想要得到这些答案,但是,朕不要别人来告诉朕,因为谁都可能撒谎。

    但朕要得到的,是我和你之间的真相。

    抬起头来,就看见前方的车队已经在等候了,祝烽抱着她,大步的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秦若澜也跟着周围的人一起走到了车队的旁边,一转头,看见这一幕,顿时脸色惨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