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096章 我没有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秦若澜又小心的看了他一眼,道:“只是——”

    祝烽咬着牙:“只是什么?”

    “只是,前些日子他被免官之后,就一直销声匿迹,原本大家都以为他不会再涉足官场,但没想到,他竟然到了宁王麾下。”

    “什么?”

    秦若澜轻声道:“当然,这也是——良禽择木而栖。”

    虽然话不错,但一个被自己免官的“心腹”,转头就投到了宁王的麾下,而且,宁王现在已经公开的反叛,这句话听在祝烽的耳中,就已经非常的不是滋味了。

    他隐隐的咬了一下牙。

    沉默了一下之后,他突然说道:“他,因何被免官?”

    “这——”

    秦若澜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没有立刻说话,而是低下头去。

    祝烽皱着眉头看着她,目光中更添了一份阴翳。

    “怎么,不能说吗?”

    “不,不是。”

    “那为何吞吞吐吐?”

    “只是,这件事——事涉贵妃,所以——”

    “贵妃?”

    虽然现在,听到“贵妃”两个字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会头疼欲裂,之后脑海中浮现一片空白,但现在,祝烽却好像宁肯自己头痛。

    因为在简若丞被免官的原因中,如果有一个原因是贵妃,那只怕——

    他咬了咬牙:“到底是为什么?”

    秦若澜低着头,轻声说道:“是之前,皇上带着贵妃,带着妾等人从北平到金楼别苑的途中,贵妃好像险些跌倒。”

    “险些跌倒?那与他有什么关系?”

    “这——”

    秦若澜的目光闪烁着,吞吞吐吐的道:“那件事,妾虽然在场,但也没看分明。只记得,当时简二公子离贵妃很近。”

    “……”

    “结果,皇上当场就免了他的官,还将他赶走了。”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没能扶住贵妃。”

    “……!”

    祝烽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很沉了起来。

    简若丞,司南烟!

    他们两之间——

    一个普通的官员,怎么会去靠近贵妃,就算他没有扶住贵妃,也是周围服侍的宫女太监的错,自己又怎么会怪罪到一个臣子的身上!

    只这样一想,他就怒火中烧,恨不得将人杀掉。

    不过那个时候,自己竟然没有杀了他,而只是免了他的官罢了。

    却没想到,被免官之后,他就立刻去投靠了宁王,而再不久,宁王就公开的反叛自己,这其中的缘由,不言而喻。

    简二公子,简若丞。

    难怪自己一想起简若丞,心中就有非常矛盾的感觉,恨不得杀了他,大概是在自己的记忆深处,还一直残留着对于他们关系的愤恨。

    好个简若丞!

    好个司南烟!

    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掌心都感觉到被指甲扎入血肉带来的刺痛。

    他想了想,突然沉沉的看着秦若澜,说道:“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句话,也让秦若澜感到了一点刺痛。

    她脸色惨白,但低着头,只能看见长长的羽睫微微的颤抖着,仿佛此刻不安的心绪,轻声说道:“事关重大,妾不敢欺君。刚刚妾所说的话,皇上可以找任何一个人来问,妾绝无虚言。”

    祝烽又沉沉的看了她一眼。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惊天动地。

    两个人都惊了一下,秦若澜吓得低呼一声,一下子扑到了祝烽的身边:“皇上,怎么了?”

    祝烽只看了她一眼。

    但,初时的惊惶很快从他的眼中褪去,立刻又恢复了沉稳冷静,只见前方几个侍从匆匆的跑了过来。

    “皇上!”

    祝烽沉声道:“宁王的人马到了?”

    “是!已经到城外了。”

    他们刚刚听到外面飞马传来的消息,就立刻进来禀报。

    祝烽往前方看了一眼:“来的,倒快。”

    侍从急忙说道:“叛军刚到,就立刻开始攻城,闻大人已经率军在城门抵抗。”

    “嗯。”

    祝烽淡淡的点了点头。

    祝煊这么急切,倒也并不出他所料。

    毕竟,只有抓住自己,杀了自己,他的叛乱才算成功,否则——

    几个侍从小心的望着祝烽:“皇上,可有何旨意?”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镇守北平十几年,逢遇战事都是亲身上阵杀敌,从不含糊,只是这一次,鹤城的人马不多,大家都很怕他再要“御驾亲征”,到那个时候,只怕所有的人马还不够去保护他的。

    却见祝烽淡淡的说道:“无事。”

    “啊?”

    “等仗打完了,再让闻夜来见朕。”

    说完,他便转身往六合堂走去。

    几个侍从愣了一下,没想到,他倒是对闻夜很放心,甚至连战况都不让那边随时来报。

    于是,立刻转身离开了。

    秦若澜站在原地,看着祝烽离开的背影,心中又是矛盾,又是痛苦。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喃喃的说道:“我,我没有错。”

    “……”

    “我没有对他撒谎,我说的都是真话。”

    “……”

    “我只是要他再回到我身边而已,我——我没有错。”

    说完,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

    |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城门外的攻势,也渐渐的减弱了。

    闻夜站在城楼上,看着城楼下那些攻打了大半日,已经疲惫不堪的士兵渐渐的退出战圈,城下一片狼藉,他松了口气。

    总算,扛过了这一场。

    其实,相比起过去他跟随祝烽跟倓国人打的仗,今天这一场,不过是小场面,甚至,宁王和他的部下都不擅长攻城,所以,这一场的死伤不算多。

    只是——

    他慢慢的走下城楼,看到城门上也出现了多处的残破。

    虽然他们的攻势不如倓国攻城的力道,但鹤城,也显然不像北平城那么坚固。

    今天这一场,能扛下来。

    明天,后天,能扛下来。

    但,还能扛多久呢?

    他沉默了一下,又转头看向周围,那些受了伤的士兵,立刻吩咐下去:“让大家赶紧疗伤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明日的战斗。”

    “是。”

    这时,几个侍从走上前来:“闻大人,皇上让你去别苑见驾。”

    “哦?”

    闻夜想了想,安排了一下,让自己的副将率领人马守在城上,防止宁王的人马趁夜反扑,自己再稍事整理了一下,便立刻翻身上马,往金楼别苑飞驰而去。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